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1章 怨气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呲——”

    电光与剑柄接触的瞬间,伴随着丝丝拉拉的声音,一股黑烟夹杂着焦胡的臭味就窜入了冷悠然的鼻子之中。

    还不待她去想,这黑烟和这臭味是怎么回事,就感觉一股阴冷的气息,竟是穿透了她包裹住手掌的仙元,顺着她的手臂一路攀爬而来。

    这一瞬间,冷悠然觉他,她好似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眼前穿着暗牢侍卫服的面孔一个个闪过,与之一同出现的,还有各种加诸于身的酷刑。

    “嘶……”她倒吸了一口凉气,心知不对下意识的收回了手,几乎不敢置信的看着那柄,被她放开,此时正用剑尖对准着她的青色剑心。

    这时,万俟静初已经冲了上去,替代冷悠然与那青色的剑心斗在了一起,只是这石室就是再大,周围摆满了架子,他也有些放不开手脚,原本的实力,连两成都发挥不出来。

    而那剑心却并无任何顾虑,甚至巴不得放出所有被封在罐子里的东西似的,横冲直撞,一时间,竟是与束手束脚的万俟静初斗的旗鼓相当。

    “师妹,你听我说,这石室确实有阵法,但八成不是你想的那样,这应该是一个以聚气为主要用途的困阵,当然困阵应该也不是针对咱们的,怕是针对某些意外,为那些东西设下的,我有办法离开了。”

    吴川见冷悠然脱身,就把她拉到了旁边,有些兴奋的说道。

    至于万俟静初那位还在与剑心缠斗的师弟,呃,他能说他一点儿也不担心对方么?

    “聚气阵法?”冷悠然抬手抹了一把脸上,并非因为她的情绪,而流出的泪水,一时间,没太明白吴川话中的意思。

    “是,凝聚的是这些罐子之中的气。”吴川把手中那惹祸的盖子,往冷悠然面前递了递。

    冷悠然接过盖子,细看之下发现,那盖子上,是两个融合在一起的小型阵法,其中一个困阵她在无回岛上是见过的,若不出意外,这里必然是出自巫羽的手笔,不会错了,另外一个阵法,就有些奇怪了,看起来像是炼丹师炉鼎上所用的,那种帮助提取仙植精华的剥离阵法。

    剥离?剥离!想到刚刚窜入脑海之中的画面,以及与她仙元接触的瞬间,冒出的黑气以及臭味儿,再加之吴川所说的聚气阵法,冷悠然的面色忽然有些发白,捏着那盖子手也跟着颤抖了起来。

    “师妹?”眼见冷悠然没接话,吴川唤了一声。

    冷悠然却沉在思绪中,完全没注意到,依旧盯着手中盖子,就连眼眸之中也渐渐蓄起了一抹悚然之色。

    吴川看着冷悠然面色忽然又开始不对劲儿了,心下一惊,生怕她也变成封阳那样,那他就要独自面对万俟静初的冷脸,不禁就有些着急。

    不知怎么的,脑海中就出现了刚刚万俟静初用神识去刺,自家师妹就好起来了的画面,他几乎本能的有样学样,也凝起了神识,向着冷悠然脑海之中扎了过去。

    虽然他也知道这样做危险,但见奈何万俟静初实践在前,还毫无损伤的成功了,想着对面失神的女子,好歹还是自己师妹,吴川也就豁出去了。

    奈何他却不知,万俟静初之所以能成功,那是因为人家是两口子,双休都不知道进行了多少日子了,他这个师兄比起人家的二人的熟悉度来,简直可以算作陌生人。

    不属于万俟静初的陌生神识力量,忽然冲来,冷悠然几乎本能的运转脑海之中的八卦图形去反击。

    随着吴川噗通一声倒地,冷悠然才惊醒了过来,看着已经脸色发白,躺倒在了地面上的吴川,她抬手揉了揉脸,暗道一声,好险没用全力,叹了口气,蹲下身去,丢开手中的盖子,摸出了丹药来,一颗颗的开始往吴川嘴里塞。

    有了吴川这冒失的一打岔,冷悠然也顾不得再去细究,这怨气为何是积蓄在丹田和剑心之中的,以及巫羽收集那些怨气做什么了,她一边给吴川喂药,一边对着万俟静初说道:

    “静初,是怨气!”

    怨气二字入耳,万俟静初手上的仙剑眨眼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被凝成了口袋般的雷网,兜头就把那剑心罩在了其中。

    随着雷网的收缩,剑心的挣扎,大片大片的黑烟,以及更加浓重的臭味,自雷网之内散发了出来。

    万俟静初厌恶的蹙了蹙眉,又与那剑心僵持了片刻,直到不再有黑气冒出,他才撤去了雷网,一团已经被雷电电成焦黑色的东西,掉落在地,摔碎成了几块儿。

    “他怎么了?”万俟静初走到冷悠然身边,望着昏迷不醒的吴川问道。

    “他刚刚叫我,我想事情没听见,他怕是以为我会像刚才一般,就学了你用神识来刺我。”冷悠然有些无奈的解释道。

    万俟静初:“……”

    “这里我们怕是暂时处理不了,若真如师兄所说,我想我知道要怎么离开了。对了,你帮我把这些血槽的纹路,绘制出来,等我们收集了地底阵基上的全部阵图之后,再回去研究。”

    冷悠然把一瓶丹药的最后一颗塞进吴川口中之后,才站起身来,一边说,一边凭借着她对于巫羽的少量了解,走到了石室的墙壁前,摸索了起来。

    果然不出片刻,她便在看似毫无问题的石壁之上,找到了几处能够松动的石砖,用手掌吸附着石砖,里面就露出了一个狭小的空间,几乎每一个空间内,都摆放这一株早已过了十万年以上的仙植盆栽。

    这几株仙植无一不是难得一见的天材地宝,但奈何,却是支撑着整个阵法的阵基,鉴于这石室中的那些容器,冷悠然也不好搬走仙植,破坏了整个阵法,让他们有机会逃脱出去,只得有些惋惜的研究了一番,那些刻画在仙植植株上的阵法纹路之后,就重新把石砖嵌了回去。

    “这巫羽,还真是天才。”万俟静初记录完了血槽的走向之后,走到冷悠然身侧看着那些仙植,不由的感叹道。

    “是偏才还差不多,我就没见过他做过一件好事。”冷悠然复原了最后一块石砖后,转身走到了依旧喃喃呓语的封阳身侧,叹了口气,扶起了他,重新取出几枚遁地符,最后看了一眼石室内的那些容器,抬步向着对面的石墙走了过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