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3章 转移(下)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万俟静初的书房之中

    “你知道你跟我要的是什么么?”鬼王坐在冷悠然对面,双腿翘起,落在书案上。

    冷悠然扫了一眼鬼王那翘在桌子上的双腿,指尖亮起一点金紫色的光,作势就要往对方膝盖弹去,鬼王看着那光,面色就是一沉,瞬间收回了腿。

    直到他收回腿坐好,冷悠然才看向鬼王说道:“自是知道的,要是好寻,我也就不找您了。”

    “冷悠然随意扰乱下界,是要被天打雷劈的……”话说到这儿,鬼王忽然讪讪的住了声,看着冷悠然,顿了顿,才接着说道,“若要寻到你说的那等地方,你可知会消耗我多少精血?”

    “直说吧!你要什么?”冷悠然靠在椅背上,她就没想过不付出任何代价,把那些人送离仙界。

    “你知道的。”鬼王看着冷悠然。

    “我一个区区仙人,如何能知道始神所想呢?”

    “既求我办事,你这诚意,可是不够啊!”鬼王老神在在的看着冷悠然。

    “诚意这个东西,从来都是相互的。”冷悠然手上出现了聂远的传讯玉简,探入神识,听过里面的消息,才看向鬼王。

    “你说我诚意不够?”鬼王眯了眯眼眸。

    “不,我是想知道,我买得起您多少诚意。”冷悠然收起玉简,直起身来,以手肘住了桌面,笑望着鬼王。

    “你要的那种小世界不是没有,不过一切初生,环境嘛……”鬼王想了想。

    “环境好坏无关紧要,只是一个暂时的庇护之地,只要巫羽无从下手就好。再则,正如您说的,扰乱下界是要遭雷劈的,那些人,只需一隅偏安,就可以了。”

    “如此我回去查查看。事成之后,新魂三枚。”

    “等一切结束之后,修复的残魂五枚。”

    “残魂?你是想……?”鬼王蹙眉看着冷悠然。

    “我想什么不重要,总之一切都要等仙界保住之后,否则,就是给了你新魂,也没意义不是?”

    “没利息?”

    “五枚残魂里,我你可以提供两枚?”冷悠然想了想说道。

    “成交。”鬼王起身。

    “什么时候有消息?”

    “不出三日,我托梦给你。”鬼王话落,走到到了书房门口,打开门,任由温暖的眼光照在他面上,站了一会儿,才开口说道,“那些人死都死了,何必呢?残魂腐朽,值得么?”

    “值不值得,我说了算。”冷悠然头也不抬的说道。

    “嗤,妇人之仁!”鬼王轻嗤一声。

    “我听静初说,鬼王可是把狼崽和兔子养在一起呢,而且一个个都油光水滑,相处和睦,还都对您亲近的不得了。不知道,您儿子们要是知道,您这特殊癖好,会怎么去想?”冷悠然把自己的批示,落下最后一笔,才抬起头,戏谑的望向鬼王的背影。

    鬼王对着日光的面上划过一抹懊恼之色,身形渐渐虚化,恶狠狠的丢下二字,才彻底消失了身影。

    他说:“闭嘴!”

    看着已经空无一人的门口,冷悠然摇头失笑,走出去让侍卫叫来了闫明。

    “公冶家那边如何了?”

    “器尊前辈,把人打发回来了,这是她让转交给您的。”闫明摸出了一枚绯色的花坠,递给冷悠然。

    冷悠然接过坠子,查看了一下,发现并无契约,不禁一怔,探入神识,却发现,那坠子里,不过寥寥几十户人家,从相处来看,竟像是一个小家族,而且似乎已经在这空间里,生活了一段不短的时间了。

    “这……?”冷悠然疑惑刚起,一道人影,就飘到了她的面前。

    “前辈。”看着公冶镧留下的神识,冷悠然唤了一声。

    “你不必疑惑,那事我并没有告诉任何族人。这一家分支,是我在多年前就挑选好的,本来是以防我身上的契约生变,留的后手,现下,我把他们托付给你,保住他们,就是抱住了我公冶家的血脉和传承。悠然,谢谢你,若公冶家生变,切记不要来援,切记……”

    “前辈!”看着话落,就散去了的人影,冷悠然疾呼一声,却是连下方那一家人,都不曾打扰到。

    “回来的人,可还说了什么?”收回神识,冷悠然面色不算太好的看向了闫明。

    “公冶家的气氛似乎有些奇怪,不过具体奇怪在那里,我的手下也说不太清楚,只说,器尊前辈的精神似乎不大好。”闫明想了想说道。

    “我知道了,让景胜注意下公冶家,一旦生变,尽快把消息送回来,但不要让咱们的人靠近。”冷悠然袍袖下的拳头握紧,她虽然从一开始就知道,不可能救得了所有人,但想到公冶镧,心下还是不免一疼。

    “尊上!”转身走出去的闫明,忽然唤了一声。

    冷悠然闻声抬起头来,就见万俟静初从外面走了进来,直接对着闫明点了点头,越过他,走向了自己。

    “怎么了?你面色不太好?”万俟静初走到冷悠然面前细细打量了她几眼,问道。

    “这是公冶家送来的。”冷悠然把那坠子递给万俟静初。

    只把神识探进去一扫,万俟静初就叹了一声,“器尊对于家族的掌控,一向不如丹尊,不是她能力不够,而是她从来对族人就狠不下心,这一次,没想到她到是……”

    “她这哪里是对族人狠心,这是对自己狠心啊!”冷悠然抬手揉了揉眉心。

    “司徒家和符家那边,你让谁去的?”万俟静初拉着冷悠然走到一侧的茶座上坐下,问道。

    “去司徒家的人不是我派的,是封前辈选的一位他门下的弟子亲往。符家还被困在阵中,馨月前辈坚持,我让金麒还有师兄陪她去了。”冷悠然说道。

    “这般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师公回来,就算这几家人保不住血脉,也不会怪你了。”万俟静初揽了揽冷悠然的肩膀说道。

    “我倒不是担心这些,只是时间拖得越久,我越不安,总像是有无数把看不见的利刃,围绕在我周围,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巫羽刺上一下。他那个人的心思太古怪了……

    罢了,不说这些,龙族那边如何?”冷悠然靠在万俟静初肩头问道。

    “龙族除了龙敖不开心,其他龙族对我发下的誓言都很满意。”万俟静初吻了吻冷悠然的头顶,故作轻松的说道。

    他知道自家小丫头的压力有多大,特别是在她知道了那件事情之后,更是把一切都抗在了自己的身上。

    然而,在这件事上,他能帮她的却极为有限,能做的,只是一路陪她走到最后,生死相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