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8章 阳炎的情劫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至于万俟静初身份的事情,冷悠然就更不会傻傻的提起了,没见就是因为样貌雷同,阳炎都已经恨不得生吃了她了,若是让阳炎知道,万俟静初虽然已经算不得是真正的万钧,却还保有着万钧的部分记忆,那就真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了。

    “冷!悠!然!你还要不要脸!”阳炎闻言腾的一下站了起来,两步来到冷悠然的面前,双拳紧握,咬牙切齿的,咆哮道,可眼圈儿却是红了,说出口的话,也隐含着丝丝哽咽。

    冷悠然虽然向着护好自家男人,不被这傲娇受惦记,可看着阳炎这幅样子,还是被吓了一跳。

    要知道,此时在他面前这位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的可是阳炎丹尊,这,这,这……

    她会不会被清醒过来的某人灭口?想到自家师公还把自己下界的事情托付给了阳炎,冷悠然的小心肝儿就纠结成了一团。

    在僵持了片刻之后,冷悠然才叹了一口气,取出了当年自竹海之中得来的那一卷画卷,开口道:“当年得到这画卷的时候,晚辈便有了一些猜测,前辈,这是您凭记忆所化,您告诉我,他们两个是同一个人么?”

    冷悠然话落,便站起了神来,亲手把画卷送入了阳炎的手中。

    万俟静初虽然保有着万钧的部分记忆,可他到底是重新活过一遭,虽然现如今的样貌与万钧几乎算得上是有九成九的相似,可在气质上却是大相径庭。

    万钧其人因为经历原因,本身气质更趋于冷硬,虽然飞升仙界之后,际遇相对顺遂了很多,也有所收敛,但那些曾经经历过的磨难,以及骨子里的不逊,却是已经根深蒂固。

    而万俟静初,更多的是偏向清冷,那是因为还是魂魄的时候,在鬼界修炼过,最终忘却前尘带着鬼气投胎,以至于克死了曾经几乎对他表示出善意,或者关怀的所有人。

    自那之后他便学会了与人保持距离,即便是最终拜入赤雷门下,入得飘渺宗,相同的悲剧再没发生过,但童年的那些过往也依旧使得他远离人群。

    冷悠然相信,要不是当年她死皮赖脸的抱上了万俟静初的那根大粗腿,又因为躲避她那不省心的娘亲,赖在了万俟静初的仙府之中,一住多年,现在的万俟静初,即便魂魄彻底补全,也依旧免不了那一身清冷的气质。

    阳炎怔怔的展开已经泛黄的竹卷,看着上面那被他印刻在心底最私密角落中的男人,一滴清泪终于还是冲破了阻碍,顺着他那不管怎么看,都显得稚嫩的过分的面庞,滑落下来,而后,倒退了几步,跌坐在了身后的大椅之上。

    冷悠然看着这样的阳炎,虽然心底里还是因为他惦记自己男人这事,有着各种的不舒服,可却再也说不出其他,怔了片刻,便站起了身来,对着阳炎躬身行了一礼,带着一脸懵逼的两兽悄无声息的退出了那小小的院落。

    在冷悠然带着两兽步出小院的时候,一声压抑的底泣之声还是钻入了她的耳朵,她脚步微顿,望了一眼那刺目的骄阳,又叹了口气,向着丹家一直为和通保留着的那座院落而去。

    直到一行人入得院中,落座在了老仙树之下的石凳之上,金灿才砸了砸嘴,感叹道:“我竟是没想到,那阳炎丹尊,竟然会对个男人用情至深到如此地步……”

    “好了,这事你就烂在心里吧!不说这些年丹尊前辈对咱们和仙府照顾良多,就说他那别扭脾气,只怕也不想任何多余的人知道这事。你我要是不想让他给毒哑巴了,就当今天这事从来没发生过。”冷悠然带着些许警告对金灿说道。

    金麒她到是不担心,她就怕金灿这货嘚瑟惯了,哪天忍不住把这事抖落出来,那可就麻烦了,虽说这仙界风气开放,让人羡慕又津津乐道的龙阳伴侣也不是没有,可那些人,大多都是散仙,或者是大世家大仙门里不理世事的仙人。

    阳炎到底是丹家的掌家老祖,虽然就算传出龙阳之好的事情,也没人敢用异样的眼光去看待他,但却免不了会给整个丹家带来不一样的影响,在现下仙界整体形式越发不乐观的情况之下,这种会带有负面影响的消息,能没有还是没有的好。

    或者说,冷悠然其实更愿意相信,其实只不过是那个让丹辛宇心动的人,恰好是个男人罢了,亦或者说是,丹辛宇的情劫,发生在了万钧的身上,已经大罗金仙九重的他,可能迈过这道坎儿,便会收获不一样的风景。

    至于万俟静初,冷悠然冷哼一声,小心眼儿作祟,想着那人都跑去魔族三域攻城略地了,居然还能在万万里外给她找麻烦,让那老小子等着吧!她绝对饶不了他!

    冷悠然在丹家住了三日,别说是阳炎自那日之后就没了动静,整个丹家凡是能接触到阳炎的仙人都战战兢兢,就连丹华,都没再主动露过面,这就显得有些奇怪了。

    她也旁敲侧击的跟来料理她院落中花草树木的小童子打听过冷悠梵的事情,可那些小家伙,却好似是都得了吩咐,只要她提起冷悠梵三个字,一个个的嘴巴抿的比金刚蚌还紧,除了摇头就是摇头,被逼问急了,就拘起两泡眼泪看着冷悠然。

    孩子太小,冷悠然见他们这样,便也不好强求太过,最终在又等了五天之后,终于忍无可忍的指使着金灿,去把丹华那胖老头而给抓了来。

    “冷仙子。这是怎么了?可是家里的小子们照顾不周?”丹华有些狼狈的被金灿丢在了冷悠然面前,稳住身形,理了理袍服,却仍旧笑呵呵的问着,只是一双眼眸之中,却是少了一丝平日里的暖意,多了一点儿她看不明白的东西。

    冷悠然看着这样的丹华,蹙了蹙眉,若是之前她没有见过阳炎丹尊,那么,她还会存着些许,阳炎知道冷悠梵在丹家的心思。

    可阳炎她见过了,那样的阳炎只怕是任性的有些日子没理会外间的事情了,既然阳炎没理丹家的事情,又鉴于丹家主那人,实在是脾气好到让冷悠然都不忍直视,那么想来,现今丹家的事情,大多数都是在由丹华处理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