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7章 再回暗牢(下)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如其他牢房一般,此时这间牢房的栅栏门也已经被蛮力所破坏,站在牢房门口,冷悠然才说道:“当日我一进来,就差点儿沦为食物,还是魔九夜开口,帮了我。”

    “他会帮别人?”魔衍看了冷悠然一眼,明显不信。

    “我后来也觉得他不会,但那时他却真的算是帮了我,若是没他指点,想来,那时候全凭一时义气就跑来这里的我,根本在这里就撑不过一晚吧!”

    想到后来她与魔九夜的互坑,冷悠然笑了笑,边说,边抬步走入了漆黑的牢房之中,几乎是全凭记忆,找到了魔九夜开辟出来的那一处小洞。

    此时看来,那洞穴真的是很小,只能足够容纳一个人蜷缩着身体,躲藏其内,想到魔九夜那应该比魔衍还要高出一线的身形,冷悠然不禁缓缓的蹲下了身去,探手入洞,摸索了起来。

    意外的,那枚曾经被魔九夜用来养虫子的头骨,竟然还在,只是里面那些黑亮亮的小甲虫已经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些零散的,上面还有着牙印的指骨。

    “这是……?”魔衍眉头紧蹙,满是嫌弃的看着那头骨内盛放着的,被啃食过不知道多少次的碎骨。

    “原本这里装的是虫子,他养来吃的。”冷悠然站起身,把那被摩挲的发亮,却仍旧看起来脏兮兮的头骨,塞给了魔衍。

    魔衍怀里被塞了个盛着碎骨的骷髅头,一时间身形有些僵硬,却还是下意识的摩挲了一下,才蹲下身,凑近了那一处洞口,仔细看了看,问道:“你知道他到这里做什么的么?”

    “当时我只知道他应该是来找什么人的。不过从后来我了解到的事情看,他应该是来寻魔七夜的。”

    “嗤,还真是他会做的事情,对自己狠,对别人更狠。”对于魔族的事情,魔衍自是比冷悠然了解的多,此时闻听此言,便多少明白了个大概。

    “是啊!他确实是个狠人,我到这里的第一天都不知道是怎么挨过来的,可那时候不知在这里待了多久的他,却似乎适应的很好呢!魔衍,你应该知道的吧,他这样的人,若是不想就范,就是死,怕也不会让对手好过的。”

    “你什么意思?”魔衍的血眸忽然扬起,望向了冷悠然沉声问道。

    看着这黑暗中的一抹猩红的血色,冷悠然忽然一怔,她一直以来其实都觉得魔衍长得与魔九夜并不像的,可此时在这黑暗之中,她却发现,魔衍的这一双眸子,却与当日的魔九夜分外相似。

    “就当我多事,想劝你一句吧!魔衍,你该放下了!想想赤炎魔尊的九子,魔九夜他,最少在死前,做了一个好父亲。”

    话落,冷悠然拍了拍魔衍的肩膀,转身向着牢房门口的那一线光亮走去,徒留魔衍,蹲在那一处魔九夜曾经藏身了不知多少个日夜的狭小洞口前怔怔回不过神来。

    “如何?”看着冷悠然从甬道的转弯处走出来,万俟静初快步上前问道。

    “我想,他可能需要自己静一静。”冷悠然叹了口气说道。

    “你管他做什么?愿意执着,就让他执着去好了。”万俟静初唇角微微扯动了一下,有些不自在的说道。

    冷悠然闻言白了万俟静初一眼,若是他不曾察觉魔衍在进入这里之后情绪上的波动,不想让她与魔衍说那些有的没的,又何苦自己抓心挠肝儿的巴巴跟上来,却又在这最后一个转角处,停止不前呢?

    被冷悠然白了一眼,万俟静初有些讪讪的错开目光,直接转移了话题道:“封老前辈,想再去另一边看看。”

    “果然不愧是封老前辈啊!”冷悠然微微一怔,叹了一句,才拖着万俟静初去与封阳会和。

    见冷悠然终于来了,在牢房门口不停踱步的封阳,一个闪身就出现在了冷悠然的身侧,几乎是顺理成章的把万俟静初挤到了一边,拉着冷悠然问道:

    “既然你来过这里,可曾发现过,被囚禁在这里的人,有什么古怪?”

    “他们在这里待得久的,精神几乎都出现了问题,若非要说是什么问题的话,那就是与野兽无异吧!”冷悠然望着封阳说道。

    封阳的猜测,从冷悠然这里得到了确认,便再没说其他,也不理会众人,就自行一路顺着甬道,回到了他们来时的石室之内。

    冷悠然三人一路紧跟在后,就见封阳进入石室之后,直扑那有着禁制存在的石墙,片刻之后,他便拽下了腰间的玉符,贴在了石墙某处。

    原本严丝合缝的石墙一颤,而后就慢慢的升了起来。

    随着石墙的缓缓升起,夹杂着恶臭的血腥气息铺面而来,冷悠然并不算是意外,万俟静初则是忍不住蹙起了眉头,盯着那墙壁之后,满是斑驳黑色血迹的甬道,眼中的厌恶藏都藏不住。

    一行人相继走入石墙之后,看着那一间间石室里到处都是的黑色痕迹,吴川最先有些顶不住的白了面色,直到封禁了自己的嗅觉,才稍好了一些。

    封阳则是循着地上一条细细的血槽,一间间石室走过去,越走面色越是难看,直到那一处冷悠然曾到过的最深处的岔路口,才停下了脚步,用手狠狠的向着石墙,砸了过去。

    整个石道,都随着封阳的这一砸,颤了几颤,在场的却无一人劝阻,唯有一种沉凝的氛围,自几人周围流淌而过。

    许久,冷悠然才迈步上前扶住封阳撑着石壁的手,轻唤了一声,“前辈——”

    “唉——”封阳颤抖着叹息了一声,对着冷悠然摆了摆手,这才迈开了略显沉重的脚步,继续循着地上的血槽而去。

    不知走了多久,周围的石室变的越来越大,封阳才停在了甬道的尽头,试着把随身的玉符贴上去,可这一次,面前的墙壁,却一点动静都没有。

    “前辈,给。”冷悠然见状取出几枚融入了土遁符的玉简,分发给几人,随即捏碎玉简,率先走入了左侧的墙壁之中。

    其他人跟上冷悠然,绕过那堵石墙的禁制所在的范围,兜了个不小的圈子,才步入了那堵石墙之后的最后一间石室之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