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3章 十年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天乙告别了阳炎之后,又接连跑去见了几位在仙界举足轻重的尊者仙人。

    这些人几乎是无一例外的被天乙口中的域外二字所惊,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早就不是什么形容词,而是真的只需动动手指便能办到的小事情,可即便是到了他们如今这般修为,却仍旧对域外二字,心中存在着十成十的敬畏。

    域外其实并不是什么可以清晰表述出来的地方,却与虚空相连,几乎所有达到大罗金仙修为的修士,都是去过,或是为了切磋,或是去解决个人的恩怨,可也仅此而已,无数前辈先人的教训表明,域外虽然看上去荒芜,一片黑暗,就连光亮都少的可怜,可那却是一处危机四伏之所在。

    君不见多少大罗金仙,为了使得自己更进一步,冒死涉足域外去追寻心中的大道,却再也没有回来过。

    仙界相较于域外那广阔无垠的黑暗,不过是一隅之地,星子之光罢了,由那样一个地方而来的未知危机,终是难免让一众俯视一切的尊者大能们胆战心惊。

    而相较于因着天乙这一卦寝食不安的尊者大能们,对即将出现的危机一无所觉的冷悠然二人,离开凤凰城之后的日子,却是过个分外的悠闲自得。

    虽然她和万俟静初一路按照和通规划选择好的险地前行,如无必要,几乎从不会踏入任何的城镇,这样的日子风餐露宿几乎是不可避免的,可尽管外在条件差上一些,他们两个却是乐在其中的。

    相携穿梭过一处处密林深谷隔壁浅滩的二人,虽说是要前往灵山与和通会和,却一点儿赶路的意思都没有,难得能有这样无人打扰的二人世界享受,他们到更好像是来郊游的。

    沿途一旦遇到什么好的风光,二人甚至会逗留上几日,再加上息壤和木灵两只也被冷悠然拉出来放风加历练,这一路上竟是因着他们俩得了不少难得的好东西,一时间到是让冷悠然不想很快前往灵山了,甚至颇觉这种每日里惊喜不断的日子,很是逍遥自在。

    至于万俟静初,看着每天乐呵呵的小媳妇,感受着那从前从没体会过的纯粹且清晰的欢喜,虽然心中依旧对某些事情有所记挂,更多的却是愿意与冷悠然一起享受着这难得的逍遥时光。

    仙界是广阔的,二人这一路走走停停间,一晃眼便是十年。

    “又在想金灿了?”万俟静初拖着一只如小山般的蛮兽走入了风景如画山谷之中,便见冷悠然倚靠在仙府不远处的一株大树之下,望着远方。

    “收到戒指里带回来不好么?你怎么就这么一路给拖回来了?”冷悠然看着那小山般已经咽了气的巨兽,以及巨兽身后笔直延伸到山谷之外,淌了一路的血迹,嘴角就是一抽,却还是取出了一柄匕首来,迎了上去,一边帮着万俟静初肢解巨兽,一边接着说道,“我能说,我其实是在想金灿说的那个惊喜么?”

    万俟静初挑着巨兽身上最鲜嫩的部位切了一块儿肉下来,用仙气包裹好递给冷悠然,才开口说道:“这眼看着距离我的仙府已经不远,你又才刚刚晋级天仙九重,需要稳固修为,正好咱们也该启程了,不如便借着这大家伙身上的血,让你夯实了修为。”

    说起修为,冷悠然望着万俟静初的眸色微变,露出了一抹隐忧来,虽然追上万俟静初的修为一直以来都是她的梦想,可时至今日,这十年里万俟静初不管如何,都不曾使得体内的仙气凝聚成仙元,却是让冷悠然多了一抹担心。

    明明按照万俟静初的天资和悟性,并不该如此,可偏偏,最不该在修为之上出现问题的万俟静初,却是在这天仙九重之上耗费了十多年的光景,都不见丝毫的进益。

    而能出现这种情况的,只有两方面原因,一是心境不够,可是保有万钧部分记忆的万俟静初会心境不够么?

    对这一可能冷悠然几乎是连想都没想,便直接忽略了。

    可如此一来便只剩下最后一种可能了,万俟静初的心中有一道就连她也弄不明白的结,正是因为这个结的存在,他只要一日不解开,便一日不得寸进。

    “别担心我。”察觉到冷悠然的担忧,万俟静初不由得叹息了一声,二人离开凤凰城头两年的时候,他的仙气一直没有凝结成仙元,冷悠然到是还没特别在意过,可这几年下来,终是被她察觉出了问题来。

    “你的心结到底在哪?”冷悠然沉默了片刻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

    长久的沉默之后,万俟静初才扯了扯嘴角,言道:“我能说我自己都想不明白么?”

    他不是不想说,可就连他自己都想不明白的心结,要他如何去说呢?只怕若是能说的明白,这莫名存在的心结,早就解开了吧?这可是剔除万钧的记忆不论,他有生之年第一次因为修为而犯愁。

    “不说这个了,这种蛮兽,是朱天域特有的,雷属性呢,刚好适合给你补一补。”万俟静初除去了上手的血污,揽着冷悠然坐在一旁的石头上,见冷悠然仍旧没动,便重新取回了那块儿兽肉,亮出了自己的真火帮她烤了起来。

    真火包裹着兽肉,不一会儿便有丝丝缕缕诱人的香气弥漫开来,冷悠然抽了抽鼻子,看着专注烤肉的万俟静初,叹了口气,这个男人对她的好,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她都看在眼中记在心里。

    可这人,却也有着他自己的问题,很多事情其实都被他埋在心底里,若不是到了非说不可的时候,他是绝对不会透露半句给她的。

    早前冷悠然也就这事跟万俟静初纠缠过,可人家说什么,他都没办法,解决不了的事情,虽然说出来可以痛快痛快嘴,可到底是给冷悠然平添了烦恼,他不愿意看她为他伤神。

    “尝尝,你可喜欢?”万俟静初片下一片薄薄的肉片,递到了冷悠然的唇边。

    冷悠然却是嗔了他一眼,张口接了,而后眼睛便是一亮,咀嚼着不算小的一整片肉,鼓着腮,如同一只小松鼠一般,猛点着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