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9章 被推出去的师兄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巫羽?!”万俟静初后知后觉的想到那个人名,几乎是脱口而出,暗道一声大意了,刚刚他就看冷悠然面色越发不好,却只以为重新回到暗牢看着地面的血迹,让冷悠然想起了至今还没苏醒的付清秋和魅影,却不曾想……

    只是,明明这暗牢的建设是龙魂宫的手笔,而当年也是龙魂宫囚禁了应龙,这怎么会?

    万俟静初的思绪,一时间有些混乱起来,在他的认知之中,应龙始终都是与巫羽一伙儿的,却不知,潜藏在巫羽与应龙这对堪称洒满了狗血的,虐恋爱人之间的那些恩恩怨怨,只是冷悠然还没找到大块儿的时间,可以说给他听而已。

    “巫?羽?那位你们口中要献祭仙界的神,难不成是巫神族不成?”封阳面色越发难看,眸子里已经掀起了暴风骤雨一般,紧盯着冷悠然和万俟静初二人,他一直以来只知道那要毁了整个仙界的瘟神叫羽,却到了今时今日才知道他姓巫。

    这……

    果然是天道轮回,报应不爽么?

    封阳的眼眸在短暂的风雨过后,转为了一种盛满了暗沉的宁静。

    他虽然被誉为与和通同时代的仙界尊者,可却要比和通的年岁小上不少,其实准确的说,和通应该是与他的父母同时代的人才对。

    那场大战他的父母就曾经是参与者之一,而那时候几乎还算的上是稚龄的他,却在父母的惨死后,接替了父母藏匿他的空间,亲眼透过空间天幕,见识到了那些尊者们,分食巫神族所谓神之血脉的画面。

    虽然万万年已过,但却在巫这个姓氏再度被提起的时候,那些他以为早就已经被他看破抛入尘埃之中的,有如修罗炼狱般的画面,却再度溢满了他整个儿脑海。

    “封前辈?!”眼见着封阳整个人周身的气息随着那两句询问出口就变得混乱了起来,冷悠然眸色一紧,高声唤道。

    然而,封阳却全无反应,甚至慢慢的蹲下了身,蜷缩成了一团,双手抱头,把脑袋埋在了膝盖之间,有如梦呓一般的低语,自他口中,缓缓流泻而出,在这昏暗的石室内,却显得异常的凄凉,诡异。

    “爹,娘,阳儿,怕……你们在哪……娘,我会好好修炼,会听你的话……爹,阳儿不要空间了,我只要你跟娘……”

    一声声颤抖哽咽的低喃,钻入冷悠然三人耳中,看着这样忽然变得有如稚童一般无助惊恐的封阳,三人的面容阴沉的几乎能滴出水来。

    “是阵法?”万俟静初张望四周,沉声问道。

    “我不知道。”冷悠然盯着蜷缩在地上的封阳,半饷只吐出了三个字来。

    她是真的不知道,至今除了刚刚激发出的那点空间波动,她根本在周围感知不到任何与阵法有关的变化。

    “你呢?”万俟静初又看向了吴川。

    吴川盯着封阳默默的摇了摇头。

    “如此,我们先试试看能不能离开,若能出去,再想也来的急。”说着,万俟静初就想把封阳收入袖里乾坤之中,可却没能成功,这让他的眸色越发暗沉。

    冷悠然见状,与万俟静初对望了一眼,分明在彼此眼中都察觉到了一丝凝重,却还是再次取出了几枚遁地符,丢给吴川一枚,而后二人一人一边,架起了封阳,捏碎仙符,向着石室的墙壁退去。

    可当他们再次跨出石墙的时候,却仍旧出现在了石室之中。

    “果然如此……”冷悠然看着那一排排的架子,并不算是多意外的叹了一声,而后望向了吴川。

    “没有,一点阵法的痕迹都没有。”吴川挫败的摇了摇头。

    冷悠然闭了闭眼睛,再次睁开之时,目光又一次落在了石架上的那一个个摆放整齐的容器之上,时而扫视,时而闭目,不知过了多久,她终于把目光,定在了距离她四个石架之外的,一尊紧贴着墙面摆放着的,散发着微弱青芒的容器之上。

    “我过去看看。”冷悠然抿了抿唇言道。

    万俟静初却猛地拉住了她,摇了摇头,道:“你告诉我要看什么,我过去。”

    “不行!”冷悠然的声音陡然拔高,喝道。

    “悠然?”万俟静初忽觉不对,已经迈出去的脚步猛地一顿,转头看向冷悠然,就见冷悠然眼眸在这一刻忽然升起了一股难掩的绝望来。

    “悠然!醒醒!”他大力抓住冷悠然的双肩,同时,放出神识,向着冷悠然的脑海之中刺了过去。

    脑海之中的刺痛传来,冷悠然的眼眸在一闪之后,渐渐恢复了清明,想到刚刚脑海之中瞬间出现的画面,她的面色就是一白,把额头抵在了万俟静初的肩膀之上。

    感觉到手下的肩膀开始颤抖,万俟静初闭了闭眼,忽然明白了冷悠然刚刚怕是也被阵法干扰了,至于冷悠然所看到的画面……

    “对不起。”他小心的松开了手,把冷悠然揽入了怀中。

    冷悠然默默摇了摇头,缓了好一会儿,才抬起头来,却是望向了吴川,忽然问道:“师兄可有什么心结?或是经历过什么特别让你觉得伤心的事情?”

    “呃……啊?”

    吴川看着冷悠然那张仍旧发白的面容,呆了呆,完全搞不懂刚刚冷悠然与万俟静初之间那一瞬发生了什么,索性除了阵法,他对于这些也都不上心,只是被冷悠然这忽然的一问,弄得有些反应不过来,呆了呆,才抓了抓头,说道:

    “心结这东西,不遇到事情还真不好说,不过若说伤心的事情……呃,被我师尊偷了残阵换仙石,结果买家追杀的对象却是我?

    不对,不对,这事当时我是气愤居多,伤心,伤心事……”

    看着吴川一脸苦恼的挖掘潜在心里伤疤,冷悠然与万俟静初几乎是下意识的双双抽了抽嘴角。

    然后,万俟静初就放开了冷悠然,走到了吴川面前,一脸郑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下一刻吴川就傻兮兮的被万俟静初准确的顺着架子之间的过道,给推了出去,踉跄着,刚刚好停在了冷悠然所指的那架子旁边。

    “师兄,就你身边的架子,最里侧,从上数第三层,靠墙的那个亮着青芒的。想想我之前拖静初送你的阵法书籍,对比下看看那容器有什么不同。拜托了。”

    冷悠然根本不给吴川更多寻思发生了什么的机会,直接指挥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