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4章 魃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难道你就没发现,咱们在这飘渺宗呆了这么久,这里又正直盛夏,可却一滴雨都没有下过么?”阳炎一边清理着手上的油渍,一边说道。

    “雨?”冷悠然转头看了看外面碧蓝的没有一丝云朵的天空,终于后知后觉的发现,这里不是仙界,在这整个夏季,自她回到飘渺宗之后,真的是没有见到过半点雨滴。

    “您是说……宁香她,她成了魃?”冷悠然在说出这话的时候,只觉得自己的声音都不再是自己的了,想到那个曾经照顾着她衣食住行,无一处不妥当的,虽谈不上温婉,却大方爽利的女子,连手都颤抖了起来。

    当年风云大陆是因着那本邪书的关系,闹过一回僵尸,可那些僵尸,虽然危害不小,至今据说仍旧没有被全部清理干净,在一些险地之中,还会偶尔被修士撞倒,却也只是没有思维的僵尸罢了。

    可魃,这种尸王一样的,会生出灵智,还有可能更进一步飞升上界的存在,却从来没有出现过。

    不光是那些至今还存在的僵尸,已经不知道替换了多少代,更是因为魃这个东西的出现,天时地利人和,一样都少不了,其中巧合的因素太多,想要全都聚集在一只僵尸身上,那样的概率实在是太低太低了。

    但偏偏,这种几乎堪称各种巧合叠加之下的产物,竟是落在了宁香的身上,冷悠然的手抖的越发剧烈,不光是因为宁香成了这么一个怪物,让她很难接受,更是被气的。

    只因她清楚,成为了魃的宁香,最终的结果只有两种。

    要么一路修炼成犼,飞升仙界,然后被龙族视作大敌,倾巢而出所灭杀。

    要么就是在这宗门之中,由她和阳炎二人联手铲除。

    想到那个女子再也没有了转世投胎的可能,冷悠然虽然经过这些年的修炼,对这世间之事看淡了很多,可心下还是难免泛起了一丝隐隐的抽疼。

    “就在你们处理那些小家族的时候,我已经在周围转悠过了,据说这千里之内,在这几年中都不曾落下过一滴的雨,飘下过一片雪花,要不是你们这飘渺宗的山脉之下,有着几条大型的灵脉支撑,这里只怕早就化作一片赤地了。

    不得不说,那叫宁天的小子,到是让我刮目相看了,这造就一个魃的本事与机缘,可不是惯常的修士能有的。”

    想到那被困在阵法之中,狰狞异常的魃,阳炎虽然不至于像冷悠然一样气愤,心间却也有些复杂,特别是想到那就连他都只听过其名,没见过的魃的时候,他都不知道自己这一次来寻访故人曾经生活过的地方的举动,到底是幸,还是不幸了。

    “我杀了那混蛋,那是他的亲姐姐啊!他怎么敢——”冷悠然咬牙切齿的站了起来,一个闪身就消失在了原地。

    看着消失而去的冷悠然,阳炎的面色就是一变,不敢耽搁分毫,紧跟冷悠然而去,那个宁天就是再该死,现在也不能出事。

    只因为是那宁天造就了那只魃,他们之间又有着血缘的牵绊,不管如何,也不能在那魃被灭杀之前,让那小子出事,否则那魃一旦失控暴起,万一一个不慎让它逃脱出去危及到了凡间,那他和冷悠然谁也逃不过天道的惩戒。

    到了那时,可就不是几道雷劈能了解的了,而是二人自此之后的命数都会因着那魃的为祸人间,所产生的应是而改变。

    当阳炎追上冷悠然的时候,冷悠然已经站在了那片结香树林中的阵法之前,满目悲痛的与那只面容铁青,獠牙外露的魃对视着。

    而宁天虽然受到了重创,已经爬不起来,却万幸的,还死不了。

    见宁天还活着,阳炎才狠狠的松了一口气。

    “丫头,这事必须从长计议,你我虽然是仙,可在这下界受到的限制太多,而对上魃,你我肉身上的优势便也不存在了。”阳炎一边给重伤的宁天塞了丹药入口,一边封禁了他的部分修为,这才开口对冷悠然说道。

    冷悠然却是没有理会阳炎,而是小心的靠近了那被困在阵法中的魃,虽然此时的宁香已经面目全非,一双眼眸更是被一片朦胧的白雾所取代,可冷悠然却发现,她看向自己的目光,竟然透过那诡异的白雾,依旧有着熟悉的温暖。

    “宁香,是你么?”冷悠然抖着唇,艰涩的开口问道。

    “丫头,那阵法困不住魃的!回来!”阳炎急了,可他的腿却被宁天抱住,虽然甩开宁天并不难,可他真的不能保证,此时重伤的宁天被他这一甩之下,是不是就会咽了气。

    “姐!杀了她!都是因为她,若不是她,我不会只是个狗屁长老,最后被人一脚踹入这该死的禁地之中,你也不会落得这般,都是她!是她害了咱们姐弟啊!杀了她!”宁天双目赤红,紧抱着阳炎的腿,望着被困在阵法之中的宁香歇斯底里的嘶吼着。

    宁天的嘶吼,让宁香那一片朦胧的眼中,蔓上了些许殷红,面容也狰狞的扭曲在了一起,裸露在外的身躯之上,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点点的被白色的绒毛覆盖,可她却仍旧执拗的望着冷悠然,似是挣扎,抵抗着什么一般。

    “师——姐——”

    金石交错般的声音,自宁香的口中迟缓且艰难的传出,很是难听刺耳,可在这一瞬,冷悠然却是落下了泪来,一边点头,一边哽咽的说道:“宁香,是我,是我……”

    “杀,杀了——我——”宁香的脸上也慢慢的有白毛出现,一头白发更是在那无风的阵法之中飘扬而起,整个人都蜷缩在了地面之上,可却仍旧执拗的望着冷悠然,努力的向她伸出了一只长着黑色尖利指甲的,枯干的手。

    “宁香,不……”冷悠然一掌劈碎了面前的阵法,不顾身后阳炎的高声阻拦,终于冲到了宁香的面前,一把握上了那散发着古怪香气的手掌,可入手的却再也不是她记忆中带着些许粗糙的温软,而是有如顽石般的冰冷和坚硬。

    这一瞬,她知道她应该照宁香所说,杀了她,可在这一刻,在意识到宁香还存在于这具躯体中的时候,她却是迟疑了。

    “求你——杀了我——”宁香眼中的血雾更胜,口中趟出了黑色的涎液,却仍旧奋力的抵抗着自己那弑杀的本能,执拗的,用那难听的声音一遍遍的重复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