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5章 穿越始末(上)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当黑暗和痛苦随着挣扎的无力慢慢逝去,冷悠然的面前出现了大片大片的彼岸花,她被夹杂在一个个或明或暗的魂魄之间,穿过望不到边际的红色花海,向着已知的目的地前进着。

    不知过了多久,一座石桥映入了她的眼帘,那是她在轮回之地远远见过的奈何桥,她,这是死了么?

    记忆时而浮现出海底的挣扎,时而却会出现一个被称为鬼王的男人带着玩味浅笑的轻轻一点。

    冷悠然扫视过一个个面无表情,麻木前行的魂魄,低头看了看自己那说不上暗淡也算不得多亮眼,却格外没有真实感的手掌。

    桥面很宽,也很长,明明拥挤的要命,可周围却全无半点声息,走不了多远就会见到一个青面獠牙的冥鬼,笔直的站在桥的两侧。

    渐渐的,奈何桥也走到了尽头,冷悠然下意识的张望,可却并不见任何疑似孟婆的身影,只有三架简陋的过分的木架,挂着黢黑的大锅,下面燃着青绿色的幽幽火光,每一个路过大锅边的魂魄,都会被守在锅边的冥鬼,用一只脏兮兮的破碗自锅内舀起一碗浑浊的液体递上。

    有的魂魄接过破碗,便会把里面的液体一饮而尽,继续被驱赶前行。

    而有的,则是只是一动不动的呆呆盯着那破碗,并不伸手,凡是遇到这样的,便会有守在桥边的冥鬼把那魂魄驱赶往另一个方向。

    这是孟婆汤还是刷碗的水?她看着就觉得恶心,打死都不要喝。

    这么想着,她便也真的这么做了,下一刻她便又出现在了一座拥挤的石台之下,站在那挤挤挨挨的石台之上,她分明听到了河水的奔涌之声,以及那扑面而来的腥臭之气。

    冷悠然忍不住蹙了蹙眉,而走在她前方的魂魄却再次出现了分流,大多数魂魄在石台边缘或哭或笑的停上片刻,便会随着冥鬼的驱赶重新恢复那僵木的面容有序的离开。

    却总有那么极少数的一些魂魄,似乎在那短暂的停留之后便会恢复些许神智,或是义无反顾的自石台之上一跃而下,或是干脆因为太过闹腾,被那些冥鬼毫不客气的丢下去。

    望乡台么?冷悠然的目光之中出现了些许希翼。

    终于站在了望乡台的围栏边,冷悠然发现她竟是看到了曾经坚韧精明的母亲,也看到了疼她宠她的父亲,他们的小家是那么的平凡,却又那么的温暖,不过短短的一瞬,便似乎她又经历了一次慢慢长大的旅程。

    直到父亲的病逝,母亲隔年的撒手人寰,曾经那充满了欢声笑语温晴满满的两室一厅,陡然变得冰冷,她一个人,呆呆的坐在客厅之中,窗帘紧闭,心中忽然便充满了彷徨和无措。

    画面戛然而止的时候,冷悠然已经恸哭在望乡台的栏杆上,守在两侧的冥鬼倒也没有驱赶她的意思,只是淡漠的注视着。

    却在此时变故突起,一道流光忽然不知从何处冲入了魂魄群之中,本就拥挤的望乡台上,瞬间乱成了一团,一道身着暗色袍服的身影,追逐着那道流光也钻入了众多的魂魄之中。

    那道流光似乎是在逃窜,追逐着流光的身影则是火急火燎,带着几分气急败坏的高呼着:“万钧,你快回来,要是被我父王发现,咱们两个都得玩儿完!都愣着做什么,抓住他呀!”

    冷悠然闻声猛的转过身去望向了那道在一个个麻木魂魄见左突右撞的流光,就在这一霎那,那流光被一个忽然听令蹿出的冥鬼拍飞了出去。

    而那流光被拍飞的方向,刚好是惊愣在了望乡台石栏傍边的冷悠然所在的位置。

    作为一个魂魄,这一撞,冷悠然到是没觉得疼,反而是下一刻飞起来的那种感觉,让她还呆了呆。

    直至腥臭的河水涌入了她的口鼻之中,莫名却剧烈的痛楚弥漫上她周身,她才意识到自己竟是被那一撞,跌落了忘川之中,而在她被无数双手拉入河底之前,入目的,则是万钧魂魄被两只冥鬼拖走的背影。

    再后来,她已经不记得更多了,只有那无尽的疼,被啃噬的,被撕扯的,难以形容的疼。

    她甚至有时候,觉得自己已经疯了,只因为偶尔短暂的清醒之时,她能回忆起,自己如同每一个落入忘川之中的魂魄一般,为了不被啃噬撕扯殆尽,而奋力的去啃噬撕扯着别的魂魄。

    这样的日子她也不知过了多久,直到有一天,这鬼界的王,带着他蔫头耷脑的儿子,出现在了忘川河畔,她被几只冥鬼粗手粗脚的自忘川之中,打捞了起来,像一条散发着腐臭的死鱼一般,丢在了岸上。

    “这魂魄有些意思啊!”那是鬼王见到她说的第一句话。

    “虽是有些造化,可这怨气也太重了些,先把她丢去炼狱,若是能爬上来再说吧!”这是鬼王见到她说的第二句话。

    只两句话,便决定了她的所有,冷悠然趴伏在地上喘息着,一瞬不瞬的死死盯着那居高临下望着她,却好似在看着一只病弱的流浪猫狗般的高大男人。

    那一刻,她也分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何想法,只是下意识的不想退却,认输。

    直到被送到了炼狱,冷悠然才知道,那所谓的炼狱便是人们常常说起的十八层地狱,出口在第一层,而入口却是在第十八层。

    她就那么被毫不客气的丢了进去,在炼狱中的那些时日里,她不止一次的想到了那让她发疯的忘川,不是畏惧,反而是想念,甚至是想念那忘川之中,能够让她忘却所有的疼。

    她一步步的走过炼狱的一层又一层,她被肢解过,被一片片的凌迟过,也被塞入石磨之中,磨成过渣滓,却总会重新凝聚,她攀上过一座座刀山,趟过望不见尽头的火海,也领略过无边极致的深寒,更是被不止一次的丢下过油锅。

    她曾不止一次的想过,经历过下一次折磨,没准儿她就彻底消散了,能摆脱这无边的折磨,可让所有人包括她自己都意外的是,她没有在这无尽的折磨之中就此消散,反而把周身的怨气都转化成了莫名的力量。

    直至踏出炼狱之时,她已经不再是那个光芒暗淡的魂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