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章 好心酸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冷悠然握着手心里被和通塞来的储物戒指,嘴角微微抽动了几下,自是明白和通至少是现下,不想再多说一句有关万俟静初的话题,便乖乖的应了一声,查看起了戒指内的东西。

    这一看之下,冷悠然握着戒指的手就是一抖,小小的储物戒指其实并不起眼,里面的东西也不算多,只有三件,一栋流光溢彩的仙府,一架看似朴实无华,内里结构却豪华的过分的飞行器,以及一枚六品晋元丹。

    “师公——”意识到这三件东西不菲的价值,冷悠然的小心肝儿都在发颤,不说那仙府和飞行器一看就不是寻常物品,就是那六品晋元丹,因其本身的功用以及所需仙植的抢手特殊,也不是寻常想买就能买的到的。

    “丫头直接向辛宇道谢便好,这些东西都是记在他丹家账目上的。”和通笑呵呵的说道。

    冷悠然闻言,迅速收起了眼底的惊诧,在保留下那份感动之余,又增加了一丝笑意在其中,是了,她怎么忘了,她家师公最擅长的就是慷他人只慨,既然仙石是丹家付的,那她也就可以没有任何心理负担的收下了。

    “晚辈谢过丹尊前辈慷慨相赠。”冷悠然十分郑重的抱拳对着阳炎拜了拜。

    阳炎见状只是哼哼了一声,便挥手把冷悠然托了起来,被这对得了便宜还卖乖的祖孙搞得分外心塞的他,再也没有了打量探究陌生人的心思,重新把注意力挪回了拍卖场内。

    冷悠然见此心思微动,默默退回了和通身后,望着那坐在前面的老者的背影,只觉得一颗心被塞的满满的。

    经过之前的那一番折腾,整场拍卖会早已过半,此时下面拍卖的东西,早已不再是以单纯的仙石论价,一层大厅的散座已经开始陆续有人离开。

    而二层三层各大域主府以及各大势力之间的较量,才正式开始,站在拍卖台上主持这一场拍卖的人,也早已从先前的俊男美女换成了红光满面的丹华。

    冷悠然拿起手边放在矮桌之上的拍卖品详单,默默的看了看,便对接下来的拍卖会彻底失去了兴趣,不是说那些遍寻仙界难觅的好东西她不喜欢,不眼馋,只因那些东西已经不再是单一的仙人可以拥有的了。

    就拿现下场中,那块已经被叫价到几万仙石矿脉的带着一道剑痕的巨石来说,这种东西所代表的意义已经不能再用价格来衡量,这样无主的传承,只要买回去,门下弟子之中能有任何一人参悟得其中精髓,那便是让一个势力受益不尽的。

    唔,要是她也能有足够的仙石矿脉拍下那巨石就好了,想来送给聂远前辈,他一定会喜欢的。

    冷悠然这么想着,盯着那块巨大石头的目光,就难免有些不同,一直老老实实与自家师傅并排罚站的万俟静初见状,心下却有些不适滋味儿,不禁抬起眼眸来,把一道带着明显幽怨气的目光落在了那正在想着别的男人的女子身上。

    呃,感觉到忽然被一丝怨气戳中的冷悠然,默默转头,便对上了万俟静初的眼眸,不知为何便有些底气不足,下意识别开了头,不再看那个小心眼儿的家伙,为啥她总觉得再见之后的万俟静初有些不对劲儿呢?

    这么想着,冷悠然便不由得再次把目光落在了那贴着墙根儿站的笔管条直的男人身上,此时就这么看着,虽然因着服下了易容丹,万俟静初的模样气息都有了不小的改变,可却并不能完全掩盖住他自骨子里透出的光华。

    意识到这点,冷悠然看着万俟静初便有些心疼了。

    要知道,从她出生,印象里的万俟静初便是不管走到哪里,都是万众瞩目被仰望的存在,在宗门之中的他,虽然几乎不问世事,可却也从来没有被人忽视过他的存在。

    哪里会像现在这般,站在这小小的包厢内,竟是需要刻意的收敛自身,不声不响的站在墙根儿罚站呢?

    没有对比便没有伤害,越是清楚万俟静初前后处境的变化,冷悠然便越发心疼,甚至就连坐在她前方的和通都感觉到了。

    意识到自己的做法不但没让自家小徒孙忽略掉那莫名其妙冒出来的臭小子,反而让自家徒孙越发心疼那人,和通有些心酸,他这都是为了谁啊?这一个个的,都是不懂得体谅老人家的,好心酸……

    思及此,和通又狠狠瞪了与万俟静初并排罚站的赤雷一眼,这才转头看向了阳炎开口说道:“后面的东西也没什么有意思的了,老夫这便回去了。”

    “前辈不等神丹拍卖了么?”阳炎闻言把注意力从整个拍卖场中抽回,望向和通问道。

    “不了。老夫若是一直坐在这里,只怕会影响到你后面的安排。你自己小心一些便是。”和通说着便站起了身来。

    “如此那我让成方和成益送送前辈。”阳炎跟着起身,自是明白和通仙尊的意思,想了想,拉过一直站在他身后的丹成方,把他向着和通推了过去。

    和通抬手按住被推到近前的丹成方的肩膀,又看了一眼丹成益,微微额首,与阳炎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便对着角落里那被捆成了粽子的景胜一招,把他丢给了丹成益,便由着丹成方领路,带着三个徒子徒孙,走出了包间的大门。

    直到几人再次从传送阵出来,呼吸到了清晨的新鲜空气,冷悠然才望着异常安静的丹境,抿了抿唇,其实她对于那敢在这关键时刻来招惹阳炎丹尊的不开眼的势力,还是挺好奇的,可这到底是丹家的事情,她作为一个外人,并不好参与其中。

    “丫头,把你那貔貅放出去。”走在前面的和通忽然脚步一顿,开口说道。

    “哈?”冷悠然顿住脚步,有些不解的望向了和通。

    “真是够傻的,有便宜都不会占。”和通看着一脸懵懂的冷悠然叹了口气。

    金灿却是在和通这句话语落下之后,忽然从冷悠然的衣襟内探出了头来,一双绿豆一样的小眼睛,闪闪发光的望向了和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