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2章 主人闭关之后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金麒把符馨月送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冷悠然闭关之后的第五天了,看着明显是带着不轻伤势的符馨月,万俟静初蹙了蹙眉,放出木灵,看向了金麒,言道:

    “你留下,让木灵送她回去疗伤。”

    金麒点了点头,符馨月闻听万俟静初这不容辩驳的语气,不禁扫了一眼书房之内,没见到冷悠然的身影让她有些意外。

    “悠然丫头呢?”她问。

    “闭关了。”

    “现在?”符馨月有些吃惊的看着万俟静初。

    “是。你送她回去。”万俟静初并没有解释什么,也不理会符馨月那欲言又止的目光,只看向被他放出来的木灵,目露警告之色。

    木灵心下虽然对于万俟静初那明显暗含不要多话的警告目光,有些不渝,却也知道,没了他家主人镇着,这男人他还是惹不起的,便也木着小脸儿,一边在心里盘算着等冷悠然出关后怎么给万俟静初告状,一边走上前去,拉住符馨月,走出了书房。

    “发生了什么?”万俟静初待得他们离开之后,才看向金麒问道。

    “得让吴川再过去一趟,符馨月把墨箓杀了,他们之间的打斗,对于阵法的影响很大,我暂时丢了几块阵石扰乱视线,但我对阵法的了解并不多,若是还有别人盯着符家,落在有心人眼里,就不妙了。”金麒说道。

    “墨箓?我以为他不在阵中。”万俟静初一边通过玉简联系吴川,一边望着金麒说道。

    “他确实不在,是一路尾随我们过去的,在吴川给出了进入阵法的路径离开之后,才跳出来的。”

    “这么说,他一直都盯着域主府?”万俟静初的眉头紧蹙,眸子有些发沉。

    这些年,他和冷悠然一直没有放弃过搜寻墨箓的下落,没想到,他竟是一直都藏身在他们的眼皮子地下。

    若墨箓能一直都在他和冷悠然的附近,而没有被发现的话,这可是一个不小的疏忽,有他,自是也会有别人。

    “这是墨箓丢弃的。若不是看到符馨月,他的气息发生了变化,就连我都很难察觉到他的存在。”金麒摸出几片玉简的残片,递上前去,说道。

    万俟静初捏起一片破碎的玉简,看了片刻,眸中划过一抹暗芒,这玉简,是用龙魂宫独有的手法炼制的。

    “我知道了,这一趟辛苦你了。”放下那玉简的碎片,万俟静初看向金麒点了点头。

    金麒闻言却没有离开,而是开口说道:“回来的时候,我特意查看了一番域主府四周围,像是这种玉简内仙符的气息,还有三处。”

    “你确定?”万俟静初问道。

    金麒闻言却没答,只扫了万俟静初一眼,也没离开书房,直接走到了书房里间的书架前,感知了片刻,便对着书架的一角弹出了仙元。

    随着这一点仙元的撞入,书架微微一颤,紧接着便向两侧退去,露出了一道直通地下的暗道,而暗道的尽头不是别处,正是冷悠然的闭关之所。

    看着金麒那如入自家后院的架势,万俟静初有些头疼的揉了揉眉心,暗道冷悠然身边的这几个家伙,实在是比玉兔还难搞。

    “金麒呢?”既金麒堂而皇之的破开禁制,走入密道之后,金灿又出现在了书房之中。

    “去看悠然了。还有,这是域主府书房!”万俟静初看着金灿,深吸了一口气,言道。

    忽然好想他家小丫头怎么破?

    “我知道这是你的书房,是金麒叫我过来的,说你这域主府周围,埋着几处眼线,让我帮你处理下,我就是来告诉你一声,顺便问问,需不需要留活口。毕竟小然然闭关前可是特意叮嘱我,凡事都要与你知会的。”

    “活口能留就留,留不下也不必勉强。还有,麻烦你了……”万俟静初只觉得头更疼了。

    “行,我知道了。对了,你域主府库房里那株万年火灵草,就当报酬了。”话落金灿再次消失而去,不出片刻,距离域主府不远的一处,就传来了打斗的轰鸣。

    万俟静初则是翻开了域主府库存的册子,万年火灵草什么的,他都不知道库房里有那种东西啊!

    “闫明!”

    “尊上?”

    “这册子里的东西是不是不全?”在遍寻不到那什么万年火灵草之后,万俟静初终于唤来了自家听话的属下。

    “库存是景胜负责的,不过后来事情多起来,就耽搁了,好像一直没整理完。”闫明看着万俟静初手中的册子,思索了片刻答道,并不明白一向不关心这些身外之物的自家尊上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万俟静初闻言摇了摇头,叹息一声,才开口道:“你去把景胜和宜修找来,顺便去联系一下桃木之,让他尽快赶到域主府。”

    闫明应承一声离开了书房,直到人都找齐了,他也没想明白,万俟静初怎么就忽然关心起库存来了,只得好心的提醒了景胜几句,算是聊表同僚之间的友爱互助之情了。

    景胜得知此事多少有些忐忑,转过头,都没去见万俟静初,就把他自己的手下们,痛斥了一遍,生是挤出人手,去清点库房了,却不知,库房的事情,万俟静初其实并没有要追究的意思。

    只不过是习惯了掌握全局的他,一时很难适应像是冷悠然家这几只,平日里放养在空间内,自由散漫惯了的存在罢了。

    毕竟他也知道,就算冷悠然没闭关,金灿那货若是被放养在他的域主府中,库房里的东西也不见得会幸免于难,只不过有冷悠然在,她至少会跟他说上一声,而没有冷悠然,怕是库房被金灿那厮般空,他这个一域之主怕都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这一认知,让万俟静初多少有些后悔,在冷悠然闭关前,没有好好与她了解过这几只平日里的情况,可问题是,他也从来不曾想过,谁家的主人,会像冷悠然这般纵容自家的契约兽啊!

    在接连见识到了冷悠然家这几只,或是压抑着不满,留待日后与他算账,或是干脆无视他的几只之后,万俟静初忽然就觉得,他家玉兔那样偶尔会闹个小脾气,大抵上还算是听话的,似乎也不是特别难搞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