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章 不同(下)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凡间气候有冷暖,就如这仙界有极热之地,便有极寒之所,可有一点是不变的,这生在热处的东西,到了冷处,便难以存活,反之亦然。而普通凡人虽能因着环境的变化慢慢适应,却也会生出病痛来。而万俟静初现今的脾性,便是如此。”和通解释道。

    “他……?”冷悠然闻言有些懵,见和通没有开口解释的打算,便不由的沉思了起来,脾性由来,是人从小到大一点点养成的,与身边的每件大事小情可以说都是息息相关,环境的变化冷悠然也明白,可却一时间有些抓不住和通话语里的重点。

    只得把和通这些话,前前后后又思量了一番,最终还是落在了万俟静初前后脾性的差距上,再加上这中间的种种变化……

    不过盏茶的时间,冷悠然豁然抬头,带着几分小心,几分忐忑,几分担忧,凝眉看向了和通,问道:“您是想告诉我,他脾性有了变化,是因为魂魄上出了问题?”

    和通闻言先是下意识的摇了摇头,随即又点了点头,组织了一下语言,才开口道:“倒也不是魂魄上的问题,而是因为魂魄补全,而出了问题。我这么说你可能懂?”

    冷悠然先是点了点头,可紧接着却又摇了摇头,和通的话她只明白了一部分,也就是说万俟静初身上现下确实存在问题,而这问题的根本就是出在补全了魂魄之上,可按道理来说魂魄被修补好是好事啊!

    等等,师公刚刚说,凡人因为环境的变化会生病,冷悠然知道那是水土不服冷热交替造成的,难不成万俟静初现下的不同便是因为魂魄已经彻底没事了,所以不适应了?还能这样的么?

    冷悠然这么想着也就这么问了,和通却是露出了一丝欣慰之色,才进一步解释道:

    “若按照你的描述来看,万俟静初曾经在下界之时的脾性是偏冷淡的,很多人和事都不曾被他在意过,这可以理解为,他的魂魄不凝有所缺失,对于情感的表达以及体会都不够深入,以至于对他难有触动。

    而现今他的魂魄已经完整凝实,那么曾经很多体会不到,或者触及不到他情感的事情,便会被放大出来,而他现今这般,便是一时间还没有能够适应这种变化。”

    冷悠然闻言虽是听懂了,可却下意识的摇了摇头,言道:“若照师公这么说我虽是能明白些许,可他和我在飞升之前便在一起了,若那时的他难以体会到强烈的感情,这又如何解释?”

    “师公要说与你的便是这一点。”看着冷悠然和通抬手揉了揉眉心。

    若是可以,他真想做个恶人,拆散了这两人,可他最近一直旁观下来却是明白,从冷悠然与万俟静初重逢开始的一系列表现来看,不说万俟静初现在已经显露出了性格中的强硬一面,越发难以打发,便是冷悠然本就执拗的脾性,也不是轻易便能容得他出手的。

    他虽是可以仗着修为强行出手干预,可一个搞不好,却是要毁了这两个人的,万俟静初于他老人家来言虽然可有可无,可冷悠然这个极对他老人家脾气的小丫头,他却是舍不得的。

    况且无论是冷悠然,还是万俟静初,都是头脑手段不缺的,这般一来,波及面只怕就绝对不只是局限在这两个人身上了,凡是参与其中的,只怕谁也跑不了。

    思及此,和通莫名的便想起了冷悠然曾在认下他这个师公之时所说过的,她那被天乙批为异星临世的命格来,竟是让他长久以来第一次生出了要把天乙那神棍捉来一探究竟的想法。

    压下心中忽然燃起的探究心思,和通喝了口茶,缓了缓才接着说道:“正是因为你在他最初对一切体会都不够深刻之时,便能让他对你动了情,所以现如今,他才会对于你的事情上,情绪更容易出现大的波动。

    这件事情其实于他于你都不好,你还需谨慎引导着他,让他慢慢的适应起现下这种他曾经并不曾体会过的,更为强烈的情绪才成,否则稍有不慎,便会导致难以收拾的结果……”

    冷悠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堂屋的,站在一贯和熙温暖的阳光之下,她只觉得一颗心沉冷的厉害。

    和通的话语一遍遍的回响在她的脑海之中,她虽然一直明白,他和万俟静初之间的感情从来不是一见钟情,那是在日积月累之下慢慢的一点一滴的发生了变化的感情,远比那所谓的一眼万年要更为牢靠。

    可和通提出来的万俟静初身上的现今所出现的问题,却一时间竟是让她的心莫名的出现了一丝不该有的颤动。

    曾经,他告诉她,他是一缕神念之时,曾经,他盘坐雷云之下被自爆所吞噬之时,曾经,她苦苦遍寻不到他的踪迹之时,冷悠然都曾迷茫过。

    可那样的迷茫从来不足以撼动她对万俟静初长久以来堆积出来的感情,虽有不确定,虽怕被忘记,可她始终都愿意相信,那个在一片苍翠密林之中毫不犹豫落下誓言的男人。

    可现下这一切却变了,她不怕时间的消磨,也不怕距离的阻碍,可她却怕极了那个男人会变,会在不知不觉间变得面目全非,变成一副她再也认不得的模样。

    “悠然,你怎么了?”万俟静初大步走到了冷悠然的面前,看着她那失了光彩的眼眸,心下便是一紧,想也不想的便把她拥入了怀中。

    熟悉的气息,熟悉的怀抱,让冷悠然失去了焦距的双眸,渐渐恢复了些许神采,望着那因为易容丹而改变了的容颜,冷悠然慢慢的抬起了手来,用比男人更大力的拥紧了他,抬起头,望向了那一双早已刻入她脑海之中的眼眸,目露忧虑的说道:“你说实话,自从你我重逢之后,你可感觉到了自己有何不妥?”

    万俟静初闻言就是一怔,不妥自然是有的,可也不是见到冷悠然之后,他便发现的,而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对冷悠然的渴求日益加深加重之时,他才发现的,是和通与她说了什么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