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章 糟心的和通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看看一脸茫然的冷悠然,又看看此时明显是恨铁不成钢的和通,万俟静初心下一时间到是有些五味杂陈,只因和通那番话冷悠然虽然没能抓住重点,他却是听了个明明白白。

    意识到那高坐上首,一脸褶子的老头子,居然当着他的面,跟他抢占在媳妇心里的地位,万俟静初垂在身侧的手就被他握的咔吧咔吧的,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

    再想想那位已经被他送回无象仙府之中,自从重逢之后就没给过他好脸色的某外公,万俟静初只觉得眼前一阵阵发黑,干脆咬牙提醒道:

    “悠然,师公的意思是,你无须理会他人,只要对他老人家一人负责便对了。”

    负责二字万俟静初虽然说的云淡风轻,可和通却从中听出了不一样的味道来,不禁眸带暗嘲,睨了他一眼。

    “师公,对不起……”冷悠然闻言怔愣了片刻,眼眸微微颤动,再望向和通之事,一双水眸中的愧疚不但没有减少,反而更甚,甚至盛满了浓的化不开的孺慕之情。

    万俟静初见状只觉得一口气憋在胸口,上不去也下不来,媳妇这么傻,他要怎么办?而和通,看着这样的冷悠然却是满意极了。

    “好了。起来吧!你只要记住,以后无论什么事情,一定要与师公明说。就他这张脸,若不是老夫执意让他散去易容丹的药力,你打算瞒到何时?你可曾想过,若是有朝一日,他的伪装被破除,师公又不在你们身边,你们会如何?”

    和通缓和了面容,伸手拉起了冷悠然,借着错开之时的机会,对着万俟静初投去了一道挑衅的目光。

    “师公,都是悠然不懂事,我知道错了,求您别怪师兄可好?”冷悠然心下感动,同时也没忘了拉万俟静初一把。

    “嗤,你这师兄两个字叫的到是顺口,我可答应他入门了?”和通扫了冷悠然一眼,刚刚好转的心情,又有些发堵,总有种自己辛辛苦苦从险地中挖回来的,想要好好培养的水灵仙植苗苗,被只不长眼的蛮兽给盯上了的糟心之感。

    最可恶的是,他老人家养的这仙植苗苗,还是个傻的,心心念念的把自己往那蛮兽的嘴里送,可真是让他老人家有够糟心的了。

    “一边儿坐着去。”糟心的和通仙尊叹了口气,不打算更进一步教育自家这棵傻仙植了,以免更快的把她送入那蛮兽的嘴里去,干脆先丢开手,等得了机会再给她浇水施肥也是不迟的。

    打定了注意,以后要让万俟静初日子不好过的和通,把冷悠然扒拉到了一边,走到了仍旧跪在地上的人面前,居高临下的望着他,开口说道:“把你的事情原原本本的给老夫说一遍,不要有丝毫错漏。”

    “是。”万俟静初淡定应声,还不忘给冷悠然投去一抹安抚的目光,而后便原原本本的把他自己的事情,给说了一遍,当然他还好心的着重帮天乙道尊体现了一把重要性,就是不知道天乙道尊能不能扛得住他这位便宜师公去找茬了。

    嗤,感激?那玩意而对于天乙来说根本就是不存在的,让他家悠然伤心的,管他去死!

    直到半个时辰之后,万俟静初不疾不徐的话音落下,和通也算是彻底明白了之前冷悠然那一哭一闹是为什么了,再看向冷悠然之时,他老人家的目光之中,便多了一抹怜惜之色。

    “师公,事情都过去了,师兄很好,我的家人也都无事,悠然便很知足了。”冷悠然对上和通投来的目光,抿唇一笑,认真的说道。

    “你能这么想便好。”和通点了点头,修为越高,也越明白,心结对于一个仙人的危害,他此时见冷悠然眸光坦然,眼神清明,便也放下心来,同时对于万俟静初的看法也有了些许改观。

    只是,神念?一想到这个说法,和通仙尊就想马上抓了天乙来呸他一脸。

    呵呵,这两个孩子年纪轻不明白,可他老人家却是明白的,不是说一缕神念,就不能修成正果,成为独立的存在,只是若是只是一缕神念怎么会那般轻易的度过那场惊险的魂雷劫,更不要说半途还有那么一场听起来就骇人的自爆了。

    天乙那货的脸还真是够大的,就凭他拿出的那点儿魂石,那破阵法就能补全一缕神念的魂魄?他怎么不成神?!

    “你是如何认定自己就是那人的一缕神念的?”和通神色越发凝重,定定的看向了万俟静初,不准备错过他面上的任何一丝变化。

    万俟静初闻言却是微怔,此时已经把对面前老者的其他心思丢到了一边,认认真真的思索了一番之后,言道:“我保有万钧的一些记忆,当年在下界,觉醒的记忆又全是关乎那一页丢失的天书,也总有一个声音催促着我解决那天书。这与分出神念下界确实是相符的。”

    和通闻言却是蹙了蹙眉,“若是神念必然会保有被提取出来之时,最初的记忆,你可有?”

    万俟静初闻言,一双眼眸有了瞬间的失神,仔细的在自己的记忆之中翻找了起来,直到过了许久,眼眸之中才重新恢复了清明,对着和通沉默着摇了摇头。

    见万俟静初摇头,和通的眉心却蹙的更紧,“那对于万钧的一切,你记忆之中可都完全清晰?若是我没记错,早些年丹辛宇与万钧的关系还是十分不错的,对于这段记忆,你记得多少,回忆起来的时候又是什么感觉?不要急着回答我,放松下来,慢慢想,慢慢的去体会。”

    万俟静初点了点头,心下却是有些不安,同时也有些膈应,提到丹辛宇,便让他莫名想起了冷悠然之前丢给他的那副画,那副画不光是让冷悠然呕得慌,更是让万俟静初一想起丹辛宇那人,就浑身难受。

    可和通仙尊现在提出来的事情又关乎着他心底某个隐隐已经冒出头来的答案,万俟静初只得压下不适,顶着冷悠然不善的目光,强逼着自己静下心来,去仔细查看记忆中的画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