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章 司徒嘉明(下)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冷仙子并无怠慢我的地方。只是太久没人把我当做平常人来对待了,一时间倒是难免有些不习惯,让冷仙子见笑了。”司徒嘉明解释道。

    人家自己的侍者也呵斥了,缘由也解释了,冷悠然自己也不过是在丹家养伤的客居之人,自是不好再与个侍者计较,同时,对于司徒嘉明所说,虽然心下不能完全体会,却到底,有着那么一丝理解,便在金灿哀怨的目光注视下,放下了阵盘,取出了茶具来,言道:“司徒少主也别介意。我平日里随意惯了,没那么细的心思,你来坐吧,我先给你泡茶。”

    直到泡好了一壶仙茶,把一应的茶具推到了司徒嘉明的面前,冷悠然才对着司徒嘉明笑了笑,重新执起了那关着金灿的阵盘,研究起来。

    品着香茗看着满眼认真盯着阵盘,时而沉思,时而掐算的冷悠然,司徒嘉明抿了一口仙茶,却是有些恍惚了起来,这般轻松的被当做一个正常人与人相处,上一次是什么时候呢?

    自受了伤,来了丹家,好像就没有过了吧?

    早些年他确实是需要卧床休养,可最近这些年,就连丹华长老也说他除了尽可能的少用仙气之外,日常的修炼和其他几乎都不再受影响,可身边的人,却还是全都把他当做一个可怜的病弱。

    就连丹成方这个与他相处的十分不错的同龄人,每每望向他时,眸光中都总是会不经意的带上些许怜悯之色,就算来看他也不会久留,好似生怕耽误了他休养一般,更别说是陪他一同坐在树下喝茶了。

    冷悠然就这么抱着阵盘整整研究了两个时辰,司徒嘉明便也就这么坐了两个时辰。

    他时不时的观察揣度一番冷悠然的进度,或是四处逡巡着院中的景致,或是干脆看向碧蓝的天空,全无被忽略了的不悦,相反倒是显出一副悠游自得之态来,意外的享受这份被人忽略了的宁静。

    而一直站在司徒嘉明身后的项阳却是早就黑了脸色,虽然被自家少主私下警告过不许再开口,可他那望着冷悠然的目光却是越发的不善了起来。

    他还从没见过一个这么不拿自家少主当回事的呢,就是丹家的丹华长老,丹家的少家主,都没见得这般慢待他家少主,真搞不明白,为何少家主还不让他说话。

    却在此时,冷悠然盯着阵盘的眸光忽然一亮,不停掐算着的手指同时停顿了下来,望着这样的冷悠然司徒嘉明本就习惯性微勾的唇角不禁放大了几许弧度,放下手中的茶杯,问道:“仙子这是解开了?”

    “是啊!明明看着并不复杂的阵法,竟然处处玄机,司徒少主在阵法之上的造诣,远超于我,悠然佩服。”冷悠然一边满是赞叹的说着,一边取出了一块儿完整的阵石,掰成了小块儿,用仙气控制着小心的放置在了几处阵盘的节点之上。

    直到看着那把金灿困在其中的光网打开了一个能容他脱身的口子,这才松了一口气,等金灿从阵法内钻出,便抓起了金灿,戳了戳他的腮帮言道:“金灿,还不把丹药还给人家,那是人家治病用的。”

    金灿也没想到,本来是打算干完这票就回来的,可却就偏偏被抓住了,还被人家给送了回来,此时想到平日里与自家主人吹的牛皮,难免有些气弱,倒是痛快的点了点头,张口把那枚九品大还丹吐了出来,这才瞪了司徒嘉明一眼,跳上了冷悠然的肩头,把小脑袋埋入了冷悠然的发丝间,唔,太丢人了,他现在谁都不想看见。

    看着那明晃晃被只耗子吐出来的丹药,项阳本就不好的脸色就更黑了,虽然明知那是瑞兽貔貅,可他还是看着那被吐出来的丹药满目的嫌弃,不禁嘀咕道:“好好的九品丹药就这么糟蹋了……”

    “住嘴。”司徒嘉明闻声眸色就是一厉,转瞬再看向冷悠然的时候,却是恢复了平和之态,温声道:“项阳被我纵容坏了,还请仙子见谅。”

    说着司徒嘉明自顾自的取出了一个丹瓶,把那被金灿吐出来的大还丹收了进去。

    看着这般的司徒嘉明,冷悠然的眸光微微轻闪,要知道,这四家的少家主她今日才算都见过了,芙灵就不用说了,丹成方是个本性和善的,又因着被阳炎管束的太过,总是有些唯唯诺诺,而公冶卓虽然看起来问题不大,但患得患失,看似果决,却不够干脆利落,唯独她今日见到的这位司徒家的少家主,与那三人是全然不同。

    司徒嘉明若不是病歪歪的,冷悠然到是觉得,他与莫青州到是有些相像的,都是风度翩翩,都是见人三分笑,却也都是很难让人看出那笑容背后所藏的真实性情。

    曾经对于莫青州她是亲近的,也很愿意聆听他的教导,也明白他对自己的爱护,从来不对他设防,可对于她而言,却是从来没看懂过莫青州,若真要说了解,冷悠然觉得,她了解到的,只怕从始至终都是莫青州愿意让她了解到的那一面。

    “冷仙子?”看着冷悠然有些晃神,司徒嘉明不由得轻唤了一声。

    “对不起,看着你让我想起了一位旧时的师长。”冷悠然对着司徒嘉明笑了笑言道。

    “哦?不知道仙子的这位师长是个什么样?”司徒嘉明笑问道。

    “与你差不多,很喜欢笑,可他笑得越温和,那时顽劣的我就被他罚的越惨。”想起旧时时光,冷悠然的笑容上染上了一抹不一样的光彩。

    司徒嘉明闻言,面上的笑容却是微微顿了顿,而他身后的项阳,却是诧异的看了冷悠然一眼,心中疑惑,搞不清楚冷悠然说的是她口中的那位所谓的师长,还是自家少主。

    “让司徒少主见笑了。”冷悠然看着司徒嘉明那微微顿了一瞬的笑容,心下一动,开口问道,“想来你今日特意把金灿给我送回来,不只是为了一枚丹药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