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0章 鬼王的忧虑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忘川出事,必然直达鬼王,那些冥鬼和主簿们自然不会因为鬼琮这个众多小老板之中的一个,去得罪这整个鬼界的大BOSS,便在鬼王赶到之后,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全交代了,几乎把鬼琮这个小主子的老底都抖落了个干净。

    鬼王带着一身的戾气,亲自擒了鬼琮,拘了万钧,并且带着鬼琮亲自去处理了冷悠然,回转之后,又把万钧周身那才修炼起来没几天的鬼气给打散了大部分,等一切处理妥当便把鬼琮丢进了炼狱,一晃便是这么多年。

    若不是因为鬼王当年想着让万钧这个祸头在鬼界生不如死,只怕当年的万钧早就魂飞魄散,也就没有今日的万俟静初了。

    冷悠然也是此时才知道,她当年并不是因为鬼王的一时兴起,才被捞出了忘川,不禁带着几许探究看了鬼王一眼,在感叹鬼王这厮实在别扭的同时,也不禁为自己当年的杰作感叹了一番。

    “既然当年万钧的魂魄被鬼王羁押,那他又是如何入的轮回?”

    和通蹙眉望向鬼琮,虽然他不知道冷悠然昏迷了一个月到底想起了什么,可经过鬼琮的一番讲述再联系冷悠然与鬼王的对话,和通也猜到了一些,只是不管是冷悠然和万俟静初谁的重生,这中间似乎都有些事情显得异常的模糊。

    唯一得到了解释的,反而只有万俟静初魂魄中那被天幻驱散的鬼气了。

    “不是我安排的,父王一定要信我,我都被您送去炼狱了,哪里还顾得上他是死是活,您若不信,儿子可以发誓!”鬼琮惊惶的解释道。

    随便丢一个魂魄去轮回,并不是大事,可丢一个在鬼界修炼过的魂魄去轮回,那就是触及鬼王的底线了。

    三界之所以相安无事,就是因为泾渭分明,即便仙魔投胎下界历练是常事,那也是要在神魂上加持特殊禁制的,否则扰乱三界秩序这顶大帽子扣下来,就连鬼王都逃脱不了天道规则为了弥补问题而埋下的雷。

    鬼王看着自家这丢人已经丢到了仙界去的儿子,真的是不愿意再搭理他了,他要是有那个能在祂眼皮子底下救出万钧,并且有让万钧那残破的魂魄带着鬼气投胎转世的本事,祂都不介意把这鬼界丢给他玩儿了。

    “应该不是他。”万俟静初忽然开口说道。

    “你知道什么?”鬼王望着万俟静初的目光几乎冷到了极致,就好似再看自己一生最大的污点一般。

    从天地初开至今,祂的鬼界虽然不是没有出过岔子,可只有万俟静初和冷悠然这两个岔子,是他找不到因由的,甚至,若不是和通带着万俟静初出现在了他的面前,鬼王至今都不会知道,那个被他早就遗忘到了犄角旮旯中的小鬼儿,竟是也在他眼皮子底下失去了踪影。

    鬼王觉得脸疼了,那么随之而来的必然不是腥风血雨,甚至魂飞魄散那么简单,而是彻彻底底的永不超生,这也是鬼琮为什么连骨气都不要了,当着这么多人竟能主动要求发誓的因由所在。

    “我这具肉身的父母亲人,几乎都是凡人,就是有灵根的,也只是四灵根甚至是五灵根的不宜修炼之人。我虽然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声,却不是纯阴之体,可我凡间的父母族亲却都因我而亡,甚至连对我表露出善意的邻里最终都不得好死,若不是碰上了身为修炼之人的师尊,想来我也早就死了。就冲这些,我也不应该是被鬼琮送去投胎的。”

    万俟静初淡淡的开口说道,鬼琮虽然不靠谱,但若是送他投胎,却还不至于这么坑他,那些时隔久远的事情,虽然当年小小的他并没有太多的感触,可此时回想起来,却是让他对赤雷的感激更甚从前。

    “那些人因你而亡是因为你本身就带着鬼气出生,这并不能说明什么。到是你出生的时间和体质……”鬼王蹙了蹙眉,并没有把话再说下去,只是低头抬手,掐算了起来,眉头也随之越蹙越紧,他竟是算不出来!

    鬼王低垂眼帘下遮盖的黑色瞳仁,瞳孔不禁狠狠的缩了一缩,祂不是仙,不是魔,更不是鬼,而是神,是天地初开便存在的始神,祂可以说是与这个世界的天道一同成长起来的,而现在只是一个小小仙人的投胎转世祂却掐算不出来。

    这背后所隐藏的因由,足矣让鬼王第一次生出了一丝忧虑来。

    他不能掐算出来的事情,无外乎只有三种。

    一种是天道规则的走向。

    虽然看不见摸不着,却是与祂相辅相成的存在,只要祂还在这天地间一日,那所谓的天道规则便是与他平齐的所在,甚至还要略高于祂,时时刻刻都在监管着祂,若是祂出现什么不妥,天道规则也会随之出现调整,亦如当年那些被屠戕而死的始神一般。

    那些始神的消亡,与其说是被那些蝼蚁所屠,倒不如说是因为他们的肆意妄为而让天道出现了变化,而最终抹杀了他们的存在。

    第二种那便是关乎他自身的。

    即便是神,哪怕可以掌握这世间的一切,甚至窥得其祂神的动向,可祂自己的命运,对于祂自己来说,却永远都是不可揣测的。

    第三种,也是最不可能,却难保万一的一种可能,便是有什么遮盖了万俟静初的命途,让他难以窥探。

    这也是鬼王最不想看到出现的一种可能,因为一旦出现这样的事情,那么便意味着,又有自不量力的蝼蚁在针对祂们这样的存在有所动作了。

    亦如当年的那一场屠戕一般,虽然祂们是神,可天道规则再次生变,最终的胜负,却也难料。

    只是,不管万俟静初身上发生的是哪一种可能,都不是鬼王乐见的,甚至对上这样的一个蝼蚁,他还不能动手抹杀。

    只因为他不得不考虑天道规则的站队,一旦他不小心站在了规则的对立面上,要么舍弃这个世界的一切,学着当年那条长虫把自己放逐,要么便是彻底消散。

    鬼王虽然觉得这漫长的寿命很是无聊,可去死这件事情,却从来不在他打发无聊的预算之中。

    至于放逐?在鬼界有着这么多可玩儿的,他还时不时觉得无聊呢!若是去了域外,他会被那无边的寂静逼疯的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