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7章 福祸相依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冷悠然被万俟静初抱了个满怀,本就僵硬的身体,越发的僵硬,回想起之前鬼王在她眉心的那轻轻一点,以及之后那犹如梦魇一般,却真实彻骨的折磨,让她的眼眸干涩的厉害,却是根本流不出半滴眼泪,再想到自己落下忘川河之后,看到的那个背影……

    一时间,她只觉得脑袋钝疼,心情也复杂的难以言表,只是下意识的转过头望向了万俟静初。

    “悠然,悠然……”万俟静初对上冷悠然眼中的复杂,以及那明显多了些冷硬,失了往日温和的面容,心下一时有些发慌,又紧了紧箍着她的手臂,竟是带着几分小心的连声轻唤着。

    “我没事。只是鬼王让我想起了一些事情。”冷悠然敛下眼眸,对于回想起被出生之前所经历的那些事情,她至少现在,还不想与万俟静初多说什么的。

    至于那些因着鬼王随手一点而出现的记忆,她并不会去怀疑鬼王那样的存在会做什么手脚,只因那样的存在已经不屑,甚至是不需要对她这样的一个蝼蚁在做什么特殊的事情了。

    就如同当年的应龙一般,只需最简单粗暴的压制,便足以让她为了活下去而妥协所有,即便她誓死不从,祂们也无需顾忌什么,碾死了再换一个便好。

    和通检查过檀林,发现他只是精神上的消耗过大才会如此,并无大碍,便取了一枚养神丹塞入了他的口中,这才转过头来目露关切的望向了呆呆出神的冷悠然问道:

    “丫头可有什么不适?鬼王那样的存在非同小可,若是有什么不好的,一定要跟师公说。”

    “师公放心,我没事的。只是我想去求见鬼王,不知道可不可以。”冷悠然扫视了一眼这空无一物的空旷殿宇,几乎不用细思,便知道他们几人在这鬼王宫中的近况只怕并不乐观。

    如此一来,再去求见鬼王的话,很显然是有些显得自不量力了,只是想到她陷入昏迷前鬼王的那随手一点,冷悠然又觉得,似乎鬼王也没有拒绝见她的理由。

    特别是从某个角度来讲讲,她这个被鬼王发现的玩物,从忘川河中忽然消失,鬼王那样无聊到要在她一个小小魂魄上找乐子,寻消遣的人物,只怕并不是全不在意的。

    虽然这件事情充其量可能对于鬼王来说就是个解谜游戏,可有的玩儿,总比闲的发慌好不是?

    就在和通面露难色之时,紧闭了一个月之久的殿门忽然洞开,鬼王唇边挂着浅笑出现在了门口,开口说道:“你醒来的第一件事情,果然是要寻本王的。”

    “晚辈谢过鬼王。”冷悠然慢慢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身体,挣开了万俟静初的怀抱站了起来,面无表情的对上那仍旧让她觉得胆寒的深邃眼眸,却是比前两次初见鬼王之时淡定了很多。

    “哦?谢本王什么?”鬼王挑了挑眉问道。

    “若没有您当年把我丢入炼狱,想来晚辈也没有再世为人甚至修炼成仙的机会了。”冷悠然坦然道。

    她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因为意外落下忘川的,什么都不懂的魂魄,虽然面前这人无聊拿她个什么都不懂的魂魄找乐子,让她经历了不知道多少年常人难以承受的,堪称梦魇的磋磨,着实可恶。

    可此时从新有了血肉有了呼吸的冷悠然却是释然了很多,同样也是鬼王的一时兴起,造就了她的存在,不是么?

    更何况,那样的经历也并不是全无好处的,现在她只是刚刚找回了记忆醒来,便已经感觉到了有一股被随着那段记忆压制了很久的魂力,正在从她的魂魄之中喷涌出来。

    只是福祸总是相依存的,随着这股魂力喷涌而出,还有那源自忘川的旺盛的怨气。

    她现在要做的是让自己重回炼狱,只不过这次回去的再也不是那个孱弱迷茫的魂魄,而是她的神魂,只有这样,才能剔除掉那让她自己都觉得可怕的怨气,让她的神魂更加强大,也让她日后的修炼更为顺遂。

    当然炼狱并不是可以随便出入的地方,想要进去,就必须得到鬼王的应允才成。

    听到冷悠然被丢入过炼狱,还是被鬼王丢进去的,万俟静初和和通二人的面色同时一变。

    和通是不知道才刚刚成为玄仙没几天的冷悠然是怎么会与鬼王产生交集,又被丢去过炼狱的。

    而万俟静初这个几乎是看着冷悠然从小长大的人,此时却是脸色骤变,整个人身上都充满里戾气,只是那望向冷悠然的眸光之中却是盛满了心疼。

    注意到万俟静初注视着冷悠然的目光,鬼王有些不屑的轻嗤了一声,这会儿居然他还好意思心疼,若不是这个麻烦找上了他那不成器的儿子,哪里来的后来那么多的烂摊子要他来亲自收拾?

    冷悠然或许是想起了当年她还是一个魂魄之时,在鬼界的一些经历,可那把冷悠然鼓捣进忘川的小子还没想起来呢!

    若是没有那个小子,面前这个难搞的魂魄也不会掉进忘川,冷悠然或许以为他当年把她捞出忘川是一时兴起,他也是想让她那么认为,也只有这样,她才不会去探究更多,奢望更多,甚至把目光放在修炼之上。

    可只有他和经历了当年那件事情的知情鬼知道,冷悠然没有按照正常程序落入忘川只不过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罢了,每年因为望乡台上的拥挤,这样的意外不知繁几。

    若不是后来神智时有时无,都快被消磨殆尽的那一缕魂魄怨气冲天,意外的险些把忘川里面的魂魄吞噬下去一半,他怎么会亲自去那臭河沟旁边捞个无足轻重的冤魂出来。

    至于把冷悠然丢去炼狱,那也不过是为了消磨她身上的怨气,为了以绝后患罢了。

    真要追究起来,把冷悠然重新丢回忘川,才能算的上是鬼王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对她下手。

    想起当年那些糟心事,鬼王心下撇了撇嘴,望着冷悠然的目光到是少了几分淡漠,多了一些平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