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6章 择日不如撞日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身后大门紧闭的书房内,传来了一阵乒乒乓乓的声响,景胜一脸纠结的注视着紧闭的房门,抬起手,放下,再抬起手,再放下,最终挠了挠头,一脸纠结的面对着书房的大门蹲在了房门口。

    就在景胜再一次抬起手来,想要把门推出一条缝隙,往里偷窥,他家府主和府主夫人是不是打架了的时候,闫明自外面走了进来,还边走边问道:

    “府主可在?”

    景胜已经伸到半路的手,飞快的收了回来,满脸怨念的转过头去,对着闫明冷哼了一声。

    看着景胜这幅挫样儿,闫明嘴角微抽,不用想他都知道,这货估计是不知道又怎么招惹到府主了,便也没大在意他,直接绕过了景胜,抬手敲门。

    “叩叩叩——”

    “……”

    “叩叩叩——”

    “……”

    “府主不在?”闫明有些诧异,城主府中的防卫是他负责的,可他也没听说府主出去了啊!

    “在。”景胜斜睨了一眼闫明,闷闷的说道。

    “叩叩叩——”

    闫明蹙了蹙眉,又敲了敲门,却依旧没得到任何回应,这就有些不正常了,虽然万俟静初也是需要修炼的,可已经很久没有闭死关了,即便是修炼也会保留一份清明的。

    此时竟然全无回应,这就有问题了,意识到事情不对的闫明,就在景胜带着几分隐含着期许的目光之下,把自己的神识,直接照着书房探了过去。

    “看到什么了……”景胜一乐,站起身来,搓着手,弓着背凑近了闫明,端的是一脸贱兮兮的表情问道。

    根据长期在自家府主底线边缘,疯狂游走的经验,他是没胆子再去撸万俟静初的老虎须子了,可这并不代表闫明这个不知情的,且负责着城主府,乃至整个赤山城防卫的,在得知万俟静初情况有异的时候,会不去探究对不对?

    只是,事情似乎总跟景胜的期许背道而驰,他的话音还没落下,闫明的神识就被自书房内给弹了回来,紧接一道流光破窗而出,直接没入了景胜的身体之中。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闫明轻咳一声,带着些许同情的扫了一眼,被以一种极其猥琐的姿态定在了原地的景胜,摇头轻叹了一声,老老实实的回去干活去了。

    书房的大门,一关就是半个月,景胜也就在门口被定了半个月。

    书房内是春光无限好,书房外,却是的艳阳却是催人老。

    当书房的大门再次被敞开,万俟静初一脸春风得意的拖着步伐有些怪异的冷悠然走出来,在路过景胜身侧时候,还不忘帮他解了禁,并且用一种景胜从未听到过的温和语气,言道:“去把窗子修好。”

    在看到景胜眼中,那几乎算得上是生无可恋的幽光一闪而过的时候,冷悠然俏脸微红,嗔了万俟静初一眼,暗怪他在某些事情的时候,还在门口放了这么个碍事的摆设,让她这半个月心里一直有些怪怪的。

    万俟静初却是咧嘴一笑,凑到了冷悠然的耳边,低声说道:“我的法术你还信不过么?外面什么都听不见!”

    这下,冷悠然的脸色可不是微红了,而是直接爆红,抬手照着万俟静初腰间就狠拧了一把。

    万俟静初倒抽了一口凉气,深觉自家小丫头这体魄强度上去了,竟然也是足够让他悲喜交加的了。

    直到两人在一种谁也插不进去的,暧昧氛围中,相携而去,景胜才哭丧着脸,在一连串骨节的咔吧声之后,挺直了背脊,认命的走到了破损的窗前。

    却在发现书房内许多东西都换了地方,甚至书桌上的很多东西都被换成了新的之后,又不怕死的摸了进去,这看看,那摸摸,时不时的还要抽一抽鼻子。

    虽然最终他也没发现更多值得探究的线索,可当他重新关上书房的大门退出来的时候,那一张一半白皙,一半被艳阳照的黑红黑红的脸上,仍旧慢慢的又染上了一丝猥琐的笑容,露出了半口亮的晃眼的白牙来。

    这段时间,万俟静初走路都带着柔和的春风,面上更是盛满了堪称让城主府众人惊悚的暖意。

    已经入住了城主府起居正院中的冷悠然,每次看到万俟静初这幅模样的时候,都有一种不忍直视的感觉,忽然好怀念曾经那个不苟言笑的万俟静初有木有?

    “结侣仪式,我已经吩咐人安排下去了。”万俟静初揽着冷悠然,乐呵呵的说道。

    “我爹娘还在丹家疗伤,哥哥也没有痊愈,还有外公他们,呃……我师公那边的事情也还没解决……”冷悠然垂头扣手,虽然仙人们并不讲究一定要搞个轰轰烈烈的仪式神马的,青山绿水天地为证的大有人在。

    可她和万俟静初现今在仙界的地位都有了一定的攀升,两人手中的势力虽然还到不了在仙界平趟的地步,却也算是举足轻重的人物了,他们两个的结合已经不单单是两个仙人的结合了,还意味着两个势力的联合。

    搞个仪式的必要性还是有的,再有一点,便是冷悠然始终希望她和万俟静初的结合,能够得到亲人们的祝福。

    “虽然我很急,但是要准备仪式上要用的东西,要广邀亲朋,还是很需要一些时间的。就算你肯匆匆跟了我,我也是不肯的。更何况咱们还得先闭个关,有些好处,不能浪费了你说是不是?”万俟静初有些好笑的捏了捏冷悠然的小脸儿。

    冷悠然自然明白万俟静初口中的好处所指的是什么,不禁面皮有些发烧,拍掉了这越发没脸没皮的人在她脸上作怪的手。

    说起这结侣仪式,其实冷悠然自己都觉得她自己特别的龟毛,恨不得每天都有个新想法,有时候,她自己都烦了自己,要忍不住自问是有多恨嫁,偏偏万俟静初这么个大男人端的是好脾气,尽可能的满足着她的各种想法和要求。

    “那择日不如撞日,我今天就开始闭关吧!你呢?”冷悠然抓住某只狼爪,一个旋身,脱离了万俟静初的怀抱,有些不舍的望着他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