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6章 以不变应万变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龙影?冷悠然闻言不禁与万俟静初对视了一眼。

    龙族居于仙界的大陆之外,是比凤凰一族还出名的难惹,若是按照方位粗略估算,似乎这事若是发生在龙族的聚居之地也不是全无可能。

    “靳浩爷爷,麻烦您看好府中众人,不许任何人前往探究。把大阵打开,无论谁找上门,一概闭门不出。”冷悠然目露凝重的吩咐道。

    “桃源府主已经在阵法之外了。”靳浩闻听冷悠然的声音,说道。

    “让他回去,我稍后与他联系。另外,若是世家之人寻上门,您只管给那些学员放行,要走多少放多少,告诉他们,这件事情没有最终的结论出来之前,只许出不许进。”冷悠然说道。

    “好,我知道了,丫头,你也要照顾好自己,仙府有我们几个看着,你尽管放心。”靳浩沉默了一会儿,回道。

    “只许出不许进?”万俟静初闻言不禁挑眉,若是他没记错,那些学员的学费可是不便宜的。

    “他们自己家里要他们辍学归家,难不成怪我?”冷悠然十分淡定以及不要脸的反问道。

    万俟静初闻言默了半饷,才开口说道:“确实不怪你。”

    “师公联系不上。”冷悠然收起了靳浩的玉简,看着被她摆放在桌子上的一明一暗的两个玉简,边说,边把属于桃木之的那一枚玉简拿了起来,却是迟迟没有接通。

    “怎么不听?”看着那忽闪个不停的玉简,万俟静初问道。

    “我在想,要不要桃木之去找天乙探一探消息。”冷悠然抬手揉了揉眉心,听闻龙影二字的瞬间,她首先想到的并不是龙族,而是那位始神应龙。

    只是天乙并不是好相与的,即便央了桃木之去探他口风,也难保那老神棍不会拐弯抹角的又来算计她和万俟静初。

    可偏偏听到龙影二字,她又忽略不掉心中的那一抹不安,总觉得若是不知道些什么,这件事发展下去,会存在着说不清道不明的隐患。

    “你在担心什么?”万俟静初问道。

    “应龙……”冷悠然沉默了许久,才开口说道。

    万俟静初闻听这两个字,也沉默了下来,他虽然对于冷悠然与应龙之间的纠葛,知道的极为有限,可却还记得,那只被应龙留在冷悠然身边,却许久不见踪影的麒麟。

    只是相较于那飘忽不见踪影的始神应龙,万俟静初本能的觉得,或许不去探究天乙,才是对的。

    “把金麒叫出来吧!”他说。

    “金麒。”冷悠然闭了闭眼,终于开口唤了一声。

    “主人。”金麒高大的身影时隔多年终于再一次出现在了仙界的土地之上,只是转瞬,他那带着光亮的眼眸便失去了神采。

    “冷悠然,当年那人我给你送回去了。”熟悉的女声,自金麒的口中冒出,却诡异的并不显得多违和,却是让冷悠然瞬间不寒而栗。

    “你到底要做什么?!”她猛的欺进了金麒,对上了那双失去了光华的眼眸。

    可等待着她的却只有无声的静默,而随着金麒慢慢恢复了神采的眼眸,让她再一次体会到了当年的无力挣扎。

    “悠然!”万俟静初一把拉过冷悠然,把她不停战栗的身躯揽入了怀中。

    直到许久之后,冷悠然才慢慢的恢复了一些精神,抬起头来,望向了万俟静初,“那异象不是什么宝物,而是左丘安澜。当年……”

    万俟静初懵了,他虽然知道自己在冷悠然身边缺席了太久,可却从来没有比这一刻的认知更为清晰,听着冷悠然带着几分恍然轻颤的话语,除了揽紧怀中之人,给她一份少得可怜的安慰,他竟不知自己还能做些什么。

    应龙,至尊神器,甚至是忽然被应龙送入了仙界的左丘安澜,这一件件围绕着冷悠然发生的事情,到底意味着什么?

    “悠然,你听我说,不管那应龙要如何,左丘安澜会如何,现在你都不能,也没有能力靠近。”万俟静初努力稳住自己的声音,开口劝道。

    就是因为明白自己的无能为力,明白自己的弱小她才担心啊!冷悠然沉默了许久,才慢慢缓和些许,拍拍金麒的肩膀,说道:“别多想,这些事情,并不是你的错。”

    “主人,神主放了我。”金麒带着几分艰涩的开口说道。

    他不是金灿,已经经历过转生,忘记了很多不该记得的事情。

    他,金麒始终是都是源自神主的一部分血肉神魂捏就而成的麒麟。

    自从被迫认下冷悠然这个主人之后,他就知道,有些事情始终是要到来的,亦如从前那些已经化作了尘埃,随着巫神族泯灭在天地间的同伴一样。

    可他却是怎么也没想到,与神主之间的那一丝源自灵魂深处的联系会有忽然被断绝的时候,这一刻,金麒也说不上来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总之很奇怪就对了,却绝不是开心。

    金麒面上的复杂,被冷悠然尽收眼底,可她此时也是满心的纷扰,沉默许久,却是找不到合适的话语来开口,只得重新把他收回了碧云空间里,让彼此都静一静。

    “放心我没事,刚刚只是一时激愤罢了。从小就被你打击,现在不过是换了一个更不可逾越的始神而已。”冷悠然握住了万俟静初的手对他笑了笑,“我只是没想到,也想不明白,应龙要用左丘安澜做些什么,她的目的又是什么。这事还是得通知师公一声才行。”

    “悠然,你要知道,始神所在的高度,已经不是师公他们,甚至我等可以揣摩的了,她若要做什么,谁也阻止不了,你无需费心去揣度,只要凭心行事就可以了,你可明白。”万俟静初看着冷悠然仍旧有些担心,想了想才开口说道。

    “现在不是很明白,不过你说的也对,不管我如何想都想不明白她的用意,既然如此,那便不想了。做好咱们自己手头的事情便好。”冷悠然坦然道。

    她从来都不是那种多聪明的人,至今很多事情,都是人家灵光一闪,她却需要反反复复的思考很久,如此一来,现下也只有以不变应万变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