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5章 信差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其实,这在会使用法术的仙人做来,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可问题却在于,冷悠然已经许多年都不曾在羽和应龙的监控下,公开使用过术法了,不管是她所住的茅草屋,还是这些田地里的稻谷和绿植,几乎都是她一点点用最为平凡的方法,搭建栽种出来的。

    虽然在那淡的几乎察觉不到的,金光只是闪了一下,断裂的稻谷也只有一小把,可这也足以让冷悠然惊讶许久了。

    她怔怔的站了片刻,想要再试一试的时候,却又没能成功,不禁蹙了蹙眉,就没再继续尝试了,而是等到夜幕的降临,她重新躺回床上,进入梦境的时候,才把白日里发生的那件事情,在脑海里反反复复的过了几遍。

    这才惊觉,那金光的一闪,并非什么刻意所谓,而是下意识产生的,那一瞬间,她脑海里所想的也根本就与割断稻谷没有半点的关系,而是想着给稻谷脱壳的事情。

    这样的发现,让冷悠然不禁对那凭心二字,多了一抹探究,也对巫羽留下的,那仿若笑话她一般的,“唯心耳”三个字,平添了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思绪,可再细想却又有些抓不住的感觉。

    就在冷悠然因着这突然被触发的信仰之力,心有所悟,却又很难抓住使用它的方法之时,休养够了的鬼王,再次入梦了。

    万俟静初的梦,其实在他看来,比冷悠然的还好入一些,毕竟万俟静初的神识之中,少了冷悠然所拥有的信仰之力,只是那梦境虽然好入,梦里的人却比冷悠然难搞多了。

    鬼王只是才一出现,就被拖入了梦境之中的万俟静初,用一道他臆想出来的神器绳索给捆了个结结实实。

    他对于自己梦境的掌控,显然超出了冷悠然不止一个段位,这点鬼王并不奇怪,毕竟作为万钧魂魄的时候,万俟静初也曾在鬼界混过一段不短的日子,还修炼的小有所成。

    让他没想到的是,万俟静初居然敢揍他!

    “怎么?你擅自入了本尊的梦境,本尊还不能揍你了么?”万俟静初对上鬼王那凶狠的目光,居高临下的问道。

    “松开本王,立刻道歉,否则,冷悠然的书信你也别想看了!”鬼王气哼哼的喝道。

    倒不是他全无反抗之力,而是他若要反抗,万俟静初至少要有很长一段时间去闭关疗伤了,以现在仙界的情况,被困住,用作阵眼触发机制的又是冷悠然,他已经找不到除了万俟静初以外,可以不出幺蛾子,不夹带私货,就能安心合作的对象了。

    当然还有一个人或许是可以的,也就是冷悠然的那位师公,但和通的踪迹,他却是没能在仙界找到,而是发现他去往了一个很是偏僻的小世界,而且和通所积蓄的信仰之力已经超出了他可以轻松入梦的范畴了。

    万俟静初闻言,眸光就是一凝,冷悠然已经失去踪迹快三十年了,这些年,他私底下四处寻找,都没能找到,据说唯一知道冷悠然去向的俊才,却是闭口不言,每每被他逼问急了,却只会丢给他一句,“该回来的时候,就会回来了。”

    “我不信你!”万俟静初定定的看了鬼王片刻,咬牙说道。

    他对冷悠然太过了解,就当年在鬼界发生的事情,除非逼不得已,若是不然,他相信,冷悠然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到鬼王。

    可也正是因为这样的了解,让他在听到鬼王那句话的瞬间,心下就升起了不好的预感。

    “你我心里都清楚的事情,还嘴硬,有意思么?放开本王,若是你还想活着见到冷悠然的话。”鬼王敏锐的察觉到了万俟静初隐藏在眼底深处的那一抹不安,慢慢的蠕动着躬起身来,以一种十分可笑却又显得分外诡异的姿势,站了起来,顶着张满是青紫的脸,一本正经的说道。

    万俟静初的拳头松了紧,紧了松,最终还是心念一动,松开了鬼王,下一瞬,鬼王的拳头就招呼到了万俟静初的面前,万俟静初却没有闪躲,结结实实的挨了鬼王两拳,才抹了抹嘴角问道:“信呢?”

    看着全无其他表情的万俟静初,鬼王瞬间觉得有些无趣,眉心一闪,飘出了三张纸来,落入了万俟静初的手中。

    万俟静初接过纸,一幕三行的看完,整张脸就阴沉了下来,“鬼王真是好算计!”

    “不敢,不敢呐!”鬼王嗤笑一声,才接着不无嘲讽鄙夷的说道,“这可是救世的大好机会,你可得抓住了。”

    “若是没她,我会在乎这仙界如何?还是你会来找我?我为救她,你为自救,那些恶心的话,还是不说的出来的好。”万俟静初执起阵图,蹙眉一边看着,一边说道。

    鬼王闻言一噎,不再开口,只是定定的看着万俟静初看过阵图之后,又把冷悠然的书信细细看了一遍,这才望向他,说道:“半月后你再来,我有书信带给她!”

    鬼王的脸瞬间就黑了,直接指着万俟静初的鼻子喝道:“你把本王当什么了?你们的信差嘛?”

    “你以为你现在还有多大的作用?要不你试试先把那些四处活动的至尊神器都毁了?”万俟静初掐了几个繁复的手决,冷悠然给出的信和阵图,瞬间没入了他自己的眉心之中。

    鬼王却是在看到这一幕后,眼眸之中飞快的划过了一抹凶光,心下把自家那不争气的小儿子恨的要死,他是怎么也没想到,鬼界的秘法,那兔崽子都给外传了!

    万俟静初把鬼王的不渝尽收眼底,却根本不在乎,在做完这一切之后,他自己就消失在了梦境之中,在看到万俟静初自行退出了梦境的瞬间,鬼王的面色就是一变,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周围铺天盖地的排斥感已经压迫而来。

    鬼王的宫殿内,嘴角挂着一线血色的鬼王睁开了阴沉的双目,狠狠的呸出了口中的血腥,他就带着一身的低气压,冲去了炼狱,很快寻到了鬼琮,亲自操刀子把那货剁成了肉馅儿,才重新回去了住处,憋屈的为下一次送信做准备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