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5章 发糖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一路直行,二人没用多久便走出了奔雷峰雷云的覆盖范围,重新踩上了松软的土地,暖融融的阳光照射在身上,不光是阳炎通体舒泰的伸展了一番臂膀,就连可惜着身后那雷灵气密集之处的冷悠然,都不由得在这一刻,对这阔别多日的暖阳,生出了一种向往来。

    “师公醒了。”忽然享受着暖阳照射的冷悠然一个激灵,目露哀求的望向了阳炎,别看她当时说什么等安全离开之后再给和通请罪,那是当时她还不知道是不是能活着离开,洒下的豪言壮语。

    此时真正脱险了,冷悠然却是心虚的厉害。

    “你当时捆他的时候,怎么不曾怕过?”阳炎看着冷悠然那可怜兮兮的样子,撇了撇嘴。

    “那丹药可是您给师公塞进嘴里的。”冷悠然捏着腰间不停颤动着的玉佩,好心提醒道。

    阳炎本来还带着几分看热闹的表情,忽然出现了一丝龟裂,看看冷悠然,又看了看她腰间的那枚承载着空间,此时就算被她这个主人捏着,却仍旧颤动不止的玉佩,吞了吞口水。

    “前辈,您到是说句话啊!”冷悠然想到和通平日里那份闹腾劲儿,大力扯住阳炎的袍袖,催促道。

    “放手!你容我想想……”阳炎一手扶额,甩了甩袍袖。

    冷悠然乖乖松手,巴巴的看着阳炎,可下一刻,阳炎的背后的空间,却是忽然裂开了一条缝隙,他一个闪身便钻入了那缝隙之中。

    “跟仙尊前辈说,我这次伤重,回去闭关了——”

    冷悠然眼看着那空间裂缝,以一种她从未见识过的速度,迅速闭合消失无踪,捏着手上不停颤动着的芸芸空间的她彻底傻在了原地。

    “咦?丹尊呢?”不知过了多久,金灿的声音忽然在冷悠然的背后响了起来。

    冷悠然慢慢的转动脖颈,在看到耩耨还在的时候,虽然整个人依旧蔫哒哒的,但眸中却是有了些许亮色,向着一脸不解的金麒伸了伸手。

    直到金麒默默的走近冷悠然,那坚实的臂膀入手,冷悠然也不管另外两兽怎么看了,用脑袋向着金麒的肩膀狠撞了几下之后,才站直重新站好,恢复如常的理了理有些散乱的发丝。

    而后便把那枚疑似雷阵石的散发着微光的大石头,取了出来,郑重的交到了金灿的手上,又把芸芸空间自腰间拽了下来,放在了一脸茫然的耩耨手中。

    最后,目光在金麒和金灿二兽之间游离了片刻,清了清喉咙,开口说道:“金灿,你要照顾好耩耨,记得帮我去公冶家取回碧玺簪。”

    话落冷悠然的手上,便出现了一张瞬移卷轴,下一刻金麒被她重新收回了契约空间的同时,冷悠然的身影也消失在了原地。

    随着冷悠然的消失,化作灰烬的瞬移卷轴飘散开来,耩耨手中的芸芸空间光华一闪,手拎着捆仙锁的和通,就一脸暴怒的出现在了已经懵掉了的金灿,和仍旧表现的很是迷茫的耩耨的面前。

    “你们两个的主人呢?!”和通把捆仙锁狠狠的往地上一摔,怒瞪着金灿和耩耨问道。

    “那个,小然然让我交给您的。”金灿猛吞了一口口水,看看和通,又看了看手中的那块大石头。

    若是他现在还没发现,自己被主人给卖了,他也就白活了,可面对着一头乱发的,明显游走于暴怒边缘的和通,金灿还是下意识的把那块大石头捧到了和通的面前。

    就在和通接过内里蕴含着一种奇妙脉动的雷阵石的瞬间,金灿二话不说,一把抢过还傻傻站在原地的耩耨手中的芸芸空间,拖着耩耨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等和通从得到了雷阵石的惊喜中回过神来的时候,面前除了泾渭分明的焦土和碧草,哪里还有其他?

    “好好好,你们两个小兔崽子给老夫等着!!!”

    赤山城,城主府,万俟静初的书房之中。

    “阿嚏——”冷悠然还没从自己居然出现在了万俟静初的书案上这一诡异情况中回神,便对着万俟静初同样有些回不过神来的俊脸,打了个惊天动地的喷嚏。

    “府主——”站在门外,听到异响的景胜一把推开了书房的大门。

    “滚!”被惊醒的万俟静初微微侧身,无波的眼眸扫一眼在看清房内情形之后,便一脸菜色,很是有些心虚的景胜,淡定开口。

    房门被景胜嘭的一声,大力合上,万俟静初才站起身来,上上下下扫了稍显狼狈的冷悠然一遍,捧着她的小脸儿,在她唇上轻啄了一口,说道:

    “真想你!你这是怎么了?”

    “呃……我也想你!”冷悠然先是勾了勾唇角,随即却很快苦了脸,揉着鼻子,巴巴的望着万俟静初,问道,“我若说,这会儿师公只怕正恨不得暴揍我一顿的话,你会不会收留我?”

    “你惹他老人家生气了?”万俟静初挑了挑眉,把冷悠然抱下书桌,安放在自己的大腿上,让她与自己面对面坐好。

    “我把他老人家给捆了……”冷悠然用额头抵上万俟静初的额头,鼻间嗅着那让她安心的属于万俟静初特有的味道,把奔雷峰之行,如此这般这般如此的,省略掉了部分生死攸关的内容讲述了一遍。

    在感觉到万俟静初周身那仍旧汹涌而出,且愈加彪悍的威势的瞬间,冷悠然乖觉的用嘴,贴上了对方紧抿的薄唇,唇瓣相抵,低声呢喃道:“万俟静初,我们结侣好不好?”

    万俟静初那周身喷薄而出的怒气,就这么被冷悠然一句突兀的话,给卡在了那里,上不去,也下不来,过了半饷,才用微哑的声音,咬牙切齿的问道:“你这一次差点儿就回不来了,你知不知道?”

    “我知道,我知道,所以这不是一脱险,我就第一个来见你了么!好想你呢!”冷悠然擦着万俟静初的脸颊,在他耳边撒娇道。

    思念了不知道多少个日日夜夜的气息,把万俟静初彻底包围,心下虽然因着和通和阳炎居然把冷悠然拐去了奔雷峰那种绝地,而这傻丫头居然还就那么傻兮兮的跟着去了,一时间翻腾的厉害,可感觉到那在自己颈项间一拱一拱的丫头,万俟静初的思绪就彻底乱了套。

    察觉到那在她的撩拨下,抱着她的双臂箍的越来越紧,周围的温度似乎也攀升了许多,还有那抵着自己的某处,冷悠然再想想那在奔雷峰上接连遭遇的凶险,这一次再也没有了推拒,任由万俟静初抱着她猛的起身,扫落了书案上的所有,把她压住,落下了那密集的,带着点点惩罚,点点恐惧,却包含着满满怜惜的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