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交锋(上)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冷悠然感觉到一道异样的视线落在了自己的身上,转头望去,便与公冶卓的目光一触,二人均是一愣。

    “冷仙子,华叔公还在等着咱们。”丹成方顺着冷悠然的目光望去,同样看到了正在望着这边的公冶卓,眸光微闪,却是温和的说道。

    “好,咱们走吧!”冷悠然闻言收回了目光,按下心间的一丝疑惑,点了点头应承道。

    “不知冷仙子认不认识符家的芙灵姐姐。”仙府大门口的影背挡住了公冶卓的视线,丹成方忽然开口问道。

    芙灵姐姐这四个字一入耳,冷悠然的嘴角忍不住就是一抽,望着丹成方的目光不由得闪过了一丝古怪之色,寻思着,若是按照这么算的话,她是不是得唤丹成方一声舅公?

    可看着面前这虽说不上稚嫩,但到底看上去不过二十出头,一副暖男形象的帅哥哥,舅公二字冷悠然觉得,她是打死也叫不出口的。

    “怎么了?”丹成方见冷悠然目露古怪之色,不由得低头看了看自己,见自己身上并无不妥之处,这才带着些许探究的望向了冷悠然。

    “我与芙灵的关系,是你想知道,还是丹华前辈想知道?”冷悠然想了想问道。

    “不瞒冷仙子说,之前符尊前辈在我家就提过,说你是他们符家的血脉,这事想来一会儿叔公也是会问及的,我之所以问起,是因着刚刚冷仙子自远处走来的身影乍看之下与芙灵姐姐很是相似,所以才贸然有此一问。”丹成方解释道。

    “那刚刚公冶少主……?”冷悠然在丹成方的话语落下之后,瞬间便想到了刚刚公冶卓那遥望着她的怪异目光。

    “卓大哥其实一直很喜欢芙灵姐姐的,只是我们这些做少主的,一般都只能娶人进门,却是不能嫁出去的,所以……”丹成方摊了摊手说道。

    “原来是这样啊……”冷悠然随着丹成方的话语,叹息了一句,便不再多言。

    看着冷悠然并没有与他多说的意思,丹成方便也没再追问,只是时不时的,会指着仙府内的一些仙植询问上几句,偶尔以他专业的眼光感叹上几句,问一问冷悠然,那些不易培育成活的仙植是怎么种的。

    冷悠然知道的,便说上几句,不知道,便直接推说是府中的仙人在照料,就这般二人一路边走边聊倒也是相谈甚欢。

    待得二人步入丹华临时下榻的院落之时,丹成方面上的轻松之色稍减,到是让冷悠然不由得有些侧目,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发现丹成方这般明显的变化了,比起公冶卓时时刻刻的自信飞扬,似乎丹成方在面对自家长辈的时候,总会陪上一份小心。

    “华叔公。”就在冷悠然思绪飘远的时候,丹成方已经迈入小厅之中,规规矩矩的在向丹华行礼了。

    “丹华前辈。”冷悠然迅速收敛了那飘飞的思绪,也随着丹成方拱了拱手。

    “快坐,快坐,说起来,我们这是在仙子府中做客,仙子实是不必如此客气。”丹华显然已经等了一会儿,一边指着旁边的坐位让冷悠然落座,一边把手边泡好的茶盏用仙元拖起,送到了坐位旁边的桌几之上。

    “不管从哪里算起,您都是前辈,晚辈向前辈行礼,本就是应该。”冷悠然走过去坐下身来,诚恳的说道。

    “嚯,冷小仙子这般客气,可是让我不习惯了啊!”丹华笑着指了指冷悠然,意有所指的言道。

    “前辈您就别笑话我了,前面两次相见,实在是属于非常情况,晚辈还没来得及,为苍凉荒地中前辈挺身相护的事情道谢呢!”冷悠然顺势说道。

    “诶,路见不平而已,仙子实是没必要放在心上,况且我也没帮上仙子什么。说起苍凉荒地那事,我到是有一事不明,还请仙子解惑。”丹华大手一挥,很是豪迈的说道。

    “刚刚我也听丹少主提起了,想来是符尊前辈说了些事情,让前辈心下产生了疑惑,这本就没什么好隐瞒的,晚辈姓冷,不姓符,芙灵仙子虽是我外婆,可她那时到底是魂魄下界的,真要算起来,这血脉一事,到底是有些牵强了。”

    冷悠然引出苍凉荒漠的事情,本就是为了顺势把与符家的事情说清楚,既然丹家很可能借由神丹一事让她走入仙界众势力的眼中,那么符家的标签还是能不被挂上便不被挂上的好,毕竟这符家除去芙灵和符馨月二人,一来对她全无善意,二来在仙界又树敌众多,她可不想因着那说不清道不明的血缘便遭受无妄之灾。

    至于芙灵和符馨月二人,冷悠然虽然心存感恩,却到底不能把仙府的其他人也为了她私心里的感恩给搭进去。

    “既是如此,那不知符尊他老人家为何这般执着与冷小仙子你呢?”丹华从来不是个好糊弄的,此时闻听冷悠然所言,不由得慢慢收敛了笑意,认真问道。

    “丹华前辈身为丹家之人,想来应该对符家也是极为了解的,不知您可是听闻过,百多年前,符家族地被天雷所毁一事?”雷源反正已经曝光,冷悠然便不觉得再有什么不能说的了。

    “有所耳闻……”丹华闻言,不由得露出了一抹沉思之色。

    “那一次,便是符尊前辈破开了我的丹田,却并没能取出雷源造成,说起来,要不是当时帮外婆寻到我的道尊前辈也在,晚辈想来,此时也不能坐在此处与前辈说起这些往事了。”提起当年初初飞升的事情,冷悠然的眸光中适时的划过了一抹劫后余生的恍然。

    “仅仅如此么?”丹华追问道。

    “自是不仅如此,据说符家这些年能继承巫觋笔的血脉越来越稀少,虽然当年外婆只是魂魄下界,但我身上不知为何确确实实留存有符家的血脉,正是因此,我这个对于符家并无归属感的外来人,也还有着别的价值。”这个价值冷悠然并没有言明,可无论是丹华,还是丹成方却都是听明白了的。

    丹华到是还好,虽然心下对于符家这种行事也很唾弃,但到底几万岁的年纪了,经过的见过的都是不少,丹成方可就没这么强的心里素质了,虽然面上极力的隐忍,可那微白的脸色和那隐含愤怒的目光,还是出卖了他心中的不平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