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 阳炎的不爽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好看,我本就觉得你那一只镯子有些单调了,这么看着,才对嘛!你再看看这手镯的功用,可和你心意。”

    公冶镧挂着自信爽朗的笑容,望着冷悠然比之前柔和了些许的容颜,心下虽不知这冷悠然在这转瞬之间想通了什么,但是她也不得不承认,这样眸中少了几许估量计较的丫头,到是更合她的心意了。

    不得不说,之前冷悠然的表现虽然也是不错,但到底只是一个不拖后腿,更适合被利用的对象,不似现在这般,能让她生出更多的亲近之意罢了。

    冷悠然依言使手镯认主,本就想着这手镯其内的面积只怕不小的冷悠然,还是被狠狠的惊了一下。

    这哪里是储物手镯,说是一座仓库都不足以表达其内的面积,虽然并不是空间,却也是可以存放活物的,里面不但有着囚室兽笼,更是因为要储存之物的公用不同,分门别类的被划分出了几大区域。

    存放仙植灵药之处,有着特殊的禁制能够保鲜还是其次,即便不用任何的器物承装丹药仙植,里面也有已经被炼制好的特殊架柜,存放仙器矿石之处更是能够彻底的隔绝空气,而最重要的是,这些功能她若是不去刻意启动,那整个手镯中的空间,便是一个不输她仙府占地的巨大空间。

    “怎么样?喜欢么?”看着面有惊色的冷悠然,公冶镧的笑容越发灿烂的问道。

    “喜欢,谢谢器尊前辈。”冷悠然眸子亮晶晶的望向了公冶镧,诚恳道谢。

    “既然有了它,那你就不用什么储物戒指了,那仙符之事……?”公冶镧好似故意似的,瞟了一眼阳炎问道。

    “既然不用向丹家筹借储物戒指,自然这费用就省下了不少,回头我亲自给前辈挑些好的仙符留下。”冷悠然顺杆儿爬的利索,全然不管在她话落之后面色瞬间青了的阳炎,暗道,这下可解气了。

    “冷,悠,然!”阳炎咬牙切齿的一字一顿唤道,到嘴的鸭子飞了半只,让他心下十分不爽。

    还有就是,他也发现,冷悠然似乎因着公冶镧送上的那手镯,身上那长存的戒备不知为何减弱了下去,但他总觉得,冷悠然虽然对他的戒备确实也少了一些,却远没有想要亲近的意思,到是对于公冶镧露出了明显的亲近之意来。

    虽然他也不稀罕这么个麻烦的亲近,可到底,他自觉也没少明里暗里的帮衬冷悠然。

    一向事事强过其他仙人的阳炎丹尊,此时此刻心下不免有些不舒服了起来,不愿意就这般输给了公冶镧一个靠着至尊神器上位的晚辈,更不愿意承认,他自身的亲和力远不如人。

    “师公……”冷悠然则是可怜兮兮的望向了和通。

    “你吼她做什么?”和通闻言对着阳炎瞪起了眼睛。

    公冶镧看着阳炎因着冷悠然在和通面前吃瘪,笑容越发灿烂,虽说她对阳炎此人是发自心底的佩服,可到底四大世家比肩,谁愿意老看着丹家压自己家一筹,嗯,她来的可真是时候,就算这回的事情,她可能占到的便宜依旧不如丹家,可到底也在丹家的嘴里抢到了肉,不是?

    阳炎心下不爽归不爽,但多年掌家的日子,也早已足够让他规避掉那一丝出于自身不平衡而升起的不渝,看着公冶镧那丝毫不加掩饰的笑意,却也没真的放在心上。

    想着丹华去城中心的竞技场大张旗鼓的寻人,到底还需要些功夫,便随手摸出了一枚玉简来接通,不一会而,冷悠然就见那个曾经跟着丹华来给她看过伤的年轻男子带着十来个年纪不大的少男少女走了进来。

    这场景似乎有些似曾相识啊!打量着那一队修为均在大乘期,年纪相仿的少男少女,冷悠然想。

    “丹成益,见过仙尊,见过老祖,器尊前辈。冷仙子。”丹成益走上前来,恭敬的对着几位前辈行过礼,直起身来对着冷悠然点了点头。

    “此番,你仙府被围攻,不论是看在仙尊前辈的面上,还是因着那份契约,我丹家自是不能不管,只是因着你,我丹家到底是被符家记恨上了,家中的制符师,已经被符家唤回,我丹家日后再用仙符,可是需要用一枚买一枚了。”

    话到此处,阳炎顿住,看着冷悠然微微闪动的眼眸,勾起了一抹笃定的浅笑,对着一队少男少女招了招手,接着说道:

    “他们均是出自我丹家分家的一些资质不错的孩子,还有一些,还在赶来的路上,我想着,既然因着仙子丹家才少了仙符使用,不如日后便请仙子上上心,从他们之中挑选几个有些制符潜力的,同域主府送去的那几个孩子放在一起教养如何?来,让冷仙子看一看你们的资质,悟性如何,可有能在制符一道上的可塑之才。”

    冷悠然看着那一个个目露希翼迈步上前的少男少女,心下狠狠的翻了个白眼,虽知阳炎这人看似面容稚嫩,宛若一只无害的兔子,但一颗心比谁都黑,却不曾想他除了心黑之外,就连脸皮居然也能厚成这个样子。

    说什么因为她才得罪了符家,她虽然不能违心的说这事与她全然无关,丹家没有一丝的回护之意,可当日丹家的那一系列动作,只要不傻的全能看出来,丹家哪里是为了单纯的为她,根本就是奔着符家去的,甚至不排除想要压一压域主府的意思。

    什么叫一山不容二虎,什么叫卧榻之侧不容他人酣睡,只那一日便被丹家体现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若是往日,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这份回护之情,支撑着仙府,又与丹家有着契约关系的冷悠然,就是不想承也得承,别说是从这些人里挑选,就是全收下换取丹家的助力也是无妨。

    不过就是教导制符而已,她虽然修炼多年,也知道教会了徒弟饿死师傅的道理,但到底,不似这里土生土长的修士,对于自身传承过于重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