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0章 吵起来了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呵,错了?那你到是说说你错哪了?”和通皮笑肉不笑的看着跪在面前的冷悠然。

    冷悠然听着和通有此一问,就觉得头皮发麻,盖因活了两辈子的她,到了如今这把年纪,她依旧没能从这个“你错在哪了”的语言陷阱之中爬出来,这压根儿就不是认错态度是否良好的事儿,跟改不改,要不要改正错误更没半块儿仙石的关系。

    这个问题几乎每次被摆在冷大小姐面前的时候,无一例外的在昭示着,她即将会被喷上一脸的口水。

    不管是面对上辈子的爹妈,还是这辈子的一众长辈,“你错在哪了”这个问题,冷悠然自觉就没答对过。

    既然已经没有好好说话的可能了,冷悠然也不打算装鹌鹑了,本来,除了那舆论上的“欺师灭祖”的名头,她就没觉得在当时那种情况下捆了和通,有什么不对,虽然跪着是必须的,但背脊却被她给挺直了,头也抬了起来,一双眼眸定定的望向了和通,开口说道:

    “承认错误,只是因为弟子的做法让师公损了颜面。但绑了您的事情,再重来几回,在当时那种情况之下,弟子依旧还会那么做。就说您那会儿要是非要雷阵石,难道我们还能看着您豁出性命去不成?绑了您也是弟子实在没辙了。至于丹尊前辈给您喂药这事儿,我也没想到……”

    冷悠然前面说的很是理直气壮,后面坑阳炎的话,虽然声音很小,但却保证了吐字清晰,让和通听清楚了每一个字儿。

    看着一脸“我不捆了您,您就会去作死,还很可能拖着我们大家一起作死”表情的冷悠然,和通本来准备好的词儿,几乎全被堵在了嗓子眼儿里,老脸都涨红了,抖着手,指着冷悠然,你了半天,愣是没多说出一个字儿来。

    眼看着老头儿被自己揭了老底,气的不善,冷悠然也明白见好就收,麻利的弯下了腰去,对着和通拜了下去,“还请师公责罚。”

    “你比老夫还有理,还请老夫责罚个P?!我看我要请你冷仙子责罚才是!”和通吼道。

    冷悠然闻言,再想到当时那九死一生的场面,也来了火气,直接一跃而起,半真半假的红了眼圈儿,带着三分委屈,七分倔强,梗着脖子言道:

    “您这不是不讲道理嘛?弟子拼着命,血都差点儿流干了,才抢了块儿您心心念念的雷阵石出来,就是为了让您吼我,让您埋怨我的?

    要是没您,我管他司徒家去死!丹尊前辈好好的掌家老祖不做,弟子供奉不享,陪着您跑那绝地里遛弯儿去了不成?!

    合着事情办成了,司徒家没事了,您就来找后账了?您再大点儿声,让这一城主府的人都听听,有您这样欺负自家徒孙的没有?

    唔……真是没有好人活的路了……”

    眼瞅着小徒孙,从炸毛到蹲地上捂着嘴抽噎,和通一张老脸也有些讪讪。

    当时他自己什么情况,他自己也不是亦无所觉的,真较真儿起来,不过是他因为执念差点儿迷了进去,又被冷悠然和丹辛宇两个晚辈给联手捆了还被喂了药。

    那么危险的事情,就任由两个小辈冒死给办了,他老人家除了裹乱,竟是一点儿忙没帮上,里子面子算是都丢光了,自觉若是不教训教训这俩货,他老人家无论是从心里上,还是面子上都过不去罢了。

    可偏偏冷悠然和丹辛宇两个一发现他老人家醒了,还“闹脾气”了,就都溜得飞快,只留了两只仙兽,应付事儿,最后在他老人家带着些许自责的发脾气,想要问一问冷悠然和丹辛宇如何的时候,就连那两只仙兽也有样学样的跑没影儿了。

    说起来,和通仙尊也很委屈,难道他看到那雷阵石上属于冷悠然的血手印,他心里就好过么?

    “哭!哭!哭!里子面子都没了的是老夫我!我还没哭,你哭个什么劲儿?”和通本来是想哄哄冷悠然的,可一开口,这话就不知道怎么变了味道。

    “受了委屈,还不兴我自己哭一哭自己了?有您这样的么?是丢面子重要,还是丢命重要?”

    冷悠然又腾的一下站了起来,眼泪却是流的更凶了,若说最开始她是半真半假的红了眼圈儿话,打算压一压和通这老头“无理取闹”的气焰,此时也是真委屈了,当时在奔雷峰上,那一个搞不好就是个死!

    谁活的好好的愿意暴尸荒野啊!投胎是个技术活儿,真死了再落那鬼王手上,祂会不会给她穿小鞋?就算不会,再投回胎,她这两千多年就白修炼了不说,还得重新白手起家!那会儿她男人还没吃到嘴呢!要是真死了,那才叫一个有怨都没处诉呢!

    万俟静初就是这会儿匆匆从外面走了进来的,他本来是接到闫明禀报,说这边吵起来了,怕和通搂不住火,冷悠然吃亏,这进来一看,好么,他家刚刚还一脸春光灿烂的小媳妇,这不过转眼的功夫就哭成了个泪人儿,这还得了?

    他便一个闪身就挡在了冷悠然的身前,把她护在了身后,师公也不叫了,直接瞪着和通质问道:

    “仙尊这是做什么?”

    “你起开!”

    “没你事儿!”

    冷悠然和和通几乎同时开口,话落,不光是出来保护媳妇的万俟静初懵了,就连和通和冷悠然两人的面上,也同时闪现出了一抹尴尬之色。

    至于打了小报告儿,跟着自家府主而来,却没敢近距离围观,只敢扒着门框,探出个脑袋看热闹的闫明,则是猛的收回了探出去的脑袋,摩挲了一下自己噗通乱跳的小心肝儿,直接溜了。

    嗯,最近城门的守卫有些松懈,他应该下去巡视一圈儿了。

    屋内的三人一时间陷入了一种迷之尴尬的古怪气氛之中,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还是冷悠然抹了把脸,轻咳了一声,涎着脸,拉了拉万俟静初的衣袖,说道:“我没事儿,师公就是,就是担心我,说了我两句,你别多想。”

    万俟静初虽然被和通和冷悠然这祖孙俩弄的有些哭笑不得,却还是在听闻冷悠然的话后,很是负责的带着几许征询之意,望向了和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