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0章 不安分的宜修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冷悠然望着天韵,半饷才说道:“晚辈知道佛尊您是好意,但我还是不会把顾思琪交给您。”

    “冷施主……”

    “佛尊不必说了,虹桥开启,就意味着灵山也将不再是一片净土,仙界各色人等蜂拥而入,可不见得如灵山下的佛民一般。不瞒您说,顾思琪与我之间的牵绊,已经容不得我放他离开了。我终究是仙不是佛,在护持他人性命之前,晚辈更在乎的始终是自己。

    闫明,帮我送佛尊,让人去为大士二人安排住处。”

    冷悠然话落直接起身,对着天韵行了一礼,便走出了大殿。

    一个时辰后,万俟静初的书房之中。

    “怎么?”看着沉着脸走进来的闫明,冷悠然从一堆钧天域的琐碎事务之中抬起头来。

    虽然她也经常见万俟静初埋首在这些零七八碎的事情里,可只有真的接手了冷悠然才知道,想要做到既能处理好这些琐碎的事物,又能有时间修炼,还能花心思对付仇人,外加有闲暇陪伴她,万俟静初简直就不是人。

    “佛尊不肯离开。”闫明无奈的说道。

    那么一尊大佛,强行驱赶是指定不行的,不说是不是对手,单说天韵佛尊在仙界的声名以及地位,就容不得他对那尊大佛无礼。

    “不走也好,好生招待着,别怠慢了。这个你拿去,让府中的炼丹师制些香,你亲自送过去。”冷悠然随手取出一个装满了菩提叶和她空间内那株老结香树枝叶的储物戒指丢给了闫明。

    闫明接过东西却没有离开,望着冷悠然有些欲言又止。

    “我知道把虹桥开启的消息放出,必会闹得整个苍天域不得安宁,但这个消息是万万隐瞒不得的。

    于咱们,放出这消息是天大的麻烦,于那些普通仙人,得到这一消息,却很可能是救命的。

    再者,灵山的佛尊不是只有天韵一个,他们既然决定开启虹桥,要普度众生了,那么必然会有人同时去往各个域主府。

    那些域内的仙人们总归会得到这一消息,从咱们域主府得知,总比从其他渠道得知要强。

    天韵走不走,结果都一样。

    你通知景胜一声,让他盯紧其他几域,更要盯紧咱们自己的地方。

    灵山于整个仙界地位尊崇,他们可以放出消息,但苍天域,绝对不能做这第一个响应他们,搅乱整个仙界的出头鸟,但也切记不能成为最后一个,让人寻到把柄,鼓动域内仙人生事,必要的时候,用些手段,也是可以的。”

    “属下明白了。夫人,宜修尊者让我告诉您一声,天元法尊现在就在灵山。”

    夫人二字,虽然不是第一次听万俟静初的属下们叫,但像是闫明这般郑重的叫出来还是第一次,让冷悠然不禁怔了一下,才把心思落在了宜修事情,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属下告退。”闫明转过身,不禁勾了勾唇角,这还是他第一次在得到一条命令后,不用自己费劲心思去琢磨,果然景胜那小子说的不错,有夫人就是不一样啊!他们这些做下属的,可是省心多了。

    “主人,那闫明笑得古古怪怪的。”等到闫明的身影消失,金麒才开口说道。

    冷悠然闻言,嘴角一抽,不禁看了一眼面上依旧毫无半点儿多余表情的金麒一眼,才开口说道:

    “静初从来不跟他们解释,命令发下去了,他们想的明白就想,想不明白按照他的意思去做就是了。闫明他们,平日为了不把事情办砸,怕是也没少花心思揣摩。可我毕竟不是这一域的域主,懂了?”

    “不懂……”金麒老老实实的摇了摇头。

    冷悠然看着依旧一本正经的金麒,不禁失笑,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说道:“不懂也挺好的。走吧!陪我去会会我那位三师伯。”

    域主府客院的花树下,坐在亭子内品茶的宜修,若有所感的抬起头,对着走入月亮门的冷悠然笑了笑。

    “三师伯好兴致。”

    冷悠然吸了吸鼻子,抬步迈上石阶,伸手自茶盘中自取了一小杯香茗,一饮而尽,然后再准备伸手,却被宜修一巴掌打开了。

    “别糟践了我的茶。”他说。

    冷悠然闻声却是不语,再伸手,再被挡开,换手,依旧被挡开,双手其出,茶盘上,瞬间多出了无数道残影,二人为了几杯茶,你来我往。

    “嘿~”茶壶入手,冷悠然勾唇,就着壶嘴儿就是一通牛饮,宜修脸色微微有些发绿,瞬间,把桌上的茶盘,挪到了自己的面前,还不放心的落下了一重禁制。

    “你果然没什么当人师伯的自觉。”冷悠然喝干了茶壶中的水,才把那不大的茶壶放在了自己的面前,一边取了旁边小炉上烧着水的水壶,往茶壶内蓄水,一边说道。

    “你从出生就高高在上,如何知道我这种生来就只能与狗挣食的人是如何活下来的?”宜修睨了冷悠然一眼说道。

    “这人呐,生下来就是哭的,谁比谁活的容易不成?您今天能坐在这,充分说明,您可比那些没活过您的人,凶残多了。当年咬过的您的狗,怕是早就成了您的腹中餐了吧?”

    冷悠然淡淡的扫了宜修一眼,她虽然从和通口中知道一点儿宜修的过去,却也是自他飞升仙界之后的事情,那些下界的事情,她还真不曾听说过。

    宜修眉峰微挑,这话他虽然不是第一次说,却还是第一次见到,听说他幼年不幸,是冷悠然这种反应的。

    “我没亲身经历过的事儿,不管你想表达什么都是白搭,虽然我能想象,但却无法感同身受。那些同样听过您这话,表现出或同情,或怜悯,或不屑的,要么就是自己生活的太容易,要么,就是太伪善,再者就是比您还艰难。”冷悠然抬手支腮,望着宜修说道。

    “说的好……”宜修扯了扯嘴角,不情不愿的吐出三个字来。

    “那这茶……”冷悠然往前推了推茶壶,不得不说,宜修这茶真是不错,只不过好茶也意味着不耐喝,两泡而已,已经没了味道。

    “你来本就不是为了喝茶的吧?”宜修沉脸,转移话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