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5章 家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阳炎看着面前这情况,也是呆了呆,他完全没想到,到了这般地步的宁香,竟然还保持着一分清明,可他却更不敢靠近了,生怕自己身上的陌生气息,彻底激发起那魃的凶性,把这最后的一点点清明冲散。

    可眼看着冷悠然与那魃双手交握,他又不可能视而不见,一双手松了握,握了松,在片刻的沉吟之后,终于开口道:

    “冷悠然,你若还对她存着一丝情谊,就听她的,杀了她!”

    冷悠然闻声,心下狠狠一颤,握着宁香的手,更是抖得厉害,她知道,这样的宁香即便活着也是在受罪,终有一日,这仅存的一点理智也会被弑杀的本能所吞噬,可她是宁香啊!

    是那个,会在她历练归来,做上满满一大桌子菜,就因为她一句夸赞,就会笑得开怀的宁香。

    是那个,在她不在洞府之中,却扔会把整个洞府规整的一尘不染,等她回来的宁香啊!

    “吼——师姐——求你——”宁天想要杀掉冷悠然的执念越来越深,宁香越发剧烈的挣扎着,嘶吼着,祈求着……

    就在宁香眼中的白雾眼看着就要彻底被血雾取代的瞬间,冷悠然的双目猛的一闭,任由两行清泪滑下,自那握住宁香的手掌之上,终于亮起了一抹灼白耀蓝的真火雷炎,雷源的气息在这一瞬间喷涌而出,眨眼间自宁香的手臂攀爬而上,飞快的包裹住那蜷缩的人影。

    “姐——”

    “吼——”

    被真火雷炎吞噬的宁香,疯狂的嘶吼了起来,那强悍的身体,更是撞毁了,引燃了大片的结香树,属于结香树的香气,混杂着宁香周身那特有的古怪味道,瞬间飘散了开来。

    阳炎借机一个闪身,把跌坐在原地的冷悠然拉着退离了那片火海,又在那真火雷炎之上,补上了一枚由他的神火所凝聚的火球。

    这才转过身去,望向了盯着那片火海,满脸泪痕的冷悠然,叹了口气,阳炎虽然知道,此时此刻不应该再让冷悠然在这里多做停留,残忍的让她亲眼去目睹曾经在乎的人在火中的挣扎。

    可他却又不敢在那魃彻底被化作灰烬之前,有半分的疏忽,只能架住冷悠然,尽可能的把全部的心神,都扑在了那在火光中,不停嘶吼挣扎扭曲的残影上。

    魃的身体是强悍的,即便冷悠然在自己的真火之中加持了雷源,又有阳炎追加了一枚神火凝聚的火球,这一把大大火,还是燃烧了整整五日之久。

    就在那火中宁香的身影渐渐衰弱下去的时候,她却凭着自己的最后一丝残余的力量,忽然暴起,越过了精神紧绷,如临大敌的阳炎与冷悠然二人,那白蓝色的火球,却是直扑宁天而去。

    在一声属于宁天的,夹杂着不甘愤怒,以及绝望的嘶吼过后,一切终于归于平静。

    没有了力量支撑的魃,很快被化作了点点灰烬,与那个曾经她割舍不下的小小男童,一起彻彻底底的消失在了这天地之间。

    尽管从火起,到火灭,整整用去了五天,在最初的伤心过后,冷悠然也一直在帮着阳炎控制着火势,不至于让这大火,蔓延出去,可当最后一丝火光灭去,冷悠然的身形还晃了晃。

    阳炎见状到是没再说些什么刺激冷悠然的话,而是直接带着她回去了冷寒的洞府,又与冷寒把宁香的事情简略的说了一说,最后又想了想,直奔那被他毁去了多日的飘渺峰而去。

    冷悠然再次恍惚回神的时候,外面已经飘落了倾盆大雨,而落在冷寒的洞府中却是变成了大颗大颗的冰雹。

    她抬步走到门边,抬手招来了一颗冰凉,却滚圆剔透的雹子,随意的丢入了口中。

    雹子入口,弥散出淡淡的土腥气,让她蹙了蹙眉,却是任由那一颗小小的,现今却看起来分外来之不易的冰珠,在口中一点点的融化着。

    “悠然。”冷寒难得离开了欧晴儿的身侧,推开了门,看着站在廊檐下,盯着昏沉天空出神的女儿,开口轻唤道。

    冷悠然闻声转过头去,咧了咧嘴,还没出声,眼泪却先留了下来,而后便一个闪身,出现在了冷寒的身侧,如同幼时一般,扑入了他的怀中,哽咽着低喃道:

    “爹,宁香死了,是我,是我亲手杀了她!若是当年我不多事,把小天带入内门,给了他无限的可能,是不是他们姐弟两个都能平平凡凡的一直在外门的那个小村子里生活,经历最寻常的生老病死,然后重新转世为人?”

    冷悠然虽然知道,这一刻,再多的如果,也换不回那个爽利的女子,和那个天真的孩子,可她的心还是好难受。

    修炼多年,在她手中结束的生命何止万千,可这却是她第一次,结束了一个她曾经,或许是现在,仍旧在乎着的生命。

    “傻孩子,你没有错。以宁天的资质,就算当年把他带入内门的不是你,他也终有一天,会被其他人发现。归根究底,还是他的不甘,他的贪婪,把他自己和宁香那孩子逼上了绝路。

    爹知道,这些不用我多说,其实你也都明白,你难过的,你在乎的其实是宁香那孩子最终变成了那样,还断送在你的手中,我知,你是想你在乎的,认识的人,每一个人都能得到一个好的结果,可是啊,这世间的事情,却总是这般不随人愿。

    丫头,你这是在家里,他人如何,我管不了,可你既然在爹爹的身边,就用不着那些隐忍和坚强,你若是想哭,就哭吧!痛痛快快的哭一场……”

    在冷寒的话落之后,冷悠然终于扑在他的怀中呜咽出声,冷寒揽着冷悠然的不停颤动的肩膀轻轻拍着,也是时至今日,他才发现,其实,这儿女两个中,冷悠然的脾气才是最像欧晴儿的。

    时不时总会有着那么点儿小小的矫情和天真,却又不失善良,只不过比起欧晴儿一直被众人呵护娇宠着长大,这个女儿又因为他们夫妻二人的疏忽,多了一份坚强和自持。

    待得冷悠然哭够了,不好意思的抬起头来,才对上冷寒那双含笑的眼睛。

    “爹,你笑我……”释放了心中的压抑,面对自己老爹,冷悠然也找回了些许当年小女孩儿的娇态。

    “嗯,笑的就是你。”冷寒看着脸红的闺女,面上的笑容又扩大了几分,认真的点了点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