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5章 不同(上)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收拾整齐,走入堂屋的二人,看到的便是和通那张仍旧黑沉的脸。

    “师公——”冷悠然明显心虚且底气不足的唤了一声,面皮也好似被火在烧,被师公神马的“捉奸在床”真是一言难尽啊!

    眼看着被自己爱护有加的女徒孙那涨红的脖子和面皮,再看看膈应人的男徒孙明显赤红的耳朵,却力持镇定紧绷着的脸。

    当了多年仙界钻石王老五,老到都快成王老五他祖宗了,至今元阳还尚在的和通仙尊,其实心下也怪别扭的,他这辈子活到现如今几乎都被他奉献给大道,奉献给徒子徒孙们了,却从来没应对过这种情况。

    虽然三徒弟和四徒弟之间的关系,这些年越发不单纯,可在他看来,那种别别扭扭打打闹闹的,很明显要比面前这两个刚刚呈现在他老人家面前的那副场景好处理的多了。

    “你,出去。你,先坐下。”和通深吸了一口气,努力挥散那让他此时想起来都忍不住老脸通红的画面,指了指万俟静初,又指了指冷悠然,沉声说道。

    万俟静初本已经做好了被和通斥骂的准备,去不曾想,才一照面,和通便把他往外赶,不由的便把带着些许忐忑忧虑的目光望向了冷悠然。

    接收到万俟静初的目光,冷悠然抬手揉了揉眉心,努力控制着自己如火烧一般的揽慢慢降温,等了片刻,见和通没得到万俟静初的回应,也看了过来,便有些头大,只得对着还杵在那巴巴望着她的万俟静初摆了摆手,示意他什么都别说,先离开。

    “弟子先行告退。”万俟静初被自家小媳妇和师公一同驱赶,心下是从没有过的委屈,却也无法,只能呐呐的对着和通行了一礼,一步三回头的向着堂屋之外走去。

    “关门!”眼见着万俟静初磨磨唧唧的走到了门口,和通吹了吹胡须,又喝了一声。

    直到房门被万俟静初老老实实的关严,和通才有些欲言又止的望向了冷悠然,斟酌着要如何给自家女徒孙进行一些必要的结侣前的教育。

    特别是真对万俟静初这种情况,毕竟他早先魂魄不全的活了一千多年,即便补全了魂魄已经多年,可有些问题只有在特定的情况之下才会显露出来。

    而随着这些日子的相处,和通冷眼看着,很明显的发现,对于万俟静初来讲,这个特定的情况便是冷悠然无疑,这个能够牵动他心绪的丫头。

    也是因此像万俟静初这样的情况,也显得越发棘手,和通深知,一旦两人的感情出现波折,导致万俟静初的情绪上发生大的波动,便会比寻常人暴露出更尖锐的问题来,也更难处理。

    这些问题,在短时间内只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越发凸显,直至万俟静初真真正正的对于那些波动的情绪适应下来,才能得到缓解。

    可这个期限到底如何,他却不好说了,特别是两个人都不是简单之辈,到时候搞不好弄个伤人伤己,还是简单的,就怕一个不慎,会造成更大的麻烦。

    情伤这玩意儿,可以说是对众仙魔们来说,最为致命的一大杀器了,说不清道不明,却毁去了不知多少天资卓绝的奇才,这也是和通一辈子对这种男女情爱敬而远之的原因。

    也正因为他老人家对这些情情爱爱的事情一向敬谢不敏,到得此时需要用到了的时候,他老人家便发现,虽然他活了好久好久,可与某些事情,真真的那几乎是一窍不通。

    情之一字,以他的道行,无论是亲情友情师徒之情,恩情冤情人之常情,他都能给冷悠然由浅入深,由深入浅的颠来倒去的说上的七七四十九天不打蹦,可唯独这男女之情他却连腹稿都打不出来。

    “你们……”和通憋了许久只吐出了两个字,便不知道接下来如何去说了。

    “我们什么事情都没有。”冷悠然面露痛苦之色,一手撑着额头,下意识的便蹦出了这么一句话来,这话虽然也不对,可面对和通,她还能说啥?她虽然可以做到荤素不忌,可那也是要分人的好么?

    “呃……我要说的不是这事。”和通面对冷悠然这明显过激的反应,老脸不由得就是一红,摸了摸鼻尖儿,努力让自己不去回想某些画面,忍着尴尬说道。

    “那师公……”冷悠然见和通尴尬,如何不明白是自己反应过度了,脸上刚刚退去的热度,又有了回升的苗头,只能强自镇定,带着几许不解的望向和通。

    “这么说吧!你最近与那小子相处,可发现了他与曾经你记忆中熟识的人,有何不同?”和通沉吟了片刻,也整理了一下思绪,到底活了一大把年纪,此时忽略去了那一丝尴尬,到是很快正色了起来,问道。

    “不同?”冷悠然被和通问的一愣,随即想到这些日子万俟静初身上的变化,不禁面色一变,慌忙问道,“师公,他可是有何不妥?”

    “你先说说你都发现了什么?”和通见冷悠然面色有变,不由得也敛了神色,郑重了起来。

    发现了什么?冷悠然第一反应就是万俟静初这一段时间以来的痴缠,脸色不禁更红了几分,可见和通那郑重的神色,便明白只怕和通所指的并不只是这点儿事情。

    思及此,她到是也没再多纠结了,努力忽略掉了那点儿尴尬,把她最近一段时间与万俟静初之间的相处细细的回想了一遍,这才开口说道:

    “再见之后,他的情绪似乎外露了很多,很在意我身边的人和事,也总是会时不时的……”

    “果然如此。”听罢冷悠然的描述,和通叹了口气,面上一时间竟是多了一抹让冷悠然看不懂的朦胧来。

    “师公,到底是有什么不妥,您说啊!”和通越是这般,冷悠然便越是焦急。

    “丫头,你是飞升之人,想来是接触过凡人凡物的吧?”和通沉默了片刻,开口却是问了一个似乎不相干的问题。

    冷悠然闻言微怔,却还是点了点头,说道:“自接触过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