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2章 转移(上)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丹家

    “聂师伯,就是那里了。”冷悠梵看着聂远,指了指远处的院子。

    看着院子里,相依坐在树下,不知在交谈着什么的二人,聂远怔了怔,那个当年与他有过婚约的女子,容颜早已不复往昔,但在阳光的照耀下却少了些张扬,多了几分柔美。

    娶走他的男子,早已不复当年的意气风发,甚至显得很是苍老,可那眼中的柔光,却让他忽然有些羡慕。

    这似乎是他真正意义上,第一次这般认真的注视她,以及她的爱人……

    “聂师伯……?”冷悠梵看着怔愣的聂远,又唤了一声。

    对于聂远与他娘的过往,冷悠梵可以说,比自家妹妹还要更清楚一些,一个是天真烂漫,甚至被自家外公宠的不喑世事的娇娇女,一个是一心扑在剑道上,从来无心他顾,瞩目风云大陆的天才。

    那场婚约,真要说起来,似乎只是两位长辈美好的一厢情愿罢了。

    可他现下却忽然发现,聂远看着他娘亲的目光有些奇怪。

    “嗯。”聂远敛下眼眸,低应了一声,迈开脚步,向着院中走去。

    “聂师兄?”欧晴儿望着多年不见,容颜却亦如往昔的聂远不禁怔了怔。

    “悠然让我来寻你们。”聂远看了欧晴儿一眼,对着冷寒点了点头,说道。

    “可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冷寒闻言,眸子就是一沉,定定的看着聂远问道。

    “我们现在就离开,想来丹家的人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聂远并没有回答冷寒的问题,只是扫了一眼院子里的陈设,转头望向冷悠梵说完,就转身出了院子。

    “悠梵?”冷寒看向儿子。

    “爹,娘,一切等见到妹妹再说。”冷悠梵把从聂远身上的目光收回,望向自家爹娘说道。

    欧晴儿与冷寒对视了一眼,虽然有着很多不解,到底还是站起身来,随着自家儿子,走出了院子。

    “聂道兄。”丹正元自远处匆匆走来,看了一眼正往院外走的一家三口,对着冷悠梵点了点头,这才拉着聂远走到了一边。

    “有人不愿意离开?”聂远看着面露难色的丹正元,问道。

    “是,有几位太上长老和老祖不愿意走。这里,这里毕竟是丹家的的基业所在,舍弃丹境容易,但若再舍弃了这里……”丹正元有些头疼的看了一眼远山,那是丹家历经多少代人,一草一木栽种出来的,不说那些太上长老了,就是他也是舍不得的。

    “府主的意思,这里不一定会有事,但春柔尊者落跑,仙尊又与丹家关系匪浅,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若咱们迈过去这道坎儿,这里还是丹家的根基,即便可能会有损失,也不会太大,但若是迈不过去,这里以及所有的人,都将不复存在。

    在我进入丹家前,收到消息,佛尊已经到了域主府,虹桥要开了。”

    聂远看着那远山上偶尔闪过七彩霞光的一株株仙植,开口说道。

    “丹华前辈已经在劝说了。”丹正元闻听虹桥开放,面色就是一沉。

    虽然对于具体的情况只从聂远的口述中知道了一个大概,却也明白,这一次仙界怕是真的大难临头了,冷悠然能想到要通知丹家,并且为众人准备了庇护所,已经是实属不易,可那些人……唉……

    聂远闻声,沉吟了片刻,望着远处忽然出现了骚动的丹家建筑群,叹了口气,摸出了一枚储物戒指来,塞给了丹正元,斟酌着说道:“府主说,每一个玉简内,有一个禁锢符阵,嗯……只会单独作用于一人,她,她让你们放心用。”

    听着聂远磕磕巴巴的话语,拿着储物戒指的丹正元面颊微微扭曲了一瞬。

    他都不用听冷悠然本人去说,就知道,这般相对温和的话语,指定是被聂远剔除了某些内容的,以他对冷悠然的了解,不用看都知道,虽然这戒指内的玉简数目不会达到凡是丹家之人一人一个的数量,却也绝对涵盖了丹家绝大部分金仙以上修为的仙人。

    “那丫头真是……”丹正元捏着储物戒指的手微抖,不是激动于冷悠然思虑周全,而是后怕于,等他把那些老家伙们一个个绑走之后,那些人会怎么对他。

    那一个两个的都是他的叔伯长辈,仙界要是彻底毁了也就罢了,万一没事,等着他的,怕就是有家不能回了。

    虽然这思路有些不对,但这一刻,即将充当恶人的丹正元还是希望,要不还是让仙界就这么完了吧!

    “快去快回!”聂远看着捏着储物戒指脸色变来变去的丹正元,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留下一句话,走到了冷悠梵一家三口面前,最后看了一眼欧晴儿,把他们收入到了自己的空间之内。

    等大家都收拾利落,已经是日薄西山,丹华和丹正元二人,无不是一脸的如丧考妣,身侧齐刷刷整齐的摆放着二十几名丹家的老辈人物,无不是在仙界曾经叱咤一时的存在。

    而此时的他们却被一个个直挺挺的摆放在地面上,除了眼珠子,哪里都动弹不得。

    看了一眼那些目露凶光的丹家太上长老们,聂远想起冷悠然的叮嘱,走到那些人近前,看了一眼垂头丧气的丹华和丹正元言道:

    “丹尊前辈临走前把丹家托付给了我家府主,原话是这么说的,若遇危机,凡是不停我家府主调配,胆敢闹事的,就直接杀了,他不会跟我家府主计较不说,反而还会谢谢我家府主,把这临危乱家的贼人给惩治了。”

    这话一落,整个丹家广场上,瞬间就是一静,本来虽然不敢反抗,但却抱怨不断的一些丹家子弟们,瞬间就都不吭声了,一个个先是不敢置信的望向聂远,在触及到他那杀意凛然的目光之时,瞬间便垂下了头,端的是乖巧听话。

    而那些一动不能动的老家伙们眼中的气焰,也因这话被浇灭了一半。

    到是丹华和丹正元二人对视了一眼,先是有些迷惑,随后想到了什么,再望向聂远之时,不由的目露感激。

    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阳炎和和通仙尊,是被他们送走的,那时候冷悠然根本就没在,托付虽然少不了,但能让那丫头随便杀人,以他们对自家老祖的了解来看,他老人家就是再放心冷悠然,心也没那么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