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3章 容颜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万俟静初咬牙直起身来,揉了揉玉兔的脑袋,刚想说些什么,就见玉兔的身体忽然一软,就摊到了下去,下一刻竟是缓缓的显出了原形,气息也一点点的微弱了下去。

    同时,脱身处理完雷霆双锏器灵的鬼王,已经手执着两根已经失去了光泽的暗紫色双锏,走了过来。

    “啧,这东西竟然也能用上契约兽了……”他一边端详这手上的那已经沦为残器的双锏,一边带着几分稀奇的嘀咕着。

    万俟静初回过头去,阴恻恻的狠瞪了一眼鬼王,下一刻就咬破了手指逼出了异地精血,直接弹入了玉兔的眉心之中。

    当鬼王注意到万俟静初动作的时候,想要阻止已经是来不及了,唯有气急败坏的指着万俟静初,抖着唇,不知道说他什么是好。

    在万俟静初重新把那曾经念诵过一次的誓言念出口之后,天空之上再次落下了本命契约独有的光环,罩住了一人一兽,与此同时,万俟静初的眼角也慢慢爬上了几道细纹。

    看着一下子看起来就从二十出头的青年,变成了三十开外的壮年模样的万俟静初,鬼王有些无力的抬手抚了抚额头,走上前去问道:“为了这么一个早就不该存在于世的东西,值得么?外面那些人,可不是吃素的,你今日契约了他,明日这消息就会传到龙族去,你可知你这是给你自己招惹了多大的麻烦?”

    “当年我救下他的时候,就知道了。”万俟静初揉了揉气息已经变得均匀,身形却缩小到了只有普通灵兔大小的玉兔,淡淡的说道。

    “那不一样!”鬼王恨的直跺脚,当年万钧再如何,也没让这只吼在仙界公开露过面,现在可好,他们本就已经够闹心的了,这货居然还在往自己脑袋上揽事儿!

    他是嫌弃自己活得太滋润,死的不够快嘛?

    “没什么不一样的。”万俟静初抱起地上的玉兔说道。

    鬼王最受不了万俟静初这幅什么都不看在眼里的模样,心念一转,上下打量了他那全无表情却已经不再年轻飘逸的面容几眼,眸子一转,忽然阴阳怪气的言道:

    “是,没什么不一样的,你也不照照看你现在的样子。啧,本来就比人家小姑娘大那么多,原本你这张脸勉强还够看,不至于被人家嫌弃了,这下可好了,为了只死兔子,你瞅瞅你现在这模样,都能当人家的爹了吧?你就等着被冷悠然嫌弃吧!”

    话落,鬼王看着万俟静初那明显僵硬起来的面颊,瞬间圆满了,哼哼一声,转身开始打扫起战场来,待得他把那些因失了器灵而破损的残器全部收走,把手上的雷霆双锏丢到万俟静初面前之后,终于扳回一城的鬼王,圆润的滚回鬼界去了。

    鬼王走后,万俟静初下意识的抬手抚了抚脸颊,看着怀里嗅着他衣襟上血气,睡得口水直流的兔子,整张脸微不可查的扭曲了一瞬,才收起了地上的雷霆双锏,破开虚空回自己的域主府去了。

    鬼王说的并没有错,玉兔本体为吼的消息,很快便被那些战后冲入战场,却什么也没有捞到的仙人散播了出去,不出一日,龙族那边就已经收到了消息。

    在大战结束的第三日,龙族的使者,就出现在了苍天域的域主府门前,端的是一脸兴师问罪,来者不善的表情,却是与带着一队阵法师匆匆而来的封阳,撞了个对脸。

    两方在看到对方的瞬间,对于吼出世的消息一路已经有所耳闻的封阳,到是没觉得龙族来使有什么意外,反到是那龙族的使者,在见到天门山这一队行色匆匆的阵法师之时,面色一时间变得有那么一点儿微妙了起来。

    接到消息本来是为了阻挡龙族使者匆匆而来的闫明,在看到封阳这一行人的瞬间,眼睛就是一亮,立刻舍弃了那张死人脸,换上了一脸犹如春风拂面的般的笑容,迎了上去。

    上一次被万俟静初好大一个惊吓砸回了天门山的封阳,此时对上闫明这么个面容棱角分明,却偏又笑得异常甜腻柔和的脸,下意识的就错开了眼,不愿再去细看,只简单与闫明说明了来意,就准备跟着闫明走入域主府中。

    “等等!”龙族的使者却忽然上前一步挡住了众人的去路。

    闫明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封阳的面容却是忽然一变,毫不客气的上去一巴掌把那龙族的使者就给拍了开去,并且怒斥道:“仙界已经到了生死存亡之际,你等孽畜竟还执着于那等过往的烂账,滚回去告诉龙敖,就说本尊说的,他若是不服使者被阻,尽管来找我!哼!”

    话落,老头儿一甩衣袍连闫明都不理会了,直接带着一队见老头儿发脾气瞬间噤若寒蝉的老小阵法师,熟门熟路的向着万俟静初所居的那一片殿宇而去。

    大门外发生的一切,尽数落于万俟静初的神识之中,他却并不太在意,只是看着那在他床榻上打着滚儿睡到现在还没醒的兔子,扶着脸,握着一个丹药瓶,耳边回荡着的,却是某年某月某一日,年幼的冷悠然说出的那句没头没尾的傻话

    ——我还以为你吃了驻颜丹了呢!

    叹息一声,万俟静初挥手展开了一面水镜,生平第一次对着水镜,认真的打量起了他那张脸。

    脸色还有些苍白,是受伤还没有痊愈的表现,不过这并不是他关注的重点,他所关注的,是眼角处,那不慎分明的几道细纹。

    虽然很清浅的几道细碎的小皱纹,却让他整张脸看起来都染上了岁月的痕迹。

    盯着那细纹看了半饷的万俟静初,最终还是拔掉了手上丹瓶的瓶塞,从里面倒出了一枚浅碧色带着缕缕清浅馨香的药丸儿来,犹豫了片刻,丢入了口中。

    很快那眼角的几根细纹,就被小药丸儿神奇的力量抚平了,看着似乎应该是恢复了往昔的容颜,万俟静初几不可查的勾了勾唇角,在床榻上,布设下了一道禁制,起身去见封阳这一行阵法师了。

    而在域主府的某一处院落之中,景胜却是正因为闫明妻妹的到来,在翻箱倒柜的寻找着,他那瓶珍藏了许久的复颜丹,却不管怎么找,都没能找到半丝的踪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