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章 傲娇受(下)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解释?好!你解释,本尊听着,我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好说的。”阳炎挥袖扫开冷悠然伸向他的双手,那模样就好似冷悠然手有多脏似的,目光却紧盯着她说道。

    冷悠然见状也不强求,干脆利落的收回双手,挠了挠眉心,叹了口气,带着几分无辜的望向了阳炎,想了想说道:

    “丹少主之前与我聊天,说起您总会给他指派很多事情,可每次他辛辛苦苦的把事情做完,做的好的没有表扬,做的稍有不足便会招来一顿责骂,说他现在看着您府中那些事情,心下就害怕,什么事情都不想做,还特羡慕我自己管着自己的仙府,想干嘛就干嘛……

    不说我那仙府,在这仙界开设仙府的艰难,想来,您应该也是了解一二的,我当时听丹少主那话头不对,怕他活动心思,哪天来个离家出走让您和丹华前辈担心,这才说了这么句自嘲的话。

    虽说不做事就不会做错事,可他毕竟是丹家的少主,以后的家主,怎么可能不做事,这话便是我借着自嘲劝他的。

    希望他能换个角度,换个方向看问题,既然换不来您的夸奖,那便不要期待夸奖好了,只从每一次批评中找寻自己的进步,这一次可能比上一次被批评的少,或者是让您不满意的地方变少了,这不就是进步么?”

    冷悠然这些话虽然有一部分是现诌出来的,可大部分确实是实情,她不知道,那灌输给丹成方的毒鸡汤是怎么被端到阳炎的面前的,反正她是真没什么恶意,尽管当时的她意在套着丹成方多说一些丹家的事情来听,可到底这样的丹成方还是让她想起了曾经在宗门之内的自己。

    同样被长辈们寄予厚望,同样被重点培养,同样被同辈之人排挤,只是她好歹还有个通情达理的外公,还有万俟静初的护持,以及哥哥和朋友的陪伴,可丹成方却据说只有一个相处的不远不近的堂兄,以及阳炎这个十分严厉的老祖,更甚至,因着阳炎在丹家的积威日久,其他的丹家长辈即便是有心,却也无力帮上丹成方什么。

    她也是听着丹成方的诉说,发现他被阳炎管束的实在是活的憋屈,想帮帮他罢了,其实摸着良心讲冷悠然其实还是对丹成方很佩服的,多少年如一日的生活在阳炎的高压之下,竟然也能健健康康的活到了现在,最起码从她这个十分不专业的角度来看,丹成方的三观还是挺正常的,竟是没有生出什么阴暗来,只是缺乏自信,性格显得弱了一些。

    阳炎一直望着冷悠然,见她话说的还算恳切,也没发现什么恶意在其中,到底还是把那些话听进去了一些,此时周身的怒气渐渐被他收敛,转过身直接坐在了冷悠然刚刚所躺的软塌之上,一言不发的陷入了自己的思绪之中。

    阳炎在此之前从没想过,他自认为是对丹成方好的严苛教导,却是给丹成方造成了那般巨大的压力,从冷悠然的话语里,他甚至还分辨出了一丝他对于丹成方造成的伤害,他总是嫌弃丹成方唯唯诺诺,挺不直摇杆,便变本加厉的去苛责他,却是没想到,最终造成这些的却都是他自己。

    丹成方是这样,那么现任的丹家家主呢?想到那个至今见到自己,都好似惊弓之鸟一般的中年模样男人,阳炎心下就是一叹,自丹华与他聊过的那一次后,第一次正视起了,自己在教导晚辈之时的问题。

    可正视归正视,心里知道错了归心里知道,阳炎丹尊的面上却依旧不显分毫,开玩笑,让冷悠然这么个丫头知道他错了?那绝对是万万不能的。

    思及此,阳炎面上的火气虽然消弭了下去,可却仍旧板着一张稚嫩的脸,那双与面容不符的深邃眼眸之中再无波澜,口气却生硬且冰冷的说道:“冷悠然,成方是我丹家的少家主,你少把你那些小心思往他身上去动,以后若是再让我发现,你给他灌输那些乌七八糟的东西,就是被雷劈,本尊也绝对不会放过你!”

    “您放心!晚辈以后一定与丹少家主保持距离!”冷悠然闻言立马点头应了下来,并且在心底暗暗告诫自己,以后见到丹成方绝对要绕着走。

    “你这是嫌弃成方?”看着冷悠然答应的这般嘎嘣利落脆,阳炎心下又不爽了,刚刚好些的面色再次一沉,逼问道。

    “没有!绝对没有!晚辈这不是听从丹尊前辈您的吩咐么……”冷悠然立刻绷紧了面皮,一脸严肃的郑重说道,心中却是早不知道把面前的这个没事找事的傲娇受给来来回回的骂了多少遍。

    “我只希望你记住今天的事情。另外,我不管你来这凤凰城中是做什么来的,但你最好别把自己的小命折腾没了!”阳炎站起身来,理了理袍摆,这才再次破开了空间,迈了进去。

    直到阳炎破开的那道空间裂缝彻底愈合,冷悠然才一屁股跌坐在了软塌之上,一把捞过旁边的抱枕,便照着软塌狠狠的砸了起来。

    甲巳和聂远以及顾思琪、疾风在感知到阳炎离开之后,匆匆跑进来,看见的便是冷悠然这般毫无形象的发泄之举。

    “主人……”疾风一个健步便出现在了冷悠然的身侧,目光来来回回在冷悠然周身上下扫视着,生怕自家主人被那不讲理的老怪物如何了似的。

    “没事吧?”聂远走过去望着冷悠然,目露担忧的问道。

    “没事。”冷悠然摇了摇头,调整了一下呼吸,丢开手中的抱枕,一边伸手拉住了疾风宽厚的手掌轻轻摇了摇,以示安抚,一边对着聂远笑着说道。

    “那丹尊他这是……?”想到刚刚那恐怖的威压,顾思琪不由得探寻道。

    “为着丹成方来的,早知这样我就不与那丹成方多说话了,让你们担心了。”冷悠然带着几分懊恼的抬手揉了揉抽疼的额角,带着些许歉意的望向了众人,最后把目光落在了甲巳的身上,接着说道,“前辈,让您也跟着受连累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