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0章 祖传小心眼儿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虽然自打制符学院正式开学授课之后,冷悠然就忙的几乎脚不占地,但和通对于冷悠然这个徒孙的关注却从来没少过,以至于芙灵的事情他不但知道,甚至是几乎围观了,自芙灵摆脱傀儡符之后,冷悠然他们那祖孙二人所有的纠结。

    芙灵要是没躲到符馨月那里,和通最多也只是感叹一番年轻人们经历的少,看不透世事无常,才会纠结这些有的没的,可芙灵偏偏因着心底的结,躲入了那大罗金仙的仙府之内,这就难免让和通多想一些了。

    此时问起,也是怕芙灵心结难解之下,与那位不知来处的大罗金仙做出损及冷悠的事情。

    可当他听闻那一直住在冷悠然仙府内的大罗金仙,竟然是符家的那一位“已逝”的巫觋尊者时,和通只觉得他整个人都不好了,不禁瞪大了眼睛,望向了冷悠然,好似在确认自家的小徒孙是不是因着疗伤不当伤了脑子一般。

    冷悠然对上和通的目光,太阳穴就忍不住突突直蹦,强忍着才没让她对着面前这位不着调的师公跳脚,半天才憋出一句话来,“那不是魂体,是活生生的巫觋尊者。”

    “那巫觋笔……”和通眸光微闪,带着几分小心的开口。

    “没错,一直都在符家。”

    冷悠然话落,便见和通的瞳孔猛的就是一缩,紧接着便迸发出了炙热的光芒,抬脚便要向着那山崖之上的仙府而去。

    “师公!”冷悠然赶忙伸手一把拉住了和通,被他带出去一段才停了下来。

    “丫头,我知道她的身份不方便示人,但师公有很重要的事情要问她!”和通带着几分急切的说道。

    “我知道师公要问什么,您先随我来。”冷悠然几乎用上了所有力气来拖住和通,虽然就算这样,和通若想挣脱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可至少,她得让和通看到,她对于这件事情的重视程度。

    书房中,看着坐在椅子上,难得一脸严肃看着自己的和通,冷悠然叹了口气,说道:“您就没想过,当时我为何忽然把木灵子给了您?让您转送给器尊前辈?我不是医者,虽然知道一些粗陋的炼丹技巧,可我毕竟也不是炼丹师。”

    “你是说……?”看着冷悠然面上的凝重,和通想到了什么。

    “至尊神器,一旦达成契约,便会落在魂魄之上,每一次使用,消耗的不止是仙人的仙元,还有寿元和魂力。

    馨月前辈她,虽然不知用了何种办法摆脱了巫觋笔,可也彻底伤了根本,不但是身体上,也是魂魄上的,若不是这些年我一直在用木灵子帮她将养,她只怕此时已经活不过百年了。

    不管如何,馨月前辈曾经用过的方法都不适合再用在楚华器尊的身上。”

    冷悠然的话到此便止住了,而和通的面色虽然没有变化,可他眸中的那抹带着希翼的光亮,却慢慢的消退了下去,看着这样的和通,冷悠然叹了口气,可心下却放松了不少。

    要知道楚华器尊公冶镧与符馨月到底是不同的,符馨月曾经只是符家的巫觋尊者,可以不顾后果的摆脱了巫觋笔死遁,可公冶镧却不成的。

    更甚至若是一旦因为从符馨月这流出的办法,让公冶镧出现了意外,她绝对有理由相信,到了那时候,公冶家与她甚至是和通仙尊之间,只怕就是不死不休了。

    冷悠然的话虽然没说的那么直白,可和通到底是明白这中间的厉害,之前那一时冲动,早已在冷悠然拉着他走入书房的时候,渐渐消了下去,在静默了片刻之后,站起了身来,拍了拍冷悠然的肩膀,言道:“老夫比你明白。只是丫头,我还是要见一见符馨月的,必须要见。”

    “师公?”冷悠然不解抬头,便对上了和通仙尊那蔓上了追思的眼眸。

    “帮着四家后人摆脱至尊神器的纠缠,是老夫曾经亲口应承下的事情,也是老夫当年欠下的债。

    有丹辛宇那臭小子在,现在的丹家已经无需我再操心什么,符家那边现下看了也不用我管了,司徒家的至尊神器因为是阵盘,用法和作用与其他的不同,暂时问题不大,但是镧儿那丫头……”

    “我懂了,我跟师公一起去,正好借着您与馨月前辈说话的机会,我也能在离开之前再劝一劝外婆。”这一刻看着已经满头白发的和通仙尊,冷悠然抿了抿唇没有再开口阻拦,仙人一诺的重要性她是知道的,她虽然并不清楚和通与四大世家之间的纠葛,却也想尽力帮他完成心中所愿。

    听冷悠然提起芙灵,前一刻还满目沉重的和通,脸色忽然有些发黑,一把拉起冷悠然,一边大步向着符馨月的仙府而去,一边语气不善的说道:

    “老夫虽多年不曾与符家有过交集,但可以看出,你那外婆,似乎是被符家给养歪了,心智不够坚毅,也就罢了,居然还继承了他们符家祖传的小心眼儿。

    所以一旦遇到事情,难免把自己逼近死胡同里,若是她自己走不出来,你的劝说,根本就没用!

    你要实在放心不下,便听师公的,让她去给山下的那些孩子们上课去好了,等是日久了,若是她还想不开,也只能说这是她的命数罢了!

    你是我的徒孙,你可不能因着那么个不成器的东西,自己的钻进套子里去,听到没有?”

    站在符馨月的仙府门前,看着满面古怪的冷悠然,和通的语气又加重了几分。

    冷悠然闻言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可一颗心就完全落在和通那句,祖传的小心眼儿上。

    呃……

    她能说,貌似她这心眼儿也不宽敞么?

    就在冷悠然满心对比上辈子那早已模糊的她,和现在她的心眼儿大小的时候,符馨月却是已经从仙府之内迎了出来。

    “晚辈符馨月,见过仙尊。”符馨月弯下了那略显佝偻的身躯,扫了明显在状态外的冷悠然一眼,便对着和通躬身拜了下去。

    看着面前看上去比自己还要老迈的符馨月,和通心下叹息了一声,直接拉着冷悠然走了过去,错身之时,亲手拖起了符馨月,言道:“进去再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