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0章 渡劫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悠然,醒醒,雷劫来了,快醒醒。”聂远揽着半身都是血迹,一条手臂依旧血肉模糊的冷悠然坐在沙坑中,一边用手拍打着她的脸颊,一边焦急的望着天空之上,那好似要吞噬一切般,汹涌而至的雷云,焦急之情溢于言表。

    雷鸣入耳,天空划过一道灼亮的电光,照亮了冷悠然苍白的面颊。

    “该死!”聂远察觉到自己彻底的被雷劫囊括其中,不禁咒骂一声。

    他知道若是能给冷悠然输送一些仙元,她会更快的醒来,可是聂远不敢,他仙元中的血煞之气太重,对于神魂或是神识受损,昏迷不醒的冷悠然来说,只能是雪上加霜。

    “嗯……”

    终于,在又一声来自头顶的轰鸣落下之后,冷悠然的眉心蹙了蹙,嘤咛一声,脑子里的嗡嗡声,也随着意识的被唤醒,再次袭来,她想睁开眼,可眼皮却好似被胶黏住了一般,怎么也睁不开,但是她听到了。

    “聂前辈?快走!”她闭着眼睛,推了推那揽着她的人。

    “是我,我已经走不了了,既然你醒了,就抓紧准备渡劫了。不用管我。”聂远稍稍松了口气,看着依旧闭着眼睛的冷悠然,又看了一眼那黑色的仿若近在咫尺,触手可及的天空,不禁有些无奈的说道。

    冷悠然闻言,闭着眼顺着聂远的力道,缓缓盘坐好,可抓着他的衣袖的手,却下意识的紧了紧。

    若是平日,聂远走不了也就走不了了,反正紫蕊能护住他,可此时,为了不让羽察觉到,紫蕊只能在她体内,那么聂远又该如何是好?

    她知道,她此时更应该担心的是,以她现在的状况,一会儿要如何挨过随着雷劫落下的荒火,可于这个多年来一直默默帮她良多,亦师亦友的男人,她却如何也狠不下心去置之不理。

    怎么办?

    就在冷悠然脑子里杂七杂八的思绪,几乎拧成了一团乱麻的时候,天空之上积蓄已久的天雷,终于伴随着一声震耳欲聋轰鸣砸落了下来。

    随着这一道天雷的落下,高空之上的雷云,好似开启了一场多年难遇的狂欢一般,有如雨点儿的雷电,几乎是没有任何间歇的,砸落在了下方两个并肩而坐的人身上。

    冷悠然到是还好,尽管她的身体状况不佳,但经历过天道不知道多少次罚雷洗礼的身体,对于这种程度的雷劫,早就适应良好,就算会出现不支,至少也要等罚雷过去一多半的时候才会出现。

    可聂远就比较惨了,他虽然是剑仙,不管是意志力还是战力都远超同等级的仙人良多,可到底,他的修为也只有金仙六重,这般的修为,越级挑战金仙巅峰的仙人或许不在话下,但要经历这般特殊为冷悠然准备的大罗金仙的雷劫,就差的太远了。

    冷悠然感觉身侧同样承受着雷电无情洗礼的,聂远的身体开始轻颤起来,她抓住聂远手臂,支撑身体的手不禁又紧了几分,在经过一闪而逝的挣扎之后,到底还是缓缓的,顶着天雷,撑着聂远,站了起来。

    “你做什么?”见冷悠然都这样了,渡劫还不老实,聂远不由得咬牙喝道。

    听着聂远那发颤的声音,冷悠然一个踉跄,扑在了聂远的背上,死死勾住他准备扭动的肩膀,执拗的说道:“我帮前辈挡了这雷劫,一会儿,你要记得帮我挡下荒火才行,我,魂力透支了,调动不了神识。”

    带着浓浓血腥味儿的,属于冷悠然独有的气息涌入鼻腔,虚弱的呢喃在耳边回响,让聂远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起来,身形也越发的僵硬。

    可还不待他去深思,为何会这般慌乱的时候,天空之上一个夹杂在雷电之中的巨大火球,就向着他们二人砸了下来。

    炙热的高温,眨眼就到了近前,聂远下意识的运转剑心,十八柄小巧却凝实的剑影,瞬间透体而出,在荒火砸落的瞬间,于他和冷悠然的四周飞速转动起来,为二人支撑起了一道足以削弱荒火威力的屏障。

    “谢谢。”冷悠然感觉到这一次的荒火,竟是明显温度低了很多,不禁勾唇说道。

    聂远没有回应,可冷悠然却分明听到了一声带着些许无奈的低叹,暗道,失去了这样一个外刚内柔的好男人,怕是她娘损失大了。

    然而,雷劫并没有给冷悠然太多拿亲爹去与聂远瞎比较的时间,随着一道强过一道的天雷落下,荒火的热度也越来越高。

    当冷悠然已经必须开始依靠紫蕊为两人支撑雷劫的时候,最后一道荒火也落了下来。

    飞速在聂远四周转动的小剑,随着这一道荒火的落下,一柄柄的慢慢被那火焰的威力烧灼殆尽。

    冷悠然能清晰的感觉到,她自己和聂远的皮肉发丝,在这样威力的火焰灼烧之下开始化作点点飞灰,但与以往不同的是,那来自魂魄上的灼烧感,却没有出现,她只是一怔,就听到了聂远的压抑的闷哼之声传入了耳中。

    “连累前辈了。”冷悠然在下意识调动起仅仅够维持她清醒的神识之前,低喃了一句,而后便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

    再次醒来的时候,冷悠然望着周围简陋的装潢,一时间有些回不过神来,脑袋里的嗡鸣之声,已经消失不见,只是顿顿的疼,好似有一把小锤子,在里面四处乱敲一般。

    “醒了?”

    低沉的男声传来,冷悠然转过头去看,就见到了已经变成了短发,坐在桌边,望着她的聂远。

    没有了那飘逸柔顺的长发,退下了在仙府之时的长袍,这样的聂远看起来,居然……呃……好帅呀!

    冷悠然眸子亮亮的,只觉得,看着帅哥,让她脑子里的钝疼都舒缓了不少。

    聂远被冷悠然看的有些不自在,下意识抬手抚了抚自雷劫之后就再没留起来的短发,轻咳一声问道:“感觉如何了?”

    “我没事了。前辈这样,比长发帅多了!”冷悠然坐起身,活动了一下身体,由衷的赞扬道。

    “身体无事,也不可大意,你不是说魂力透支么?怎么搞的?你可知,距离你渡劫已经过去半年了?幸好最后挨过去了。”

    聂远板正面孔,他虽然更想知道,在冷悠然昏倒那一瞬,透体而出的,那一道道挡住了荒火的由神识之力凝成的符文是怎么回事,却也知道,每个仙人都有独属于自己的保命之法,即便是父母亲人,在对方不主动提起的时候,也是不好细问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