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3章 疗伤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与魔衍眸光暗淡相反的,却是万俟静初望向冷悠然的那一双精亮的眼眸,以及他顺势又重新把冷悠然扯回怀中的动作。

    重新落入了万俟静初的怀中,注意到魔衍那有些暗淡的神色,冷悠然却并没有阻止万俟静初这一显得有些炫耀的行径。

    三人又寒暄了几句没甚营养的话,魔衍就离开了,只是那背影怎么看怎么显得落寞。

    待得他走后,万俟静初唤了域主府的侍卫,命他带聂远去安置,等寝殿里再无别人了,才是微微眯起了眼眸望向了冷悠然问道:“你故意打击魔衍的?”

    “是。”冷悠然闻言眉峰微挑,坦然的点头应道。

    万俟静初却是叹了口气,把冷悠然揽的更紧,言道:“你应该知道,既然他已经自愿入了局,再想全身而退,便不可能了。你的好意,他未必会领情。况且,魔族的爱恨从来浓烈,你就真不怕他一时想不开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因爱生恨么?要知道魔衍可是亲手砍下了他父亲的头颅,才坐上了现在这个位置的。”

    “万俟静初,你少得了便宜卖乖,别告诉我,你看着魔衍刚刚失落离开,心里不高兴!还有,若是没有你,魔衍会来的这么快?什么时候,你对周围环境的掌控,这么差了?”冷悠然抬手照着万俟静初腰间的软肉就是一拧,直接毫不客气的戳穿道。

    不过……

    “亲手砍下了自己父亲的头颅?魔衍的父亲?是谁?”

    “你也认识,是魔九夜。悠然,别把魔衍想的太好,他这般参与进来,未必就全然是你以为的那样,你与他相处的时间满打满算,也就是多年前在下界的那几个月罢了,赤炎魔尊的血脉,能够统领魔族的血脉,从来就不是什么善类。”

    万俟静初并不否认,他特意忽略掉了魔衍用神识时刻注意着他动向的事情,他又何尝不是呢?

    冷悠然看着万俟静初那张谈起魔衍,就异常谨慎的面容,叹了口气,言道:“你说的或许都对,但是,静初,从他看我的目光里,我能看出来,他参与进来,有我的原因,虽然我不敢肯定有多少,但至少在答应参与的那一刻他应该是考虑过我的。

    我也是自私的。我不可能以他所期望的方式,回应他,但却想伪善的给他一个退出的机会,哪怕明知道意义不大,但面对这很可能最终参与进来的人,都是一死的局面,至少,到了某一时刻的时候,我不会觉得有愧于他。”

    “唉……傻丫头……“万俟静初有些无奈的叹息了一声,揉了揉冷悠然的脑袋,忽然把额头抵了上去,与冷悠然近距离的四目相对,而后问道,“那你此时从我的目光里,看到了什么?”

    冷悠然瞪眼,这不是重点好不好?

    “呵……”万俟静初忽然笑了起来,用鼻尖儿蹭了蹭冷悠然的,然后一边带着她向后面的床榻退去,一边说道,“你的神魂太虚弱了,我帮你疗伤。”

    话落便吻住了冷悠然的唇瓣……

    双休,曾经在不了解这种功法的神奇之时,冷悠然一度很狭隘的,把这东西当做过旁门左道,但现下,她却是不得不承认,这一类功法的独到之处。

    两个人仙元的互通,神识的共享,乃至神魂的相辅相成,让她原本即便借助那神奇的种子也至少需要半年以上才能恢复如初的魂力和识海,在万俟静初不遗余力的辅助之下,仅仅半月就好了个七七八八。

    而这还不是最让冷悠然惊奇的,最让她觉得惊奇的是,通过的神魂进入她的识海帮忙疗伤一事,万俟静初的神魂,竟是在她识海内的八卦图慢慢恢复清晰之后,也被侵染上了点点与她一般无二的金紫色神光。

    虽然远不及息壤在她明悟的时候得到的好处多,但是,万俟静初却在她的讲解之下,通过其本身远超于他人的领悟力把这有限的一点神光,完美的收为了己用,并且在识海内,形成了一小团极为虚幻的云朵。

    尽管那云朵只有一个虚虚的轮廓,小小一团,但万俟静初却已经从中窥探到了,一种他不曾接触过的巨大力量,也因此,对于那位想要把整个仙界都献祭出去的神,越发的慎重了起来。

    “悠然,你与我交个底,师公和丹尊他们,是不是也是为了这种力量离开的?”

    “这也是我要与你说的,飞升台那边,必须让人守好,羽教给我这些粗浅的控制手段,虽是为了困住我,但有了他的引导,再加之我这些年的领悟,我已经能很好的控制收敛这力量,能做到不被他轻易发现。

    但师公他们却并无人引导,不好说在离开的这些年,他们对信仰之力的掌控能摸索出多少来。

    而且我只去过一个小世界,便有了信仰之力这些年来,源源不断的缓慢增长,他们怕是会去更多的地方,我已经很难估量,他们的信仰之力会积攒到什么程度了。我怕,他们若是归来,一旦被羽察觉,就会成为比我更好的阵眼。”

    “我知道了。这件事情,我会去想想办法,但这股力量怕是没谁真正接触过。想要护住他们二人并不容易。”

    “请鬼王帮忙吧!既然他已经先行毁去了至尊神器,也不在乎,再多插手这件事情了。”

    说起鬼王,冷悠然难免有些郁结,现在她才明白,龙魂宫和仙界的仙人,为何会把天乙道尊那神棍当宝贝了,所谓有钱难买早知道,若是早知道最终还是鬼王出手毁去了那些至尊神器,她就不应该把这办法告诉给和通知道。

    “有些事情不是早知道就可以防范的。”看出冷悠然的郁结,万俟静初宽慰道。

    “知道归知道,可还是难免后悔。”冷悠然叹了一口气,忽然望向万俟静初,问道,“对了,临仙城里的那处暗牢,你还留着么?”

    “留着呢!”想到那处暗牢,万俟静初的眸中划过了一抹晦暗。

    “怎么了?”冷悠然不禁有些诧异的看着万俟静初因提起暗牢,瞬间沉下去的面色,那暗牢虽然不是什么好地方,但以她对万俟静初的了解,绝对不会以为,此时万俟静初的变色,会是因为那地底之下,暗牢之中,犹如炼狱的景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