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2章 暴遣天物(4K+大章)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我倒是无妨,毕竟人是你带上去的,你若是能安然度过了雷罚,他们便是仙界之人了。到时候你再登门寻我为他二人诊治,也属人之常情嘛!”阳炎笑呵呵的看着冷悠然。

    不说别的,就冲着这丫头,在这个关系亲生父母生命的时刻,还能想到他的安危,阳炎觉得,看在和通仙尊的面子上,忍了冷悠然在他面前蹦跶这许久,也算是值得了。

    看着笑眯眯的阳炎,再听他那话,此时不光是冷悠然,就连围在屋外的唐鑫业几人,嘴角都在抽搐。

    特别是唐鑫业几人,在听过阳炎那一番话后,忽然便对原本高高在上的仙界,生出了一抹十分复杂的感觉,似乎那让大家向往非常的上界,畏惧的上仙,在这一刻变得特别接地气了……

    “如此的话,那等我们回去仙界,一切就拜托丹尊前辈了。”知道不会牵连阳炎,冷悠然便放心了,抱拳对着他深深施了一礼。

    “好说好说……”阳炎摆摆手,转过身去,又围着神色复杂至极的冷寒两口子研究了起来。

    虽然冷悠然所要面临的风险真正如何,在场的众人并不能完全有所预期,但猜还是能猜到一些的,廖晓左右看了看一脸凝重的众人,叹了口气,走上前去,拉住了冷悠然的手说道:

    “悠然,若是这位上仙前辈有什么需要的,你尽管来杏林峰,别的不好说,但药材方面,我现在还是做得了主的。”

    “好,谢谢你!”冷悠然用力握了握廖晓的手,回头看了一眼正在询问着冷寒身体状况的阳炎,拉着她,走出了门外,这才传音道:“丹尊前辈,是仙界最顶尖的炼丹师,他们丹家更是在仙界屹立了不知多少万年,他这人脾气虽然怪了些,但却也是惜才之人,若是有机会,能得他几句指点,一定会让你在丹道上受益无穷。”

    廖晓闻言眸光闪了闪,对着冷悠然抿唇一笑,用力的点了点头,又宽慰了冷悠然几句,便走入了房中,凑到了阳炎和冷寒的身侧。

    阳炎扫了一眼凑过来的廖晓,又看了一眼在院中已经被众人围在中间的冷悠然,心知那丫头是让人来偷师了。

    虽然他并不准备明确的指点这凑过来的修士什么,但若是她足够有悟性,能在自己控制冷寒体内寒毒的时候,从中学到些什么,阳炎觉得,他到是也能高看这小修士几分。

    或许等她有朝一日能飞升之时,他还能跟冷悠然抢一抢人,也说不定。

    毕竟这仙界,再也没有比丹家对于一个炼丹师来说,诱惑更大的地方了。

    冷悠然并不知道阳炎因为自己的指点,对于廖晓飞升之后的事情这就开始盘算开了,她此时,正趁着阳炎细查冷寒夫妻二人情况的空挡,与唐鑫业几人,商量着宗门中的事情。

    “你是说,宁天鼓动冷师叔,甚至想让那位上仙出手得来蛟龙珠,并不是为了欧师叔而是是为了宁香?”乐秋霜蹙了蹙眉,要不是冷悠然提起,她都要忘记宁香这个冷悠然曾经的杂役弟子了。

    “我是又这样的猜测,但我对于宗门内现今的情况实在是不熟悉,你们可知现在宁香的情况如何?”冷悠然问道。

    “早些年,宁香我们到是常见,特别是你当年为了飞升,长期闭关四处历练的时候,为了当年换金丹那事,她在我们的衣食住行上,即便遭到我们的婉拒,也坚持会照顾我们一二,特别是对我姐的照顾比较多。只是后来,你也知道,在你飞升之前我们就开始四处游历了,到底是什么时候宁香便再没出现了,我们也记不得了。”花瑾思索着说道。

    “按金丹修士的寿命来说,在悠然飞升前后那几年,宁香就应该陨落了。”尹依依忽然说道。

    众人闻言却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特别是自当年那事之后,再没见过宁香的冷悠然,此时完全吃不准,宁香到底是否还活着。

    “你们也真是,宗门就这么大,不管她是不是还活着,既然宁天他执意要把那蛟龙珠弄回来,我们找找就是了,就算宁香还活着,总得靠些身来维系不是?想来宁天也不可能把她弄得太远。”廖鹏看着众人,摊了摊手说道。

    “也好,不过你们找起来小心些,按照丹尊前辈所说,和咱们的猜想来看,这宁香的生机早就应该已经断绝,若是她真的还因为某些原因活着,那你们得小心了。”冷悠然看着几人叮嘱道。

    “悠然姐,你放心,师兄师姐们就去处理那几家的事情,找宁香这事,就交给我好了。”廖鹏说道。

    “如此也好,反正咱们现在摆明了要处理那几家的事情,那几个蠢货已经被我派人丢进了思过崖,现在宗门高层空虚,廖鹏走动起来也方便,咱们还能帮他打掩护。只是悠然,你毕竟现在已经是上仙了,有些事情并不方便出手,虽然有你的震慑在,他们可能不敢大动,可你毕竟不能动手处理了他们。若是万一他们真的不管不顾了,怎么办?”

    唐鑫业有些发愁的问道,他们这几个,虽然能力有之,可毕竟不如宁天从立起来开始,便在处理宗门的事物,他们更多的是在修为上努力,而不是在这些杂物上。

    此时想起来,他其实还真挺佩服宁天的,就宗门这些千头万绪的杂物每天都会有一大堆,他到底是怎么做到权利和修为两手抓,却都没耽误的?不得不说,但从这一点出发,唐鑫业还是极为佩服宁天的。

    冷悠然闻听唐鑫业的顾虑,把她知道的目前宗门中的情况,飞速的在脑海之中理顺,而后说道:

    “若是他们真敢,你尽管让人去剿了,若遇到强手反抗,你也别硬抗,损伤了宗门中的弟子不值得,直接回来告知于我就是,虽然我在下界有着种种限制在,但废上几个人,我还是不怕的。

    更不要担心宗门的实力会因此受损,就如当年一样,放手清理就是。这风云大陆,至少现在,愿意投靠宗门的小家族和修士仍旧多的是,谁也不是不能取代的,有那几家腾出来的资源在,不出百年,便又会立起几个像样的家族了。

    还有萧师弟,你最好能在宗门有大动作之前,回去一趟萧家,能说服你家中现今的掌家之人带领萧家人参与进来最好,当初宗门也不会亏待他们,萧家在宗门损失的人手,宗门必会用仙丹仙器补偿萧家的损失,更有动荡平息下来之后,空出来的位子需要人填补。

    若是他们仍旧不愿,你也明白告诉他们,等我们自己把这次的事态平息下来之后,萧家别说旁支了,飘渺宗自此之后,再也不会与萧家有任何的关系,我们飘渺宗要的,从来不是这等只知明哲保身之辈。

    花瑾就去一趟木家,同样把这话说与他们。”

    萧意卿闻言和花瑾对视了一样,同时点了点头,只是比起花瑾的轻松来,萧意卿的心中却是沉甸甸的。

    “那宁天呢?”尹依依看着冷悠然问道。

    看着眸光清澈,却毫无温度可言的尹依依,冷悠然深吸了一口气,脑海中再次浮现出了当年那个瘦瘦小小的孩子,最终闭了闭眼睛说道:

    “他当年既然是我带进内门的,我自然会亲手处理了他,只是在那些他的羽翼还没有被剪除干净前,他还得活着。”

    眼看着冷悠然话落之后,尹依依还要再说些什么,唐鑫业却是直接喝了一声,“尹依依,你别说了!”

    “唐鑫业,我回来一次其实并不容易,等到我有能力随时能回来的时候,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依依她修炼的是无情道,对于有些事情上,她比咱们这些会被感情所阻碍的人,看的更清楚。别怪她。”冷悠然拉着唐鑫业摇了摇头。

    尹依依在冷悠然这番话语落下之后,到底是对她点了点头,不再说其他了。

    听到身后的动静,冷悠然回过头去,便见阳炎与廖晓讨论着一些医理,和灵植的事情走了出来,她才望向众人言道:“我再去与我爹说说话,你们今天就都好好休息休息,护宗大阵暂时就这样开着,等一切结束之后,我会把这大阵再重新调整一番,再离开。”

    话落冷悠然便重新向着冷寒走了过去,在与阳炎错身而过的瞬间,却是被阳炎一把拉住,只听他低声说道:“我知道你有木灵子,这东西不拘仙人还是修士,都能用,到了这会儿,小丫头是不是就不要藏着掖着了?”

    冷悠然闻言,顿住脚步,定定的看向了阳炎,几吸之后,才开口说道:“我身上确实有木灵子,却只有两枚了,其他的三枚都已经用在了器尊前辈身上,丹尊要是想要,便只能先欠着了,等我再有机缘寻来,再给您。”

    冷悠然确实是前前后后在公冶镧身上用了三枚木灵子,这会儿实话实说,到是也没有压力。

    “小丫头,到是大方的很,这木灵子你居然说送出去三枚就送出去三枚,还就让公冶镧那么服用了!你你你,你到底知不知道,那三枚木灵子到底能炼制出多少续命的丹药?简直暴遣天物!”

    说起那么好的东西,被公冶镧糟蹋了三枚,阳炎的脸都扭曲了。

    “可我师公说是直接服用的啊!还不让我告诉你知道。”冷悠然望天摊手,为了冷寒夫妻俩,被对方炸出来两颗木灵子就够了,好在还有个能压的住阳炎的人在她背后戳着,否则就看阳炎对着木灵子的狂热劲儿,冷悠然还真觉得小心肝都在发颤。

    至于手边仅剩的其他几枚木灵子,她是说什么也不能在让阳炎这货都给讹了去,那可是保命的东西呢!

    呃……说起木灵子,冷悠然想起了木灵,也想起了碧玺簪,让她颇有几分心虚的是,最近事情一多,她竟是把碧玺簪的事情给忘干净了。

    这事,嗯,必须掩饰好,据金灿说紫曦已经因为她把她忽略了的事情,准备找她算账了,那就坚决不能让木灵和息壤那两只也掺和进来,否则她这个当主人的以后就真的别想有消停日子过了。

    可冷悠然却是不知,碧玺簪早就在鬼王手下被抹去了器灵,此时已经退化成了一个残品神器空间,只待金灿与她讲明,她重新找些材料,请人修复过后,就可以恢复契约了。

    她这心虚的想法,虽然没有一丝不漏的全被木灵他们几个窥得,却也被那两只鬼精的小东西察觉到了一丝隐隐的苗头。

    为此,他们两个日后可是没少跟着紫曦一起蹦跶,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阳炎最终在气过冷悠然糟蹋了好东西之后,把冷悠然口中仅剩的那两枚木灵子全都要到了手,又若有所思的盯了冷悠然半饷,才由廖晓引领着,直奔杏林峰而去。

    冷悠然在等阳炎走后,毫无压力的迈进了冷寒的房间,她虽然觉得以阳炎的聪明,怕是猜到了些什么,可现今木灵还被困在碧玺簪中,只要见不到木灵,这事没有锤实,冷悠然自觉,还是不怕阳炎惦记的。

    而且这次与阳炎来到下界,她似乎发现,阳炎对她的态度,和缓了很多,竟是慢慢的能在他眼中看到一丝长辈看向晚辈的温和之色了,这一想法一冒出来,让冷悠然忍不住想起了那被阳炎管的死死的丹成方来,不禁狠狠的抖了一下。

    “会冷么?”冷寒看着走进门来的闺女抖了抖,不禁有些忧心的问道。

    “不会。这点玄冰,现在可奈何不了您闺女我了。”从思绪中抽离,冷悠然笑着走到了冷寒身旁,与他并排盘坐在了一起,望着躺在寒玉石床上,被玄冰围绕在中间的欧晴儿。

    “悠然,那件事情,你要不再考虑考虑吧!那雷罚,还有荒火,爹听着实在是危险。”冷寒叹了口气,满目歉疚的望着小闺女,比起跟在他们身边长到十岁的儿子,他知道,对这个闺女,他们两口子始终是有所亏欠的。

    正是因为这份亏欠,冷寒的心情也越发矛盾,他想要用余生来弥补,可这弥补的代价,却又太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