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1章 背后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一双徒弟,赤雷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们接到消息了?浮生门那边如何?”

    “浮生门内留守的大部分长老以上的人都死了。虽然据说有个别两位祖师只是重伤,并且升起了护宗大阵,但这消息已经扩散出去,想来要不了多久,浮生门所在之地,就要易主了。师尊,您是不是要与我们说些什么?”

    万俟静初站在赤雷面前,望着盘坐在修炼台上赤雷,一脸严肃的说道。

    “是宜修。”赤雷沉默了半饷,最终还是闭了闭眼说道。

    “师尊早就知道?”万俟静初眸中划过一抹历芒,追问道。

    “我也是到了浮生门的山门之外,才知道的,这事宜修瞒得严实,除了他,你们其他几位师伯,也是不知的。”赤雷喃喃道,不知是想劝说自己,还是在劝说对面的两个徒弟。

    冷悠然闻言袍袖下的拳头握紧,被同门师伯在背后捅刀子,简直让她愤怒异常。

    “我知道了。师尊,我还有些事情与你说。悠然,你先回去,帮我把手头的事情处理一下,另外让景胜把出卖消息的人给我揪出来。”万俟静初深吸了一口气,以一种异常平稳的声音说道。

    冷悠然有些诧异的看着万俟静初。

    “你先去,回去我再与你解释。”万俟静初伸手握住冷悠然紧握的拳头,紧了紧才松开说道。

    “好!师尊,弟子告退。”

    待得冷悠然离开之后,万俟静初才把巫羽的事情,血祭大阵的事情,与赤雷和盘托出。

    看着自家师尊面上的震惊之色,他露出了一抹浅淡却毫无温度的笑容,说道:

    “这些,我原是不准备让您和几位师伯知道的。

    但事已至此,我想我不得不说明白了,以免有朝一日我们两个被师伯们牺牲掉,师公他老人家被巫羽弄去做了阵眼,各位师伯和您被大阵献祭,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想来,要不了多久,他们便会到了吧?麻烦您与那几位说一声吧!最近我们事多,就不招待他们了。”

    “静初。”赤雷见万俟静初话落转身就走,不由得一个闪身挡在了万俟静初之前,满目愧疚的看着他。

    “这事我知道不怪您,但也不会再拿他们当做同门对待,请恕弟子不会承诺任何事情。弟子告退。”

    说完,万俟静初直接与赤雷错身而过。

    看着开门走出去的万俟静初,赤雷仿佛一下子老了很多,面色更是显得灰败异常。

    果然,不出万俟静初所料的是。

    次日,俊才等人就齐齐登门,但门口的护卫却是早就得了自家域主的亲口吩咐。

    尽管对于几名尊者的到来,不管心中还是面上都带着十足的敬畏,却咬死了不放行,只哆哆嗦嗦的,把一枚储物戒指双手奉上,就让几人等在了大门之外,让同伴一路急奔进域主府内,去寻赤雷了。

    俊才等人被域主府拒之门外,虽然面上都不太好看,但心中也都明白为什么。

    红莲把神识探入那护卫奉上的储物戒指,面色就是一变,随手把储物戒指丢给宜修之后,二话不说,转身就要离开,她是真的没脸再见那两个晚辈了。

    直接破开空间出现在门口的赤雷,见到红莲转身,唤了一声,望了一眼盯着手中储物戒指,面色铁青的衣袖一眼,才看向俊才说道:“他们两个,是不会再让你们进去了,我有些事情与你们说,走吧,去寻个地方。”

    俊才看着形容有些颓丧的赤雷,到底点了点头,向着隔街的茶楼而去。

    茶楼包厢内,赤雷把万俟静初说与他的事情,与几位师兄师姐交代了一番,而后也不管在座的五人是何面色,丢下一块儿仙石,就离开了。

    赤雷走了之后,不知过了多久,俊才才望向了宜修,沉声说道:“这件事情关乎师尊生死,我只望你能够念及师尊多年的教导,不要再做任何事情了。如若不然,本尊定代师尊清理门户。”

    “呵呵呵呵呵呵……大师兄这是要撕破脸呐?你们以为,在那三个人心里,你们就与我有什么不同么?”宜修闻言低笑出声,抬眸扫过在座几人,“不同意?你们阻止了么?你们回援了吗?都没有!除了赤雷那一根筋的,你们都跟我一起杀上了浮生门!

    我是把他们推出去了,可我宜修敢认!赤雷为了两个弟子做的,我服!可你们呢?

    别把自己摘的那么干净!这会儿想起你们是人家师伯了?

    早些年冷悠然被龙魂宫为难,除了师尊他老人家没离开的时候,让你们去寻了一次人,你们这些当人家师伯的做过什么?

    后来她失踪,你们又做过什么?但我宜修敢说,我找了!就冲她对我徒弟不薄,那些年我一直在找她!

    大师兄,她去的那处,是你一手把她推进去的吧?那卷轴真的如你所说一般,是你意外闯入得来的么?那冷悠然把你当师伯会信你,我宜修却不瞎!

    二师姐,这事你也是知情的吧?

    嗤,若无半点儿私心,万俟静初寻上门的时候,你们怎么什么都没说,还瞒的死死的,你们为什么?

    别告诉我你们是为了师尊,师尊要对你们真那么重要,怎么后来守在师尊身边的就只有那姓冷的丫头一个?

    包括我,我们谁都不如冷悠然对师尊尽心,我认,我从来都认!

    你们是看到了更进一步的希望,才有了上次在红莲仙府的那一出吧?啧,别否认,千万别!至少你们不开口我还能看得起你们!

    嗤!真当我宜修这些年是白经营的不成?”

    “师兄师姐?”红莲和冬云在宜修话落之后,几乎同时不敢置信的看向了面色难看的赤雷和春柔。

    “是啊,师兄师姐,你们二位不该给师弟师妹们一个解释么?”宜修似笑非笑的靠坐在了椅背之上。

    俊才扫了一眼满面惊诧的红莲和冬云,沉吟片刻,在春柔紧张的注视下,望着宜修缓缓说道:

    “我是有私心,但这也是我们所有人的一个机会,我们虽然各自立起了仙府,但这些年一直势力不显,有了能更进一步的可能在手,使仙府壮大,对谁都是好事,宜修,别说你没这么想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