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4章 天乙的后招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先走出来的是个老者,花白的须发,却是一脸的褶子,而后走出来的就是冷悠然的熟人了,两人一边往外走,还一边争执着。

    “这次要是再错了,你就给本尊回去重修五百年吧!”

    “好歹这地方弟子也是住过些时日的,您就不能少念叨我几句?”

    冷悠然:“……”这俩货是不是也忒不拿自己当外人了???

    待得身后的空间缝隙闭合,二人才齐刷刷看向了已经面无表情盯着他们两个的冷悠然,顾思琪稍稍上前一步,对着冷悠然那怎么看怎么有些发黑的脸,露出了一抹略显无辜的笑容来。

    再笑我把你的牙都敲掉!

    冷悠然的心情本就不好,再见顾思琪这笑得贱兮兮的模样,不禁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才转而望向那一脸褶子的老者,言道:“不知老前辈突然造访我无象仙府,所谓何事?”

    虽然这老头儿还没自报家门,但看着顾思琪那始终错后半步的架势,冷悠然到是也能猜出他的出处,只不过龙魂宫中,像是这等一把年纪已经多年不出世的老头子简直不要太多,即便她当年在龙魂宫中借住过一段时间,也只是近距离的接触了天乙道尊一人而已,所以面前这老头儿她还真的不认识。

    “本尊道号吴道子,想来小仙子应该对老夫并不陌生吧?”老头儿笑眯眯的自我介绍道。

    在得知面前老者身份之时,冷悠然的表情好险才没裂开,就算人她不认识,可这老头儿跟金灿有仇一事,她却是还记得清清楚楚的。

    怎么回事?冷悠然望向了顾思琪。

    顾思琪却依旧是对着冷悠然笑了笑,并不言语,只是这一次把一口白牙遮掩的很好。

    “呃……见过仙尊前辈,鸿运尊者。”没得到任何提示,冷悠然勉强扯出一抹略显生硬的笑容来,对着二人躬身行了一礼。

    “小仙子不用这么客气。”吴道子对于冷悠然的僵硬并不甚在意,虚抚一把,便自顾自的找个地方做了下来,待得落座之后,才接着说道,“素闻仙子府上仙茶可口,不知可否让老夫品上一品?”

    冷悠然闻言心下对这自来熟的老头儿狠狠翻了个白眼儿,脸上的表情到是不那么僵硬了,也不再说其他,只是取出茶具来,默默的泡茶,而后给吴道子和顾思琪的面前都摆上了一杯。

    吴道子也不多言,接过茶盅,真的就是慢慢的品着,品了一盅还不算,还继续品,眼看着茶已过了三泡,到是顾思琪先坐不住了,以拳抵唇,不轻不重的咳了一声。

    吴道子显然对于顾思琪这弄出来的动静不慎满意,转头看了他一眼,才有些不舍的放下了茶盅,摸出一枚玉简来,推至了冷悠然的面前。

    “给我的?”看着那特质的玉简,冷悠然有些懵,目光来来回回在顾思琪和吴道子面上流转着。

    “还是我来说吧!”看着自己继续喝茶的老祖,顾思琪抬手挠了挠额头,静默片刻,才接着开口说道,“想来你应该对于龙魂宫发生的事情,也有所耳闻了吧?”

    冷悠然略显迟疑的点了点头,表示她对于天乙类似阴沟里翻船被自己卦盘夺舍,还卷走了天书那事确实有所耳闻,但若说的不是这事,她就一概不知了。

    等等!冷悠然猛的瞪大了眼睛,望向了吴道子,这老头儿她虽然初见,却已经明显发现,对方周身的气势即便刻意的收敛了,却比和通还要隐隐强上那么一丝。

    吴道子是谁?

    那是多年一直看守天书,不踏出房门一步的存在。

    天乙虽然被誉为道尊,但也只是大罗金仙,若是细究,他那份自带的气势和威压,还不如阳炎来的慑人……

    “小仙子想到什么了?”吴道子看着冷悠然在那变脸,到是颇觉有趣。

    “前辈,您二位此来,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冷悠然抬手抹了把脸,只觉得自己的手心有些湿凉,却并不敢把心里的猜测落在实处。

    “先看看吧!”吴道子再次把桌上的玉简推近了冷悠然几分。

    冷悠然无法,只得拿起玉简来,捎带又看了顾思琪一眼,见对方面上全无异色,才把玉简贴在了额心上,小心的探入了一丝丝神识,发现里面只是一封信,特殊的禁制也早就被破去,这才放心大胆的阅读了起来。

    只是越往下看信的内容,冷悠然的脸色也越凝重。

    这信并不是写给冷悠然的,而是天乙在出事之前,留给吴道子的,除了开头一堆有的没的关于他坐下童子的安排,以及他内心的不安之外,后面的内容才是重点。

    虽然看起来这信留的匆忙,中间絮絮叨叨的还有很多前言不搭后语,甚至有些话来来回回被絮叨了很多遍,但主旨却在于,当年冷悠然于凤凰城客不来内用龟壳烧出来的,那一份差点儿让她被天雷劈死的卦象。

    说起这卦象,其实就连冷悠然自己都不记得了,无关她记性好坏,实乃天意,但天乙却凭着他对卜算的执着劲儿,在不知道祸害死了多少灵龟,取了多少龟甲之后,终于成功了。

    虽然也险些丧命,但却因为他本身修炼就是以卜算入道,又耗费了无数的心血,甚至不惜折损了寿元,到是比当日冷悠然那一挂意外出现之时,在场所有人残存的记忆的总和还要多。

    挂出三支,其卦文本就语焉不详,冷悠然这个对于卜算从来不上心的,甚至有些厌恶情绪在的,就更是看的半懂不懂了,到是下面天乙做下的安排,冷悠然看明白了,也正是因为这一系列的安排,让冷悠然从头到脚都凉了个透。

    待得玉简里的内容被她来来回回看了几遍之后,整个明和堂内已经弥漫起了丝丝缕缕裹挟着雷源气息的电流。

    “悠然——”即便顾思琪已经晋升为大罗金仙,可此时被这满屋子乱窜的恐怖电流围绕着,还是忍不住心下乱颤,虽然他并不知道那玉简内的内容,却本能的有些坐立不安了起来。

    冷悠然闻声放下玉简,再抬眼望向对面二人的时候,眼中却是再也没有了温度可言,只是淡声问道:“所以,你们二位到底是干嘛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