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7章 突发情况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小家伙呆呆的望着木灵的冷脸,虽然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但心中却有些失落,不禁垂下了头去,呐呐道:“树林里有好多树,他们会陪我玩儿,照顾我,带我到处走,还有球球会来看我。”

    “树可以带你到处走?”吴川有些好笑的看着那小人儿,明显不太相信。

    而冷悠然和木灵却在听说树会带着这小家伙儿到处走的瞬间,不禁面色齐齐一变,冷悠然几乎是身形一闪,就出现在了小家伙的身侧,抬手放在了小家伙的前额上,顾不得照顾小家伙那好似受惊的目光,就把神识试着探了进去。

    半饷,冷悠然才望向了木灵,呐呐说道:“是它……”

    “真的?可它怎么……?”木灵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直接抓住了小人儿的手,送到鼻尖下,嗅了又嗅,许久,才大睁着眼眸看着小家伙儿问道,“告诉我,你是怎么变成这样的?”

    小家伙明显是被这两个过激的反应吓住了,澄澈的水眸中蔓上了点点水雾,呆呆的看着木灵,小嘴儿微张,却没有出声。

    “实话告诉他们,别怕。”毛球的大眼睛扫过冷悠然和木灵,嘴角上弯,哄劝道。

    小家伙儿闻声抽了抽鼻子,大颗大颗的泪滴落下,看着木灵抽噎道:“是,是球球给我吃了木心中的精魄,是球球送我来找娘亲的,呜呜,娘亲……”

    小家伙儿小心的抬手抓向木灵,冷悠然见此已经不想去探究,木心精魄是什么,甚至那几次三番被小家伙提及的球球又是什么了,她只知道看着这小家伙儿哭,她心疼坏了,要知道这小东西的灵智可是来自于她的。

    然而对于木灵来讲,眼泪这种东西,却完全不能让他有半点儿心软。

    他此时更在意的,是那眼泪本身,几乎是下意识的,他抬手接住了小家伙滚落的一滴眼泪,眼看着那滴淡绿色的泪珠,入手之后,很快被吸收干净,感觉到随着泪滴而来的,蓬勃的生命力游走于身体之中。

    木灵几乎是想也不想,就取出了一个精致的仙玉茶盅,送到了小家伙儿的下巴底下,把滚落的泪珠全部收入了茶盅内,顺便,还有些遗憾的看着那已经落在地面,渐渐消失不见的泪珠,露出了一抹扼腕的表情来。

    “木灵!”冷悠然有些不赞同的唤了木灵一声,虽说能让木灵如此的,必然是好东西,但比起好东西,她现在更在意的是这个小家伙伤心了。

    “好了好了,不收也是浪费嘛!”木灵看了冷悠然一眼,再看看泪眼朦胧,满目希翼望着自己的小东西,到底有些讪讪的收回了茶盅。

    “悠然?”不知何时已经走到冷悠然身后的万俟静初,唤了一声。

    “还记得我与你说过的,当年被我送入奔雷峰的,那承载着我一部分被标记了的,神识的草人么?”冷悠然把小家伙揽入怀中,一边轻柔的摩挲着他的背脊,一边扬起头望向万俟静初问道。

    “你是说他是那个草人所化?”万俟静初有些惊讶的问道。

    “我刚刚查过了,那些神识不知道被什么给净化过了,属于我的气息已经十分浅淡,若不是深入了他才成型的识海,我也不敢确认。”冷悠然抿唇说道。

    “是木心精魄。”封阳忽然开口说道。

    “木心精魄?”万俟静初不解的看向封阳。

    “木心精魄存在在一种集天地灵气所幻化的树精身体之内,据说一枚万年木心之中,才能凝成一滴精魄。”封阳解释道。

    “树精?是会移动的树人?”冷悠然想到奔雷峰上那些树人,问道。

    “树精是什么,老夫也没见过,但据这本古籍记载,早古之前,大陆上有很多这种树精,虽然大体是树形,却也有藤型和花草形态的,它们生活在密林最深处,木仙气聚集之地。

    其树心更是有着强大的治愈之效,甚至能辅助增强仙植的药效,因是纯粹的木属性,所以不会与任何仙植排斥。在屠神之战开启后,树精也因此被大肆捕杀,直到绝迹。”

    说着,封阳取出了一本老旧的已经有些掉渣的破书,递给了冷悠然。

    冷悠然放开怀中的小人儿,伸手接过书。

    书上的主体字迹,确实是巫神族最古老的文字无疑,只是旁边还被很多仙界通用的小字写了注释,从语句的简短晦涩程度看,写下批注之人,怕早就已经不在了,而这本书能保存下来,则堪称奇迹。

    看过书上对于木心的描述以及作用之后,冷悠然心下划过一抹了然,把书还给了封阳的同时。

    万俟静初趁此一把拉过冷悠然,护在了自己的身侧,周身的威压轰然而出,眼眸微眯的看向那个小不点,问道:“是巫羽把你送过来的?”

    “是球球,是球球。”小人儿明显被万俟静初周身弥漫出来的敌意弄懵了,一边本能的后退,躲避危险,一边用力的解释着,奈何灵智才成的的他,词汇量实在有限,根本就说不清楚,只是一边去抓头顶,一边重复着。

    看着小人儿古怪的动作,冷悠然扯了扯万俟静初,却到底没再靠近小人儿,只蹲下身,尽量与小家伙平视,用温和的声音问道:“别怕,告诉姨姨,球球是谁?它在哪?”

    “球球。”小人儿瘪着嘴,四下望了望,见屋子里的所有人都看着他,目光里全是他看不懂的复杂,不禁越发胆怯,又有些疑惑的指了指头顶,呐呐的说道,“球球,就在这里。为什么你们还要问?”

    在场之人,闻言不由的齐刷刷把目光落定在了小家伙那毛发不多的脑瓜顶上,均是露出了一抹疑惑的神情。

    而作为罪魁祸首的毛球,大眼睛里则是划过了一抹无可奈何,说道:“他们看不见我。告诉他们……”

    却在这时,原本蹲着注视着小家伙的冷悠然,却忽然两眼一翻,软倒在地。

    毛球说了一半的话,因这突发情况,卡在了嘴边,裂开的嘴角狠狠抽搐了几下,随即银牙一咬,低咒一声,跃身而起,照着冷悠然的眉心撞了过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