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章 司徒嘉明(上)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自这一日起,丹家的丹境之内便闹起了贼,和通把阳炎拖得死死的,却是忙坏了丹成方这个少家主。

    至于丹华嘛,唔,俗话说的好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在这丹境内,就没有他家老祖不知道的事情。

    在他看来,冷悠然没靠山的时候就不是个省心的,现在的她身后戳着的可是和通仙尊,那位本就是没事都能搅起三尺浪的主儿,再加上一个冷悠然,哪里是他招惹的起的?他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按照吩咐照顾那冷悠然的伤势罢了……

    转眼间凤凰城内的大比已经接近了尾声,冷悠然的伤势,也在丹华的“摧残”之下也算是基本痊愈,不但被冰火淬过的经脉内腹完全恢复了韧度,更是增加了几分,现在只余下养好最后一次因着治疗被丹华刻意打出来的内伤,便可彻底痊愈了。

    而金灿却是被一个满面苍白,略显孱弱的男子给扣在了阵盘之中,送了回来。

    看着面前这个区别于大多数仙人,有些病弱之态,却目有坚毅,面如璞玉,唇角含笑的男子,又扫了一眼那被困在阵盘之中,意外脱身不得的金灿,冷悠然不禁挑了挑眉,心下多多少少已经对来人的身份有了些许猜测。

    其实最开始把金灿放出去的时候,冷悠然还是有些忐忑的,毕竟这里是丹家的丹境之内,她与阳炎接触的虽然不多,却早就通过丹成方侧面了解到了不少这丹家的事情,使她深深的明白,阳炎对于整个的丹家掌控有多深。

    而直到今日整个丹家几乎被金灿闹的不得安宁,几处存放丹药和仙植的库房更是人仰马翻,阳炎都没有出手,而金灿却是被面前这个病歪歪的司徒少主送了回来,不得不说,冷悠然还是有些意外的。

    思及此,她笑着走上了前去,拱手言道:“我这契约兽顽皮,多谢道兄帮我送了回来,不知道兄怎么称呼?”

    “司徒嘉明见过仙子,此次我设计捕获了这貔貅,并把他送回,只是希望仙子不要再为难成方了。”司徒嘉明的声音不高,与他整个人一样,显得有些中气不足,却犹如琴瑟之音,很是好听。

    冷悠然听到丹成方的名字,眸光微闪,心下却是隐隐生出了一丝猜测来,暗骂了一声臭老头儿竟然与那傲娇受狼狈为奸,面上却是始终保持着温和的笑容,对着面前的之人抱了抱拳言道:

    “原来是司徒少家主。只是我何时为难过丹少主了?”

    司徒嘉明闻言看着面前这个脸色虽算不得红润,却笑得异常温和,目露疑惑的仙子,张了张嘴,却到底明白,金灿是被他设计诱捕而来,虽然用的是九品大还丹,可到底那丹药是他故意而放,真要追究起来,人家也可以说是他诚心用丹药诱捕了自己的契约兽。

    拿贼拿脏不假,他是捕获了偷吃丹药的貔貅也不假,却到底只是一枚丹药罢了,他又能说些什么呢?

    更何况现在的冷悠然还是那位仙尊的徒孙,只要没有切实的证据证明之前丹家丢失的丹药仙植是金灿所偷,他这个同样客居于丹境的外姓人,也不过是枉做小人罢了。

    再加上丹家闹腾成这样阳炎丹尊都不曾露面,司徒嘉明虽然心下多少也有些猜测的,可到底还是看不得这些年一直对他善意满满的丹成方被此事搅得整日里愁眉苦脸,唉声叹气,这才出手相帮的。

    思及此,司徒嘉明对着冷悠然笑了笑,言道:“没什么,只是这貔貅误闯了我的药房,毕竟那里的丹药都是丹家记录在案要与我家中对账的,被这小家伙吞了一颗九品大还丹倒是不算什么,只是后续的账目,怕是要成方忙上不少时日了。”

    “原来如此。打扰了司徒少主休养,我在这里跟你陪个不是。”冷悠然闻言露出了一抹恰到好处的歉意,对着那被司徒嘉明身后侍者捧着的阵盘抬手一招,使得那阵盘落入了自己的手中。

    而后,才好似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望向了司徒嘉明言道:“那个,不好意思,我也是阵法师。不知司徒少主介不介意让我研究一下,自行打开这阵盘上的阵法呢?”

    冷悠然倒也不是贪图司徒家的阵法,实在是,以金灿的本事,竟然会被困在这么一方小小阵盘之中,实在是让她有些意外,不禁升起了丝丝好奇心来。

    “不过是在下无聊之作,仙子随意。”司徒嘉明很是大方的说道。

    “那就谢谢司徒少主了,对了,听说你身体不好,我可能需要点儿时间,你先坐吧!”冷悠然说着,便很随意的指了指院子一角,位于树下的石桌石凳,话落之后,便也不再理会司徒嘉明,而是自顾自的捧着阵盘走了过去坐下研究了起来。

    毕竟在她看来,司徒嘉明虽然身体可能真的不如别的仙人好,但到底是个仙人,就那孱弱的样子,也得看跟什么人来比,若是跟那种体弱多病的凡人相较,无疑这司徒嘉明那就是活蹦乱跳,外加刀枪不入的。

    冷悠然这般随意的态度,使得司徒嘉明微微一愣,自从出事之后,便被所有人都当做易碎物品的他,他都快记不得,上一次与人这般随意相处是什么时候了。

    一直站在司徒嘉明身后的侍者见到自家少主愣住没动,心下却是有些不高兴了,只当是冷悠然因着与他家老祖之间曾有的不愉快,有心无礼怠慢,让他家少主心下难受了,不由得便站了出来,开口的语气也有些不善,“喂,你这人怎么这样?我家少主可是病人呢!”

    “项阳,不得无礼。”司徒嘉明闻言瞬间回过神来,呵斥道。

    冷悠然闻声望向了那名司徒家的侍者蹙了蹙眉,实在不明白,一个能亲手刻画阵盘的仙人,怎么就不能自己走两步过来坐下了?她也没想着因为对方抓了金灿就故意怠慢让他站着啊?更何况腿长在司徒嘉明的身上,就算她冷悠然让他站着,他就会站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