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0章 我错了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提起柳青,桃木之的面色僵了那么一瞬,望着万俟静初有些愕然。

    “当年你仙府发生的事情,她不说,不代表我就无从得知。桃木之你觉得,若是不能被我把握的人,我会用么?你是把柳青藏得很好,但我却不会允许,一个对她存在着恶意的存在,留在被她视作朋友的人身边。那丫头还处在念旧的年纪,可你我却是活了太久,早就过了新不如旧的岁数了,要往前看呢!”

    万俟静初转动着手中的茶盅,幽幽的说道。

    桃木之的脸瞬间阴沉,他确实是过了念旧的年纪,或者更确切的说,不管他成仙与否,树妖的本质,就注定了,他即便因着一趟下界之行的意外,对人的情感有所加深,可某些方面的感情仍旧会比真正的人类淡薄,但柳青之于他却是不一样的,两人的情分甚至要延续到飞升之前。

    否则当年看出苗头不对,一株小柳树而已,就算在仙府不好处理,弄去外面清理掉也不是难事。

    “若是我不愿呢?”桃木之咬牙说道。

    “出门,直走。”万俟静初头都没抬的吐出四个字来。

    “你!”桃木之豁然起身。

    “桃木之你从来就不是一个甘愿在那小小仙府里,安于靠着这幅皮相,卖笑为生的存在,这些年,你提供给我的消息,也恰恰说明了这一点。

    一个柳青,换你以后在这苍天域立起门户,受苍天域域主府的庇护,你不亏的。这不也正是当年,你奉上那片仙府的土地之时,就想好的么?”万俟静初抬眼望向桃木之,依旧不温不火的说道。

    被那么一双毫无感情可言的,无波无澜的狭长眸子看着,桃木之只觉得全身上下都泛起了一股寒意,一个声音,不停的在他的心底里重复着,“他知道,他竟然什么都知道……”

    半饷之后,桃木之觉得自己的喉咙有些干涩,艰难的问道:“你想要柳青做什么?”

    “柳青出现在飞升台上,被城主府所擒,在得知自己要被充作肉盾,对抗自己旧主之时,悲愤交加之下,血气逆行,妖魔化了,你说是不是也属正常?若是一不留神,再搞死了个把被城主府抓回去同为肉盾的人质,那可真是仙界的一场惨祸啊……”

    万俟静初用一种叫桃木之胆寒的悲悯声音说道。

    “万俟静初,冷悠然知道你这幅模样吗?!”桃木之咬牙切齿的问道。

    “她或许知道,或许不知道,这重要么?那丫头的心啊,其实比你们想像的都要狠的多呢!但你,怕从一开始就是知道我的吧?与虎谋皮,这是你早就该有的觉悟,不是么?”

    万俟静初闻够了茶盅内的茶香,泼掉已经冷了的茶,说道。

    桃木之颓然的垂下了肩膀,背脊也一下子佝偻了起来,一时间竟是再也找不到,当年神采飞扬,与冷悠然直言,他意在通过她,抱上万俟静初大腿之时的义气。

    望着这样的桃木之,万俟静初施施然站起身来,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声说道:

    “想要得到些什么,总是要付出的,别把别人都当成傻子,当年那些事情,你在中间到底做了多少手脚,那飘柔,你就真的一点儿都不知道她与凤子其实不合么?天乙的指点,现在看来,其实也是一把双刃剑呢!”

    话落,万俟静初飘然走入了茅屋之中,独留下桃木之那高大的身影,卷缩在院中小小的石凳之上,一时间心中有惊,有悔,有惧,更有抽疼,却独独再也对这二人升不起半分其他的念想来。

    就此抽身,其实是桃木之在发现万俟静初把他早前的算计全看在眼里的时候,生出的第一个想法。

    可现实却告诉他,冷悠然的仙府已经搬离了玄天域,即便他退回去,安守一隅,依旧周旋于仙界一个又一个仙子之间,失去了无象仙府为掣肘,万俟静初也不会放过他。

    更有甚者,他这段时间频频在万俟静初身侧现身,已经让不少被万俟静初此番动作打击到的仙人势力,注意到了他,即便万俟静初就此放过他,只需不闻不问,那些因为他而吃了亏的人,又怎么会因为他的退出,轻松揭过?

    只怕他若是退了,才正合了那些仙人们的意,把他这么个靠脸吃女人资源的,当成个出气筒,简直是再容易不过的了。

    思及此,桃木之不禁苦涩一笑,暗叹一句,果然自己还是太天真了,不管是当年用条件诱惑他的天乙,还是现在的万俟静初,都不是他一个毫无根基可言的小小妖仙可以窥伺的,那些看似通过他多年努力得来的东西,竟是都可以被这些人动动手指轻而易举的彻底击碎。

    或许当年的万钧,只是传说中的强悍难惹,可面前的万俟静初,却是让桃木之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惧意。

    明明看起来是那么风光齐月纤尘不染的一个人啊!

    他的一颗心,怎么就能黑的这么彻底呢?

    桃木之摸了摸心口的位置,此时那里正为即将失去的,那株小柳树而传来丝丝拉拉的抽疼,并不严重,却缠缠绕绕的,让他难以忽视,这还是自他有了神智至今,第一次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名为失去的痛楚。

    感觉到外面的桃木之周身的气息不停的变换着,一会儿阴郁,一会儿低沉,最终慢慢的归于平静,万俟静初才稍稍放了心,也终于确定了,桃木之并没有那种为了一个相伴稍久的仆从,而破釜沉舟,与他开撕的勇气。

    这样很好呢!想来有了这一次的教训,他应该再也不敢把脑筋动到冷悠然的是身上了。

    呵,他万俟静初的女人,哪里是那么好算计的?

    想到冷悠然,万俟静初刚刚面对桃木之时候那张可以堪称古井无波的面容,瞬间出现了点点龟裂,有些愁眉苦脸的来到书案前,在铺开的灵纸上,迟缓的写了几个字,然后又把灵纸震了粉碎,用笔杆儿挠了挠头,再写,再震碎。

    最终在落了一地的纸粉之后,万俟静初哀叹一声,在灵纸上落下了大大的“我错了”三个字之后,取出了传送台来,嵌入仙石,给冷悠然传送了过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