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章 颠倒黑白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墨箓符尊威风啊!你的大礼,老夫可是不敢受的。还是请起吧!”面对这样的墨箓,和通收敛了脸上的笑容,那份疏远与距离瞬间与刚刚面对另外三位尊者之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让在场的仙人看的真是明白的不能再明白了。

    所谓三岁看八十,这话虽然在仙界并不适用,但道理还是相通的,与这四大世家都算是故交的和通,是看着那三个长大的,自然也是看着墨箓长大的。

    当年初见之时,他只是觉得那时看上去温和有礼的墨箓有些假惺惺的,并不合他眼缘,虽是不亲近,却到底碍于交情,他也算是对墨箓与公冶镧和司徒寻这两个年纪相仿的晚辈一视同仁。

    可是渐渐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和通便注意到,似乎每一次他去到符家做客的时候,无论如何都会碰上墨箓,主动与他攀谈几句,对于长在家族之中的,少年人的小心思和有意接近,那时的和通也没在意。

    直到许多年后,墨箓凭借着那与他和通仙尊所谓的交情,在符家掌握的实权越来越大,甚至开始用各种阴刻的手段屠戕同族的时候,和通才意识到,这墨箓竟然是把他当成了一块儿十分好踩的垫脚石。到了和通这般修为境界,其实早就不拿这些所谓的利用或者蒙蔽当做什么大事了,若是对方真的是个不得志又有能力有抱负的人,他也不吝惜提供点儿声名之上的助力。

    只是墨箓却是不然,他那对付自己族人的阴刻手段,即便是让和通这种早已记不得自己活了多少岁月之人,都在了解之后为之感到心寒。

    彻底看清了墨箓的为人,意识到他掌握整个符家的趋势再难逆转之后,和通不但自己几乎不再登符家的大门,就连他府中的徒子徒孙们,也在他的授意之下,远离了符家。

    自那时起,凡是遇上必须去往符家之事,和通一律只是打发府中的执事前往处理,并且严禁那些执事与符家之人在公事之外过从甚密,一经发现查实,便会赶出府去。

    而事实证明,和通仙尊的做法还是极有道理的,自墨箓在符家的权柄越来越大,开始主理符家事物之后,这仙界的制符一道,便渐渐的被符家所把控,使得众多有着自己独到传承的制符家族或是仙门毁于他们符家,毁于墨箓之手,直至形成了今天这样的局面。

    今时今日的符家早已不再是和通曾经熟悉的那个符家了,现在的符家表面虽然看似风光,被仙界的一些大小势力因着仙符的供给,簇拥着,恭维着,甚至是避让着,实则周围早已暗流涌动,最可笑的是,包括墨箓在内的大多数的符家人根本就没有这个自觉。

    和通却是看的明白,那符家早已在墨箓的推动之下,变成了一处散发着臭气的害人虚妄,若是谁一不小心搅和进去了,有朝一日那看似虚幻美好的泡沫破灭之时,即便不被溅上一身污水,也难逃那臭气的侵扰。

    墨箓在和通仙尊面前讨了个没趣,却也不以为意,依旧恭敬的供手对着和通仙尊言道:

    “晚辈知道,您老一向心善,是生气我之前的鲁莽行径,可那冷悠然那孽障实在是过分,戕害同族长辈不说,更是在这大比之时,在凤凰城中闹出了这样的事情,不光影响极坏,更是惊扰到了各位道兄以及前辈您,我符家一向家门规矩严谨,却是出了这么个祸害,还请仙尊前辈和各位道兄体谅墨箓一时间气急之下失了分寸。”

    仙界的势力虽多,可能可着整个仙界蹦跶的却也只有那么极为有数的一些势力,而这些有数的势力之间无不是牵扯甚深,谁还不知道谁啊?

    甚至在场的众位仙人不少人都是居于这仙界的各大仙城之中,其中他们所居城池之内有着符家分家在的,并不是少数,对于那帮平日里狗仗人势的东西的所作所为还是多少都清楚一二的。

    此时闻听墨箓那什么家门规矩严谨一说,很多人都不由得垂下了头去,简直对于这样脸皮厚到了一定程度,睁着眼说瞎话的墨箓不敢直视。

    这还是他们印象中那个一向见人三分笑,温和有礼,时常为族中子弟不长进而心怀忧虑,却又不失风度的墨箓符尊么?

    虽然大多数仙人都不齿于墨箓这忽然突变的画风,明晃晃的颠倒是非黑白,可他们却有志一同的注意到了一点,那便是,那位此时还正在昏迷之中颇得和通仙尊青眼的小仙子,竟然是出身符家的。

    这就有趣了,一个出身符家又没有被冠以符家姓氏的小仙子,竟然是与符家的符琳芳在这凤凰城中两败俱伤,更是在大比开始的头一天便闹出如此大的动静,直把个作为主人家的长虹架在了火上来烤,难道是凤凰一族和符家之间发生了什么?

    “墨箓,你还真不要脸啊!人家冷小仙子明明是飞升修士,你符家更是没有给过人家一枚仙石,一点资源,现在更是仗着你家的势,把人家伤成了这般,怎么?你这是想趁着那小丫头昏迷不醒之时,把你符家有意在这凤凰城内挑起的事端,变成内部矛盾,把她带回符家去让她落个生不如死么?”

    公冶镧自打一落地便落了一道神识在冷悠然身上,一贯看不惯墨箓这臭不要脸行径的她,此时都免不得对冷悠然升起了丝丝心疼来,站在和通仙尊的另一侧,把一张利嘴的优势在这一刻彻底发挥了出来。

    “楚华,你休要在这里挑拨是非颠倒黑白,对凤凰城造成的不良影响以及损失,我符家自会给予长虹尊上补偿,但冷悠然确确实实是我符家血脉,我家的小辈自然是由我符家处置,哪里容得你一个公冶家的人说三道四?怎么?难道你敢发誓说那冷悠然绝非是我符家血脉不成?”

    墨箓那一双此时稍显暗沉,却又由带着许自得的眼眸落在了公冶镧的面容之上,呵,这么久了,可算是让他从这泼妇的口中扳回一局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