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 释然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阳炎点了点头,丹华领命而去,冷悠然忽然开口对着和通仙尊和阳炎二人问道:“师公和丹尊前辈能拿出多少空置的储物戒指?您二位放心,一会儿金灿会与我在众目睽睽之下,离开凤凰城的,我绝不会把任何把柄递到域主府那边。”

    储物仙器冷悠然不是没有,可到底去别人家偷东西,她需要些更好的。

    和通闻言眸中露出了一抹笑意来,也明白冷悠然的用意,倒是十分期待,她要如何做,阳炎却是眸光微闪,望着冷悠然说道:“租用储物戒指的费用另算。”

    冷悠然听了这话忍不住额角狠狠的蹦了几蹦,不禁仔细盯着阳炎看了看,心下直犯嘀咕,她之前怎么没发现阳炎是这么个锱铢必较的主儿?还是说,他是发现了她心疼仙石,才有意为之?

    “此次得来的仙符,我只留下自己不会绘制的,每样一枚,其他的回头我都拿出来,您看着挑,成不成?”冷悠然望向阳炎只觉得有些无力,却也没含糊。

    毕竟自己现下不说自身修为了,就是的资源人手都不如人家,借物借人,是免不了了,到是不如痛快一些,主动把对方想要的拱手送上,也免去了一些无谓的口舌,虽然她对于盘丝仙府的出手早有防备,可此时仙府之中毕竟人手还是有限,尽早赶回去,才是最为要紧的。

    至于那些仙符,只要自己学会了绘制,不要也罢。

    “你倒是自信。如此甚好。有了仙尊的教导,冷仙子到是大气了许多。”阳炎闻言,满意的点了点头,可嘴上却一点儿都不留德。

    说起来,符家分家那些人虽然蠢了一点儿,但到底也是这一域符家族里的顶梁柱,他到是十分期待,冷悠然到底是哪里来的底气认为这把人家宝库搬空的事情一定能成。

    冷悠然闻言鼓了鼓腮帮,知道对方是看不上自己那点儿小伎俩,虽是忍下没回嘴,但那目光却也不善,和通看着两个晚辈一来一往的,到是颇觉有趣,一边老神在在的饮着茶,一边看着热闹。

    却在此时,自青襄院外,传来了公冶镧的声音,同时一枚看上去与冷悠然手上的储物手镯一模一样,却是散发着九品仙器气息的手镯,被送到了冷悠然的面前。

    “冷仙子可是好生偏心,丹家需要仙符,我公冶家就不需要了么?你要的储物仙器我给了。”公冶镧带着公冶家的少家主公冶卓徐徐走来,面色红润水嫩,姿容更胜从前,瞬间引来了阳炎的侧目。

    倒也不是因为公冶镧的容光焕发耀眼夺目,而是因着公冶镧身上隐隐透出的一股既陌生,又让他体内的木系仙元蠢蠢欲动的气息。

    “这手镯……”冷悠然看着面前的储物手镯,不由得带着几分诧异的望向了公冶镧,别说她多少懂一些炼器了,就是她完全不懂,也知道单凭那与她手上所佩戴的手镯一模一样的造型,这漂浮在面前的这手镯就不是什么现成的外卖货色。

    和通看着公冶镧,感受到她周身散发的活力,以及看向冷悠然的时候,露出的温和目光,眸中不禁露出了些许的欣慰之色,转而望向冷悠然,笑着说道:“对于炼器,她的天赋可是奇高,既是她特意给你炼制的,便收下吧!”

    虽然和通在把木灵子交给公冶镧的时候并没有提及冷悠然,但以公冶镧的聪慧又怎么会猜不出来,他这些年是没少往公冶家送一些罕有之物,帮公冶镧延长寿命的,就是木灵他都送过,可却从来没有木灵子,此番他前脚收了冷悠然做徒孙,这后脚便有了木灵子,想来公冶镧就是在收下木灵子的时候,没有想到,过后也能反应过来。

    以他对公冶镧的了解,既然她用了这木灵子,又亲自为冷悠然锻造出这么一个手镯,那便是对冷悠然有了肯定,也表示出了她公冶家以及她自己对于冷悠然的回护之意,那木灵子之事,她更是会守口如瓶,毕竟只要她一日摆脱不了那至尊神器,这木灵子,她便总还有需要的时候。

    冷悠然闻言对上和通带着些许了然安抚的目光,心下就是一叹,果然这能成为大罗金仙,一家掌家老祖的就没有简单之人。

    但与此同时,她对和通仙尊也越发的感激,她不是什么都不懂,相反,这些年的挣扎求存让她深深的明白,若是没有和通仙尊,即便她日后献上了这木灵子表露出了亲近公冶家的善意,只怕也只是给自己招灾惹祸罢了。

    想明白了这一层,冷悠然心下有些戚戚的同时,也有些释然。

    毕竟从与符馨月多年的相处之中她到底明白了一点,修为不是一蹴而就的,在她还没有让人畏惧的修为之前,在这仙界求存总是有着这样那样的艰难,所谓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在这仙人云集的仙界,到是比下界更体现的淋漓尽致,单靠利益绑定总不是长久之事。

    这人呐,本就没有许多无缘无故的喜恶,得之以喜,需得珍惜。

    虽然看明白这中间的等等利益纠葛不是不好,但大多数时候,虽然利益更动人心,但情份却是更加难得的,看的太明白,或者拿捏的太过,反而伤人伤己。

    毕竟她现在与四大世家之间,多了和通仙尊这个纽带,既然有了他老人家的悉心以对,那曾经的那些纠葛与利益,到是也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不光是与公冶镧之间,就是阳炎,司徒寻也是如此,冷悠然能看的出,阳炎虽是依旧对她持有观察考量的态度,但到底有所让步,而司徒寻虽是依旧别扭着,却也是让看重的晚辈上了门,人家一堆大罗金仙都是如此,她一个小小天仙又有什么放不下的呢?

    当然除了那副画的事情……

    呼了口气,冷悠然勾起了唇角,再也没有推辞,眉目也更显舒朗,欣然接下了公冶镧送来的手镯,看着那与她另一只手上一模一样的纹路,再不掩饰眸中的喜爱之情,把那镯子套在了手腕之上,便凑到公冶镧的身旁,探出双手,言道:“能得前辈亲手锻造之物,悠然只怕是少有的幸运之人了。您看怎么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