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9章 师公,弟子错了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咦,那不是夫人的仙兽么?”景胜与冷悠然算是接触的最多的,此时看着一脸黑沉的金麒,不禁愣了一下,周身那蓄势待发的气势,也泄去了很多。

    “你确定那是夫人的仙兽?我看着,这怎么好像是来打架的。”闫明蹙眉望着金麒,到是防备不减。

    “确定啊!这货可比那金灿厉害多了,基本是夫人说啥是啥,唉,你说,是不是咱们府主哪里得罪夫人了?”景胜用胳膊肘捣了捣闫明,带着几分神经质的问道。

    “别……”胡说二字还没来得及吐出口,闫明和景胜二人的背脊就是一僵。

    待得二人咔吧咔吧的转过头去,便见万俟静初带着金灿正站在他们二人身后。

    “那麒麟比我厉害?”金灿笑得不怀好意的挑了挑眉。

    “本府主得罪夫人了?”万俟静初阴恻恻的眯起了双眼。

    就在景胜惊惶的想要找些什么词儿,把这事搪塞过去的时候,立于半空之中,被城主府众人重重包围着的金麒,却是一个闪身,出现在万俟静初头顶之上,眨眼化作了一只巨大的麒麟,二话不说,低头叼住了万俟静初头顶的发髻,转身就跑。

    我屮艸芔茻……

    城主府众人一时间都被金麒这突如其来的动作给弄傻了,就连被叼着发髻,已经出现在半空的万俟静初,也不由得有些懵,心中却是在寻思着,难道他最近真做了什么得罪他家小丫头的事情被金灿给告发了?

    待得城主府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家城主和那麒麟,已经只剩下一个小亮点儿了。

    “追么?”景胜吞了吞口水,与所有的守卫一般,齐刷刷的望向了闫明。

    闫明也犹豫啊!以他家府主完全不反抗的表现来看,很明显那金麒麟便是府主夫人的契约兽。

    不追吧,那么个九阶仙兽再加上他们家夫人,他怕他家府主应付不来,要吃亏。

    可追,要万一是两口子吵架呢?

    他们就是万俟静初的得力下属,可也不好掺和到府主的家事中去吧?

    在经过了一番深刻的思想斗争之后,最终闫明对于万俟静初安危的担心,占据了大头,毕竟他们夫人又是九阶仙兽,又是彪悍师公什么的,底牌太多,而他家府主嘛,就只有他们了。

    “我们两个坠远一点儿,跟过去看看吧!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至于其他人,还是先散了吧!若有事情,等我信号,再赶过去也不晚。”闫明一脸纠结的发了话。

    冷悠然闭关的山洞之中,当万俟静初被金麒直接丢入洞中的时候,冷悠然是彻底傻眼了,不明白金麒忽然把万俟静初弄来干嘛,是她自己消化不了元阳,万俟静初又能帮什么忙呢?

    万俟静初则是一个旋身站稳了身形,最初也是不解的,虽然他对于冷悠然的思念与日俱增,但这并不代表,冷悠然出关,他却被金麒抓来这事,他感觉不到不对劲。

    再细看冷悠然那染着不正常红晕的面色,万俟静初不由得一怔,迈步上前,抬手扶上了冷悠然的面颊,带着几分带有的问道:“可是修炼出了岔子?”

    清凉的肌肤相触,让冷悠然主动往上贴了贴,金麒见状满意的点了点头,而后,丢下了一句,“照顾好主人!”便转身走出了山洞,还不忘催动了断龙石的禁制,让那巨大的石头,再一次轰然落下。

    随着巨石砸落地面的轰响,冷悠然莫名的便与金麒的脑回路接洽了,在这一瞬间,本就潮红的面颊,瞬间涨的能滴出血来。

    虽然面前这个男人已经被她吃干抹净,可被自己的契约兽拉皮条什么的,还是让冷悠然接受无能!

    这真是夭寿了!

    而一路追赶过来的景胜和闫明,却是压根儿没见到他们家府主和夫人,只得在断龙石前,金麒冰冷的注视下,徘徊了两圈儿,就很没骨气的败走了。

    自此,万俟府主半夜被夫人的仙兽掳走,就此一去不回,彻底成为了赤山城城主府高层中的一个不解之谜。

    两年后。

    在经过某一夜,断龙石莫名开启又再次封死之后,冷悠然终于带着一身金仙五重的威势,牵着明显有些嘬腮的万俟静初,出关了。

    重新回到城主府,看看光鲜亮丽,粉面含春的城主夫人,再看看明显有些萎靡,竟然还有些消瘦了的府主,城主府众人,有志一同的奉上了一抹暧昧的笑容,而后,带着满腹的八卦,轰然散去。

    “你觉不觉得他们的眼神有些奇怪?”冷悠然这两年,被滋润的很好,身材越发玲珑有致,就连肌肤,都散发着荧荧珠光,白里透红的。

    “你看看我,再看看你自己,你说他们会想到什么?”万俟静初苦哈哈的抹了一把脸说道。

    冷悠然挑了挑眉,抬手戳了戳万俟静初的腮帮,很是中肯的评价道:“确实得补补了。”

    收到消息跑回来的和通,才一踏出虚空,就听到自家徒孙这么一句话,不由得着重打量了万俟静初几眼,并且蹙了蹙眉,在路过万俟静初身侧的时候言道:“年轻人,不要糟蹋了身体。”

    眼看着和通大步流星的走到了主位之上转身坐下,冷悠然不禁下意识的往万俟静初身后躲了躲。

    “现在知道害怕了!”和通沉着脸,注意到冷悠然的小动作,不由得低喝了一声。

    冷悠然被喝的颤了颤,带着求助的目光,望向了万俟静初。

    “别担心,有什么火气,这些年在魔族三域,师公他老人家也发泄的差不多了,那个,我去寻几本功法翻一翻,你们聊哈!”万俟静初勾起唇角,给冷悠然传完音,又对着和通拜了拜,便潇洒的转身而去了。

    经过当年被金麒半夜抓了万俟静初去“灭火”一事,再加上这两年万俟静初在她的“迫害”下日以继夜的耕耘不戳,彻底消化了元阳,冷悠然的脸皮早就厚到了一定程度,也深知,那功法的重要性,虽则如此,可她的脸还是红了。

    不是羞的,是气的。

    眼见着万俟静初一点儿都不担心她的跑路了,冷悠然也只得乖乖走到了和通的面前,噗通一下跪了下来,垂着头,言道:“师公,弟子错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