第666章 两章合一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万俟静初抬头看着异常诡异,半黑半明的天空,蹙了蹙眉。

    这是一个异常奇怪的地方,一般沙海笼罩在黑夜之下,一般草原,头顶是烈日炎炎。

    他摸出带来的所有空间仙器,挨个探入神识,把里面的人全都放了出来。

    “这是……?”欧海恒看着陌生的地方,感受着诡异中透着少许熟悉的规则,蹙了蹙眉头。

    “外公!”冷悠梵在看到欧海恒那熟悉的身影的瞬间,就唤了一声。

    “悠梵?”欧海恒在见到自家女儿女婿站在冷悠梵身后的瞬间,猛然意识到了什么,瞬间转身望向了万俟静初,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小世界。”对上欧海恒带着几分严厉,几分质疑的目光,万俟静初张了张口,吐出三个字来。

    “小世界?什么小世界会是这幅鬼样子?悠然呢?”欧海恒冷着脸,大声质问道。

    “外公……”冷悠梵叹息一声上前,拉了拉欧海恒。

    “你拉我做什么?那是你妹妹!”欧海恒一把推开了冷悠梵。

    “海恒!”芙灵上前拖住被推了个踉跄的外孙,不赞同的看向欧海恒。

    “外公,把你们送来这里,就是悠然的意思。”万俟静初扫了一眼站在一处,望着这边的丹符器阵四家人,才开口说道。

    “谁是你外公?!万俟静初,现在,马上,立刻,送我们回去!我要亲自问那丫头!”欧海恒固执的,甚至是有些色厉内荏般的说道。

    这该死的破地方,让他即便想放开修为,都放不开。

    “爹!”欧晴儿也走上前来,诧异的看了一眼芙灵,才走到了欧海恒的身侧。

    “别叫我!你们一个个的都出现在这里,就独独缺了我的悠然,你们也是当她爹娘的,怎么就能不闻不问?!”欧海恒眼眶发红的扫过冷寒,欧晴儿,喝道。

    “师傅,我们……”

    “闭嘴!你们什么?那孩子你们管过她多少?”欧海恒狠瞪了冷寒一眼,一个转身,快步出现在万俟静初近前,一把抓住了万俟静初的衣襟,问道,“悠然呢!说!我孙女呢?!”

    “欧道兄,你先放手。”陪着丹家众小辈被送来的丹华叹息一声,一个闪身,出现在了万俟静初的身侧,探手握住了欧海恒抓着万俟静初衣襟的手,沉声唤道。

    以丹华在仙界的修为和地位,很明显,他开口唤欧海恒这个修为远不如他的人为道兄,是有违常理的,但鉴于大家的身家性命此时都依托于万俟静初,甚至仍旧身在仙界的冷悠然之手,那四家人中的一些与丹华平辈之人,除了少数对丹华这般自降身份,有些不渝,蹙了蹙眉之外,多是默认了。

    在丹华略施巧劲儿下,欧海恒的手到底松开了万俟静初的衣襟,只是依旧一瞬不瞬的望着他。

    万俟静初对丹华点了点头,才望向冷悠梵,说道:“麻烦兄长先照顾外公一二,一会儿,我会与外公说清楚。”

    “你自去忙就是了,能解释的,我会先与外公解释一番。”冷悠梵扫了一眼远处丹符器阵四家人,点了点头,才转而看向丹华,“前辈,劳烦您了。”

    “唉……无妨。”丹华看了祖孙二人一眼,叹了口气,才拍了拍欧海恒的肩膀,跟在万俟静初的身后向着自家人走去。

    万俟静初走到丹符器阵四家人面前,把四家的空间依次归还,才开口说道:“想来你们在离开之前,族中该交代的应该已经交代了。那些均是无象仙府的人,还望各位多多帮忙看顾。”

    “这是自然,我家老祖早有关照,谁若让无象仙府的人不好过,我丹家第一个不答应。”丹华首先站出来表明了立场。

    “悠然是我自家晚辈,她的家人属下,你尽管放心。”符馨月在既丹华之后,开口言道。

    一个是丹家一人之下的丹华,一个是符家多年不曾露面的,曾经的巫觋尊者,公冶家被送来这里的分家主以及他的族人,虽然多少有些搞不明白,那多次被提及的冷悠然到底是个什么人物,却也记得,自家老祖的提点,不由得跟着表态道:

    “老祖早有过吩咐,这位尊者请放心。”

    眼瞅着在场的三家都表了态,司徒家此行跟来看顾晚辈的老祖,也只得出声附和道:“万俟尊上尽管放心。”

    只不过比起那三家人,他的诚意到底少了一些,心情也显得略微有些微妙了。

    冷悠然的手上可是沾着司徒家仙人的血呢!

    这次的事情,冷悠然虽算是帮了司徒家一个大忙,甚至可能为司徒家保存下血脉,但在他看来一码归一码,恩要记,但仇却也是不能忘的。

    更别说,现在在场的这四家人,公冶家送来的不过是一个分支,最高修为也才金仙,符家更是只有一个早就过了气的巫觋尊者,带着一帮毛孩子。

    除了丹家实力与他们相当之外,无象仙府的那帮人,更是没一个修为能看的。

    万俟静初的目光划过在场的几人,目光在司徒家那个老家伙的面上顿了顿,眸中划过一丝轻嘲,与其余三人点了点头,才退开些许,衣袖一挥,又从袖里乾坤中放出了一批人来。

    这批人的出现,不出意外的引来了所有人的注意,无象仙府这边,对于这些人的出现,除了少许的意外之外,到没什么其他情绪。

    丹家和符馨月,在看到几个熟悉的面孔时,是在了然中夹杂的少许不解。

    公冶家那位分家老家主,则是识趣的归拢了族人,低声叮嘱着,大意基本上就是按照老祖的交代,管好自己,对无象仙府的人客气一些芸芸。

    司徒家那位刚还在心底琢磨着恩是恩,仇是仇的老祖,却是明显瞳孔一缩。

    “这里的环境,比你给我看的消息还差。”宜修四下打量了一番四周,感知了一下,那稀薄的简直可以堪称没有的灵气,不禁言道。

    “不喜欢的话,一会儿我就把你带回去。”万俟静初扫了宜修一眼,不客气的言道。

    宜修闻言脸色一黑,却识趣的闭上了嘴。

    “师尊,可还记得他们?”万俟静初走到赤雷面前,示意他往无象仙府众人那边望去。

    “记得,记得。木月白!你个坏种!竟是还活着呢!”赤雷指着正在与欧海恒说着什么的木月白,一边高声说着,一边激动的就迈开了大步,向着那边走了过去。

    看着自家师尊走开,万俟静初摇了摇头,转而看向了红莲和冬云二人,抱了抱拳,“师尊和悠然的亲人,就拜托两位师伯了。”

    “他们你只管放心,我就问你,仙界的事情,你们可有把握?”红莲扫了一眼已经与冷悠然无象仙府众人容在了一处的师弟,无奈的勾了勾唇角,转而看向了万俟静初。

    “师姐……”见万俟静初抿唇不语,冬云拉了拉红莲。

    “我不问就是了。”红莲有些黯然的垂下眼眸。

    “四师伯,带你们过来不是悠然的意思,是我出于私心,其中也有我与宜修的交易在,具体的想来过不了多久,他就会与您说明。

    无象仙府一直在悠然的庇护之下,对于她来说,最重要的人,都在这里了,我希望,您和五师伯可以代替我们照顾好他们。若是……若是真有个万一,也不至于让他们困死在这里。”

    万俟静初到底传音说道。

    “那师尊他……?”红莲抬眸望向万俟静初问道。

    “师公还不曾回来。可即便他回来,说实话,我们也没把握说动他老人家。”

    “我知道了。”红莲叹了口气,望着万俟静初,眸中划过一丝柔光,叮嘱道,“照顾好悠然那丫头,也照顾好你自己,不管如何,要活着,对于师尊,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你们活着,比仙界更重要,明白么?”

    “是,四师伯。”万俟静初闻言心下微暖,郑重的点了点头,又看向冬云,传音道,“宜修纵有万般不是,但现下在这里,他的修为是最高的,其他人都还好,只司徒家我不放心,还请五师伯在四师伯和宜修之间,代为多多转圜。”

    冬云闻声额首,万俟静初见状,才与二人互道了一声珍重,重新向着欧海恒那边走了过去。

    “外公……”

    “嘭!”

    万俟静初才一站定,欧海恒的拳头,就砸在了他的面颊之上,让他偏了偏头。

    “外公,您别这样,那些事情与他无关。”冷悠梵上前抱住还要冲上去揍万俟静初的欧海恒,劝道。

    “无关?怎么会无关?我捧在手心里养大的孩子,这辈子伤的心,全在他身上了?要不是为了他,你妹妹会拼了命的修炼早早的飞升么?都是为了找他!要是我能先她飞升,她会吃那么多苦,受那么多罪吗?

    如今又……

    万俟静初!你说你喜欢悠然,可你护好她了吗?你配不上我孙女啊!你不配!”

    欧海恒挣不脱冷悠梵的禁锢,声嘶力竭的嘶吼着,他后悔了,他早就知道那孩子的性子,从来是报喜不报忧的,怎么就没在她上次离开前,多问上几句呢?

    此时想来,仙府搬家,特意打造的空间仙器,他早该想到的,他早该想到的啊!

    “外公,我不会让悠然有事的。绝对不会。”万俟静初看着被禁锢在冷悠梵怀中,还在不停挣扎嘶吼,甚至已经泪流满面的欧海恒,缓缓矮下身去,跪在了欧海恒的面前,说道。

    “海恒……”看着自家徒弟,赤雷叹息一声,走到欧海恒身侧,蹲下身,劝道,“事已至此。你得让两个孩子放心啊!”

    “放心什么?放心去死嘛?!”欧海恒脸色涨的通红,脖颈上的青筋条条可见,等着赤雷问道。

    “不会的,外公。只要您好好的,悠然他不可能舍下您的。”冷悠梵也跟着劝。

    “你们知道什么?要不是九死一生,她怎么会把这些人都送来这里?怎么会?”欧海恒摇着头,身体渐渐的软了下去,就是因为太了解自己一手养大的孩子,他此时才会这般绝望。

    “你随我来。”冷寒看着倒在儿子怀里,从来背脊挺直,可此时,却有如一个无助老人般的师傅,望了万俟静初一眼,说道。

    万俟静初看着欧海恒这样,多少有些不放心,这一次的事情,对于欧海恒造成的影响会有多大,虽然冷悠然早就提醒过他,但面对这样的歇斯底里的欧海恒,还是超出了他的认知。

    “你随我爹去吧!外公交给我。”冷悠梵扫了一眼冷寒,又看了看万俟静初,说道。

    万俟静初无奈的点了点头,起身随着冷寒向着远处走去。

    直到远处的人群化作了黑点而,冷寒才顿住脚步,望向万俟静初,言道:“你于我说实话,这一次的事情,是不是真如我师傅想的那样,九死一生?”

    万俟静初动了动唇瓣,对上冷寒的目光,到底沉声吐出了一个字来,“是。”

    不是他不能给出一个更好的答案,给这些人留下更多的希望,而是现下在欧海恒因为意识到冷悠然危险,濒临崩溃,冷悠梵辈分明显不及的情况下,冷寒修为虽低,但有几个师兄在侧,又身为冷悠然的父亲,了解最为客观的情况,才能让他做好准备。

    冷寒闻声闭了闭眼,半饷才叹了一口气言道:“作为悠然的父亲,你应该明白,对于你的怨,我不比师傅他老人家少。”

    “我知道。”

    “但我希望你们两个都活着。我不需要你为了护她而牺牲你自己,更不允许她为了护你,损伤了自己。我要你们两个都活着,你可明白?”

    万俟静初带着几许诧异的抬头看向冷寒,据他对冷寒不多的了解,这样的话从冷寒口中说出,不得不说让他很意外。

    “我的女儿,我了解,她与她娘不同。没了你,她即便活下来,也不会幸福。但同时,我更不愿意看到的是我女儿为你受伤甚至是失去性命。你觉得我的要求过分也好,是在刁难也罢,都无所谓。帮我把话带给她就行了。你可以离开了。”

    “外公他……”万俟静初有些迟疑的扫了一眼远处。

    “师傅他还不是你外公。至于你和悠然的事情,等大家都回到仙界再说,现在,请你离开。”冷寒沉着脸,一瞬不瞬的望着万俟静初说道。

    “有事找丹华或者宜修,这些人,兄,冷悠梵都熟悉,另外小心司徒家的人,这些是我另外给大家准备的资源,一旦,一旦仙界不保,红莲和冬云两位尊者,会替你们安排。保重。”

    话落,把一枚储物戒指塞入冷寒手中,万俟静初再次望了一眼远处为围拢在人群中的欧海恒,放开修为,向着天际飞升而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