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 闹大了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爆裂的轰鸣之声炸起,这一刻凤凰城内的仙人们集体望向了那城中心传来剧烈轰鸣之处,随之升腾而起的那朵,在晚霞映照之下,虽然算不上大,却异常醒目的,夹杂着两种颜色的蘑菇云,更是让不少仙人面色突变。

    一个个或是来观比,或是本就隐居于城中的仙界大能们,有志一同的在这一刻纷纷抛却了凤凰城那禁止御风的城规升空而起,向着那蘑菇云升腾而起的方向疾驰而去。

    这要是随便放在野外的哪里,其实众人也不会想着去看一看,争斗嘛,这仙界几乎每时每刻都有,就是动静闹大了,也不会勾起多少人的探究之心。

    可那爆炸的地方毕竟是凤凰城内,作为权利中心的域主府所在之地,整个玄天域的主城的正中央,更是因着这场突如其来的大比难得聚集了这仙界名声赫赫的五位尊者。

    会不会是那五家打起来了?众仙人不禁纷纷在心中猜测着。

    地位不俗的名声在外的仙人们,想着去调停一番,毕竟见到了,装作不知,不吭声也说不过去。

    而更多的,在这仙界有些名声却地位不显的仙人,却是奔着去看四大世家和凤凰一族的热闹而去。

    烟尘四起,冷悠然借着天幕在察觉到碧玺簪被崩飞出了那冰壳之后,便迅速的离开了空间,仗着与金灿的契约联系,直奔金灿的空间禁制而去,可她还没跑出几步,却是忽然又顿住了,猛的转过头去,向着那即便是在烟尘之中也灼目异常的炙白光罩看了过去。

    刚刚有着那冰壳的阻隔,她的神识受阻,通过那熟悉且陌生的气息只当外面那坑货是凰宣,可冷悠然此时透过重重烟尘看去,却是发现,那炙白的火焰虽然同样是依托凤凰之火凝出来的,但那气息却要远比凰宣放出的凤凰之火强上很多,这一认知,让冷悠然的脑海之中瞬间浮现出了一道模糊的影子,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这真是夭寿了,那被她以为做出刁难之举的居然是长虹而不是凰宣……

    可不管冷悠然此时如何做想,事情做下了就是做下了,虽然那个被她有意当做炸弹来用的聚灵阵不大,又是用阵石碎片摆放而成的,可看着这遮天蔽日的烟尘,以及脚下那坑坑洼洼的触感,冷悠然瞬间就有了那么一眯眯的心虚。

    不是她多相信长虹,不会有意为难她,而是想到之前符琳芳的所作所为,这一刻的冷悠然忽然便就悟了。

    那哪里是什么对她的刁难?

    根本就是长虹碍于符家的墨箓此时就在凤凰城内,无论是给墨箓面子也好,还是域主府需要符家的仙符供应也罢,长虹都不好明目张胆的发泄对符琳芳的不满,却又不愿意把这符琳芳在她眼皮子底下挑起的事端轻轻揭过,便有了之前那冰火较量的事情。

    是长虹想要显示出大家风范,借此给符家的符琳芳一个不大不小的教训,同时也可能是域主府对于符家的一次试探。

    若是此次符琳芳被教训了,符家没有发声,那么以后符家分家在凤凰城内自然而然的便要收敛去一些平日的嚣张。

    而若是墨箓亲自登门找上了长虹为这事讨要说法,长虹也能以誓约为由把墨箓给挡回去,至于符家之后咽不咽的下这口气,又会如何反击,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想来长虹也是看出了墨箓对她的企图的,如此与她有着誓约在身的长虹,至少在这千年里,是不可能对于符家在玄天域对她下手一事坐视不理的。

    思及此,冷悠然不禁抬手揉了揉眉心,也算是明白了过来,若是她不弄出这么大动静,等长虹把她弄出那冰壳子,这事便也就了了。

    可现下这动静明显是被她给闹大了,必然是会引来无数目光,那这事也就不可能悄无声息的被平复下去了,至少作为一域之主的长虹,为了自己的脸面也得拿出个处理办法和态度来。

    但说一千道一万,那些不过都是长虹的打算,冷悠然在想明白了长虹的意图之后,心下才升腾起的那一眯眯心虚瞬间消失不见。

    她深知在这一场较量之中,其实不管是符家还是长虹,这般所为只怕都是在用她来做筏子试探彼此,若她真如了他们所愿,在那壳子里老老实实等着长虹来救,弄坏了自己的根基,那她才真的是悔之晚矣。

    心思电转间,想清楚了事情来龙去脉的冷悠然不禁转了转眼珠,随手自碧云空间中取了块儿粗糙坚硬的矿石来,用力在脸颊和裸露在外的手臂和脖颈之上狠狠的蹭出了一些血痕。

    又估摸了一番刚刚那冰壳所在的位置,就地躺倒,向着远离冰壳的方向滚了几滚,再调动仙气,催了一口鲜血出来,任由那血顺着嘴角划下,滴落在满是坑洼的地面之上,这才暂时封锁了几个穴窍,急促的调整了一下呼吸,闭上了双目。

    造成了一副,好不容易脱险,却因伤势过重,体力不支倒地不起的假象。

    冷悠然自认为有着烟尘的遮挡,长虹又置身于禁制之中,这不过短短的时间,凤凰城的地域又极为广阔,即便有人赶来一探究竟也是在还在路上,她的这番所为应该也是无人察觉。

    可却不知,从她愣在原地望向了长虹的禁制开始,再到后来的所作所为,却是一样不少的落入了直接破开空间跑来此处围观的,此时正高高立于半空之中的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的神识之中。

    和通仙尊背着手,透过浓浓的烟尘望着冷悠然的一番动作,本来无波的眼眸之中划过了一丝淡淡的笑意,只觉得下面那装模作样的小丫头有趣极了,再想到自己那一天到晚死气沉沉的仙府,以及那一个个就知道装腔作势的徒子徒孙们,忽然就生出了一丝想把那小姑娘拐回去的心思来。

    “师尊。”一个看上去三十多岁年纪的蓝袍男子,自远处急略而来,停驻在老者的面前,满眼无奈的喘息着唤了一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