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8章 几近绝望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鬼界,当鬼王看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万俟静初的时候就是一惊。

    此时的万俟静初脸色微白整个人都显得有些虚弱,很显然,在到达鬼界之后,他是强行破开空间来到他的宫殿内的,这样的动作对于和通那样的人来说,都不轻松,更何况是才修至大罗金仙二重的万俟静初呢?

    虽然对于万俟静初这个人,鬼王恨不得立刻马上就把他丢入炼狱之中让他来个永不超生,可眼下,在仙界完全无人可用的他,却是别无选择的。

    鬼王为自己必须吊死在万俟静初这唯一一颗歪脖树上的无奈,心下抽搐了一瞬,便一个闪身上前,抓住万俟静初的肩膀就消失在了大殿之内,再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在独属于鬼王个人的领域之内了。

    “你怎么跑这里来了?”他问。

    周遭天蓝水碧,鸟语花香,吃草的兔子与吃肉的狼崽滚做一团,和谐有爱的简直与鬼王出现在人前的模样格格不入。

    可此时这番完全超出了常人认知的景象却吸引不了万俟静初半分的注意力,在感觉到周遭的灵气蜂拥而至,周身的虚弱感稍减之后,他就看向了鬼王,说道:

    “你去找悠然的事情,是被算计好的。”

    “你说什么?”鬼王双眼圆瞪,看着万俟静初,明显是有些反应不过来。

    “我说,咱们都被算计了。你想做的事情怕是要提前了,不过在这之前,我还有一事要问你。”说着万俟静初已经闪身上前,完全不顾及鬼王周身鬼气对他有可能造成的影响,一把抓住了鬼王的衣襟,恶狠狠的问道,“悠然是不是已经触摸到了那个等级,或者说,她已经是那个等级了?”

    “你先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鬼王蹙眉挥开了万俟静初揪住他衣襟的手,面上虽然还算镇定,脑海之中却是已经暗潮汹涌,开始把自见到巫羽之后的事情,慢慢的回放了起来。

    万俟静初并不多言,只是挥手展开一幅阵图,而后当着鬼王的面,指尖运起星星点点的流光,顺次弹射到了阵图之中,一一破解开组成庞大阵法的小阵,宏大的阵法就这么一点点的顺着流光的融入破碎开来,最终,形成了那个逆转时间的血祭大阵。

    鬼王对于阵法这玩意儿并不热衷,即便他自天地初开就存在至今,又有着天授的传承,可也没什么耐心去研究这七拐八弯的玩意儿,其阵法水平,充其量也就维持在一个,比仙界平均水平高点儿有限的程度上,像这种庞大繁复的阵法,没人从旁解释,他自己理解起来,还是颇有些费力的。

    但这并不妨碍他这个天生天养的存在,对于血祭或者说是违背天理的一些事情的本能的敏锐。

    在那阵法入目的瞬间,他就知道,他看到了最为致命且危险所在,一双眼眸虽然没太多变化,可瞳孔却是收收放放,盯着那由线条组成的血祭阵法,整张脸慢慢黑沉了下去。

    “明白了吧!他把所有人的反应都算计进去了。现在你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么?”万俟静初深吸了口气问道。

    鬼王闻言满目阴沉的睨了万俟静初一眼,才把目光重新落回了阵图上,缓缓说道:

    “她的修为这些年没有任何变化,但我看的出来,她的神力一直在稳步提升着,你别问我她是从哪里知道如何获取神力的,她的魂魄本就来自与这里完全不同的世界。三千世界,就连我活了这么久都不敢说全见识过。”

    “修为没有变化?”

    “是,那个困住冷悠然的小空间虽然与我这个领域不同,但不知道被巫羽经营了多久,现在看来,只怕是我也低估他了。”

    鬼王越看那逆转时间的血祭阵法心下越凉,万俟静初或许不明白巫羽为何这般去做,甚至不在乎巫羽为何要这样做,但他却是再清楚不过的。

    这一刻鬼王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冷悠然说的一点儿都没错,那个人已经疯了!

    “你且先回去吧!我需要亲自去见一见那个人。我还要提醒你一句,巫羽这几年虽然一直没再有什么动静,但若是你们许久不动,或是拖延的太久,待他一切准备就绪,就容不得你们不动了!”

    万俟静初深知鬼王说的没有错,那样一个存在,花费了几十万年,甚至是更久的时间,筹谋了这一切,必然是不会轻易搁置不动的,只是他根本无从去了解,他在等些什么。

    这一刻,蜂拥而至的未知,忽然就让一项心有成算的万俟静初生出了前所未有的不确定和恐慌来,他真的还能再见到那个女子,还可以像他规划好的那样,给她想要的一切么?

    与此同时,冷悠然那边也在落后了吴川几日后,彻底完成了整个大阵的破解。

    梦境中,她僵硬的看着那血祭大阵慢慢成型,一时间浑身的血液都凝滞了,整个人如坠冰窟。

    退出梦境的她,只觉得浑身无力,这许久来的努力又变成了一场笑话,他居然全都知道,这就是神么?

    冷悠然不敢去想,对上这样一个堪称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存在,她的胜算在哪里,可若说要让她就这么认命,成为待宰的羔羊,她却又满心的不甘。

    半夜的时间,就在这无力,不甘,还有几近绝望间,悄然流逝而过。

    “你今天没有去给田地浇水、除草。”羽虚幻的身影出现在了冷悠然的床前,似乎对那此时看起来了无生气,没有按照以往轨迹动起来的人儿,颇为不满。

    冷悠然依旧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两眼无神的盯着茅草屋顶,似乎好似一个木偶一般。

    “唉……”羽叹息了一声,自顾自的坐在了床沿儿上,才开口说道,“让一切回归它原本的样子不好么?你要知道,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出这样的牺牲的,不管是你还是我,都应该为此感到荣幸才对。”

    “不知道,应龙是否也会感到荣幸。”冷悠然终于歪头看向了巫羽,男人的面容一如既往的模糊,让她看不太清楚表情。

    “这一切都是她造成的,她本就无需有任何的想法。”羽理所当然的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