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3章 托孤玉简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盯着眼前,已经有了初步眉目的,源自暗牢的阵图,奇怪的感觉,自冷悠然的心底一闪而过。

    “冷仙子。”封阳敲了敲冷悠然的书案,把她的思绪给拉了回来。

    “前辈,这个看起来并像是血祭大阵的雏形,好似是在通过阵法凝聚什么,只是那些怨气的作用,恰恰就在这关键的一点上,我们在无从获得怨气的情况下,很难弄明白是做什么用的。”

    冷悠然指着石室内,万俟静初描绘出来的血槽轨迹,组成的阵法说道。

    “不光是没有怨气,我们还没有足够的血来喂养这阵法。”封阳摇了摇头,才转而望向在座的阵法师言道,“大家今天都回去好好休息休息,换换脑子,明日再继续吧!”

    望着应诺离开的一众阵法师,冷悠然有些不明所以的看向了封阳,大家这日夜不停的凑在一起研究阵法,也不是一日两日了,她不知道,封阳为何忽然就给大家放了假。

    “你看看这个。”封阳见人都走了,手上才出现了一枚玉简,递给了冷悠然。

    冷悠然却在见到玉简上,刻画的那一枚小小的,属于钧天域域主府的徽记之时,怔住了,有些不敢置信的望向了封阳,张了张口,一时间想要问的事情太多,反而不知要从何处下手了。

    “你先看过,我再与你细说。”封阳又把手往前探了探。

    冷悠然犹豫了一下,到底拿过了玉简,贴在了眉心之上。

    玉简内的内容很少,只有几句话和一些人名道号而已,可那几句话中透露出来的信息,却让冷悠然一时间越发不明白封阳给她看这玉简的目的为何。

    这东西照她理解完全就是用来托孤的,其大意不过是祸事临头,很可能整个域主府能活下来的,就只有被支走的万钧,当师傅虽然知道徒弟厉害,但还是怕他孤木难支,希望老友日后能帮忙看顾一二,不至于让钧天域易主。

    “前辈……?”冷悠然迟疑的望向了封阳,心下却是已经有了一些猜测。

    毕竟以玉简的内容,以及封阳的年纪地位,她不相信,封阳会没见过万钧,甚至会觉得万俟静初的那张与万钧几乎别无二致的脸,只是巧合。

    只不过,这么久了,这老头儿都没吱过声,表露出与万俟静初的熟识,现下忽然拿给她看是几个意思?

    “虽然不知道他现在这般是怎么回事,但丫头,你给老夫一句准话,他到底是不是……?”封阳正色看向冷悠然。

    “是不是什么啊?前辈,您忽然拿出这么一个玉简来,问我这种没头没尾的问题,实在是为难晚辈了,晚辈至今不足三千岁,这玉简内提到的老前辈们,可以说晚辈除了从师公口中偶有所闻,唯二接触过的就是您和师公了。”

    冷悠然为难的看着封阳,说道。

    “虽说防人之心不可无,但丫头,你应该知道,老夫不管对他还是你都无恶意。”封阳执着道。

    “我知道你没恶意。可看这玉简中的意思,我师公怕是也知道,可他老人家却从未对我说起过,甚至因为知道静初是我师傅于下界收的弟子之时,分外嫌弃呢!”冷悠然摊了摊手,顺便也把万俟静初的另一重身世,透露了出来。

    “亲自去往域主府灭杀至尊神器,还收了万钧那小子曾经的兽宠,更别提那张脸了,丫头,老夫只要你一句准话!”

    封阳有些急了,不认是因为之前没有去过暗牢,但那些过往在没彻底确认万俟静初的身份之前,他却是不想解释,毕竟当年为此丧命的人,已经是太多了。

    他老人家琢磨了这么多天,才下定决心一问,却没先到这看似好说话的丫头,嘴巴却跟蚌壳似的,着实让他上火。

    “脸怎么了?”冷悠然似看不到封阳的急切般,继续装傻。

    “还是我来说吧!”却在这时,万俟静初自门外走了进来,看着与封阳装傻充愣的冷悠然,笑了笑,而后在转而看向封阳,郑重行了一礼,唤道:“封伯伯。”

    这声封伯伯入耳,封阳的眼眶就红了,连道了几声好,才擦了擦眼睛,一副老怀大慰的,好似松了口气的模样,走上前去,用力拍了拍万俟静初的肩膀。

    冷悠然却是看着这好似久别重逢的二人,眯了眯眼睛,似是明白了什么。

    她就说,虽然司徒家当年受损严重,但该活着的,可是都在,为何万俟静初舍弃了司徒家,却反而找上了,平日里在仙界,除了阵法之名,几乎不声不响的天门山。

    “呐。”冷悠然把手中的玉简抛给了万俟静初,这才转而看向封阳,自书案后饶了出来,对着老头儿行了一礼,算是对之前装傻行为的歉意。

    直起身来后,她才忍不住瞪了万俟静初一眼,暗道,早不来,偏偏等她装完了傻,差点儿把老头儿惹急了才来,这是要闹哪样?

    万俟静初接住玉简,讨好的对冷悠然笑了笑,好似再说,等回去任凭她处置一般。

    可很快,待得他看完那玉简之后,面色却瞬间就变得沉凝了起来,再也没了与冷悠然进一步交流的心思,只转而望向了封阳等待一个解释。

    “当年具体发生了什么,其实老夫也不清楚,但这玉简之中所提之人,现今还活着的,却只有老夫和仙尊了。”封阳扫了冷悠然一眼,才望向万俟静初说道。

    “所以晚辈之前的猜测并没错,钧天域出事,师尊和师兄们惨死,确实是出自龙魂宫的手笔了?”万俟静初握紧了拳头,指节有些发白。

    “具体是怎么回事,我并不清楚,但就目前看,当年能有能力做下那些事情的,怕也只有龙魂宫了。”封阳叹息了一声,才回忆道,“当年我一心扑在阵法之上,也是在接到这玉简之时,才赶往的域主府,可那时候,却已经晚了。

    后来我也曾多方走访过,但与你师尊联系比较密切的一些老友,却接连出事,无不是满门尽丧,那时候因为每一家几乎都是在我寻上门之前被屠戕一空的,后来,我也就不敢执着下去,毕竟,唉……

    只是多年后我才知道,没被我寻到的那几位,也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