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5章 旧事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察觉到二人小动作的封阳,觉得也差不多了,便再次把歪楼的话题,给扯了回来,看着万俟静初接着说道:

    “原本呢,我是想着,当年那些事情既然已经过去,不管你到底是不是真的万钧,现在总归是成了这苍天域的域主,那些过去的事情,就让他们过去,不提也罢。

    不是老夫不想给那些死去的人一个交代,也不是老夫不想进一步确认一下你的身份,而是活着的人总比死去的更重要。

    不管你是谁,想要彻底破除这血祭大阵不只是需要我们这些阵法师,更需要你与鬼王,与魔衍之间维系的那一层联系,这是老夫自私的想法。

    毕竟有些事情,只有大家都活着,才有继续追寻的可能,才有追查的意义在。

    只是这一次暗牢之行的发现,却让我不得不去确认你的身份,不得不拿出这玉简,甚至旧事重提,让你们能做到心中有数小心提防。”

    “前辈的意思是……?”万俟静初看着封阳,忽然想到了什么,不禁转头望向了冷悠然的桌案。

    “正是那阵图,冷丫头没见过相似的,只看出了那阵法似是要凝聚什么,但类似的阵法老夫却是曾经有幸见过一次,只是不同的是,那一次积蓄怨气的,却是整整一城惨死的仙魔。”

    “您是说当年,朱天域的沧源城?不是说是赤炎魔尊想要炼制血魔,才……”

    仙界灭门的事情虽然时有发生,但屠城的事情,自万俟静初的记忆中,却只发生过这一次,只不过当年这事虽然很是骇人听闻,可也只是闹腾了很短的时间,后来就不了了之了。

    “就是沧源城,那一次仙人们只以为是赤炎那老东西想要炼就血魔,借助其力更进一步,才屠了整座沧源城,但毕竟被屠的是魔族三域的城池,虽然也死了一些仙人,但混迹魔域的仙人,大多都与仙界势力有些仇怨,那传说中的血魔,又全无半点儿炼成的踪迹,这才只是声讨了一番,就揭过无人再提了。

    只是等平静下来之后,赤炎却亲自去了天门山,请了老夫到场,调查那城内残留的阵法的同时,也算是做个见证,以免同样的事情再发生在仙界的时候,他有口难言。

    直到那时候老夫才知道,就连赤炎都不知道他管辖下的那一座城池,是怎么被人屠杀干净的。

    我至今回想起来在沧源城见到的景象,都会忍不住心底发凉啊……”

    “那这阵法到底是做什么用的?”冷悠然有些焦急的问道。

    至于赤炎捏鼻子认下那一场屠城惨案的事情,她和万俟静初到是都不觉得新鲜,魔尊是厉害,但能在他眼皮子底下,无声无息屠城的存在,怕是只能比他更甚,是把这事张扬出去,竖立一个身处暗中的强大敌人,还是不疼不痒的让人骂上几句,只要不傻,都会选择后者。

    “这阵法,是个复活血阵。”好似回忆起了什么,在艰难地吐出这句话的同时,封阳的面色,难看到了极点。

    “复活?”冷悠然眨眨眼,虽然明知场合不对,却忽然生出了一种很是荒诞的感觉来。

    “就是复活,只是那用阵法复活出来的东西,却不是人也不是魔,而是一团见什么吞噬什么的血肉。”封阳闭上眼睛说道。

    “所以,暗牢这些年吞噬掉的人命也是为此?”万俟静初蹙了蹙眉。

    “不,从这阵法上来看,他比沧源城的阵法存在的更早,怕只是雏形。以老夫推断,怕是在沧源城失败之后,那石室中的阵法,其实早就被放弃了。”

    “巫!羽!”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冷悠然吐出了两个字来,事情到此,她对某些事情已经是确信无疑了。

    “丫头的意思是?”封阳不解的看向冷悠然。

    冷悠然寒声,把巫羽一直在寻找胞妹转世魂魄的事情说了出来,“我猜最早他不只是在寻找魂魄,还想把灵儿的肉身复原,只是天道规则繁杂,怕是不可能允许这种人为制造的生灵出现,最终失败,他才会退而求其次。”

    “魂魄犹在转世就好,为何要这般大费周章?”封阳闻言有些不赞同的摇了摇头。

    “前辈有所不知,巫神族先民之时,都是仙魔同体,亦仙亦魔的存在。巫羽本身就是如此,用他的话说,是因为巫神族后辈不争气,族内分化,血脉也随之退化,才变成如今这种,仙是仙,魔是魔的状态的。”

    冷悠然解释道。

    封阳闻言却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半饷才叹了一句,“难怪!”

    “若是如此的话,那龙魂宫,在这中间所扮演的角色,怕是就值得深究了。还有,当年师尊他们,到底是发现了什么?”万俟静初,极为不解,既然那阵法已经被放弃,那即便他师尊就是见到了猜到了,又能如何?

    “或许与那阵法无关,而是老域主他们意外撞见了什么别的事情呢?”冷悠然若有所思的说道。

    “什么事情至于让龙魂宫出手,屠戕如此多的大罗金仙满门?要知道,就当年域主府的那一夜,虽然整个域主府几乎没剩下活人,但对方的死伤也绝对不是小数,更何况是这十几个有大罗金仙坐镇的势力?这个代价单就龙魂宫一方来讲也太大了!”万俟静初摇了摇头。

    “时间上的话,前辈您还记得那段时间仙界都发生了什么么?”冷悠然凝眉想了想,问道。

    “那一年发生的事情……”封阳垂眸沉思片刻,忽然眸子一亮,又一暗,望向了万俟静初,问道,“你还记不记得,天书的书页被盗,到底是什么时候?”

    “天书?”冷悠然闻听这二字,忽然起身,抄起了桌案上的阵图看了起来,就是哎呀一声。

    “怎么?”万俟静初本想开口说些什么,却是被冷悠然的这一声惊呼打断了。

    “前辈,你看这里,还有这里的虚线,之前咱们都以为,这是血槽改动过,阵法演变的痕迹,但若不是呢?”冷悠然有些语无伦次的说道。

    封阳却是听懂了,也不拿别的纸张了,直接用仙元在半空按照那些虚线描绘了起来,经过将近半个时辰的修修改改,最终凝聚出了一个类似,却作用全然不同的阵法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