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公冶心思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丹家每百年都会炼制一枚神丹,这不够招眼么?丹华,你想多了,若真要论起招眼来,始终是她冷悠然,有些事情既然躲不过,她就要学会直面,私底下的这些算计,谋划终归算不得大道。你只管坦然以对,若是她看不明白,想不通这其间的种种,那日后,就由着那三家去蹦跶吧!”阳炎透过门口,望着外面属于仙界的那片澄澈的碧空,淡声说道。

    丹华闻言先是一愣,随即望向了阳炎,很快便领悟了自家老祖话中的意思,也就是说,阳炎是想要给冷悠然提供一个走到人前的机会,若是冷悠然把握住了,单凭雷源这一点,那日后,自是有的是机会与丹家常来常往,不管是对丹家来说,还是对冷悠然来说,都是好处多多。

    若是冷悠然抓不住,退却了,那么看阳炎的意思,便再也不会去着眼于一个畏畏缩缩的小小仙人,而是要把目光放在雷源之上了,如此一来,只需等待有些人坐不住的时候,对冷悠然下了死手,他们丹家便同样可以坐收渔翁之力,只是……

    “那老祖,我们是不是也要准备起来?寻一个雷灵根的小辈预备着?”丹华收敛了思绪问道。

    “是要预备一个,不过,不能是自家人。”阳炎垂下眼眸说道。

    丹华点头应承了下来,又与阳炎核对了一番为炼制神丹所需的准备工作,这才辞了出来。

    丹成方见丹华自院内出来,快步走上前去,开口唤道:“叔公。”

    “少家主怎么又回来了?”丹华看着丹成方匆忙而来的样子,有些奇怪的问道。

    “刚刚公冶卓来寻我,说是希望我此行能同往,我是来寻老祖的。”丹成方面对丹华的时候,就要比面对阳炎丹尊自然上很多了,虽然都是长辈,但丹华这个长辈却是一项对族中的小辈们比较和蔼的,除非出现很重大的错误,一般他都很少板脸去训斥这些孩子们。

    “老祖,要为神丹准备,你也不用去了。他刚刚已经与我说过,让你同去的事情,这次我让成益也一起,正好,你们也许久没一起出去历练了,那冷悠然与你们也是年纪相仿,接触接触也不是坏事。”丹华乐呵呵的拍了拍丹成方的肩膀。

    “真是太好了!”丹成方闻言眼睛就是一亮,虽然已经在极力克制,但到底还是露出了一些喜形于色的端倪来。

    这边丹成方因着能去见一见那个成为众家长辈话题中心的小仙子而欢喜着,另一边,公冶卓却是望着符家所下榻的院落在兀自出神。

    “少主,老祖还等您回话呢!”公冶卓的护卫李元开声提醒道。

    “知道了。”公冶卓收回目光,深吸了一口气,这才调转了脚步,向着公冶镧所在的房间行去。

    推门而入,便见公冶镧此时正懒洋洋的趴在软榻上,一手搂着大靠枕,一手有一搭没一搭的给身边一只似猫非猫,独目三尾的小兽顺着毛,这般毫无形象的作态若是换个其他人,只怕看都不敢看上一眼,但公冶卓却是早就见怪不怪了,恭敬的行了一礼,便自己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怎么样?成方那小子可是同去?”公冶镧开口问道,因是趴着,声音有些闷。

    “我看他是很想去见一见那冷悠然的,只是还需要去问过丹尊前辈才好定夺。”公冶卓拖着腮,心下却是对这个同为少家主的小子,再次升起了一抹同情来。

    公冶镧闻言撇了撇嘴,倒也不是她看不上丹成方,平心而论,那孩子才不过两千岁已经算是这仙界年纪差不多的小辈中数一数二的俊才了,实在是阳炎那人太过耀眼,而现今这丹家的无论是家主,还是丹成方这个少家主,却偏偏一个两个在他的压制之下都显得优柔寡断的不像话。

    “罢了,去不去都是他家的事情,你只要离那符家的人远点儿就好,可是记住了?”公冶镧忽然望向公冶卓,冷声问道。

    “老祖……”公冶卓想要说些什么,公冶镧却是一翻身坐了起来,望向这个她从小看到大的孩子沉声说道,

    “我知你对芙灵那丫头一直存着份心思,可是阿卓,早前的时候,墨箓的话你也听到了,不说他那话中真假,各有几成,但你看芙灵那样子,便应该知道,那冷悠然与她之间的关系,必然不是一两句话可以说的清楚的。

    就算是没有这些事情,你也要明白,你是我公冶家的少主,那芙灵也是符家的少主,单就这身份上而言,你不可能嫁入他符家,她更是不会嫁入咱们公冶家。”

    “老祖,您说的我都明白,可芙灵她……”公冶卓想到之前见到芙灵之时的情景,心下就止不住的愤恨心疼,他虽是对墨箓符尊的话不全然相信,却到底觉得芙灵的这般处境是与冷悠然分不开的。

    “芙灵是符家的人,冷悠然却是等同雷源。阿卓,你是咱们公冶家的少家主,老祖这身体,不知道还能支撑多久,一旦失去了我,那下一个顶替我位置的便是你的父亲,你只看到了芙灵所受的苦楚,你可看到了你父亲即将面临着什么?可看到了你未来的子孙,公冶家的子孙即将面临着什么?”公冶镧的声音很是平淡,却是让公冶卓的心狠狠的抽疼了起来。

    要知道,当初查验血脉之时,定下的下一任至尊神器的继承者本来是他的,要不是他父亲在他出生之时便多留了个心眼,存下了他的脐带血,并且暗自吸纳炼化,那现在的他,便会成为那至尊神器的下一个躯壳,此时被圈养在家中的也将会是他。

    “老祖,若是有了那雷源,真的就可以不用父亲再继承至尊神器了么?”公冶卓望向公冶镧,露出了一抹希翼之色。

    “雷源不止是可以抵御天雷,对于咱们公冶家来说,更是可以淬炼矿石,之所以离开了锻天锤便不能造就神器,也是因为,咱们现有的手段做不到把矿石淬炼的无尘无垢,便需要锻天锤的敲打,虽然咱们家每一代都有人在为了摆脱锻天锤而努力,却到底收效甚微,或许这仙界没了神器照样可以,但咱们公冶家若是没了每隔万年神器的出产,却是只有没落一条。

    阿卓,你要知道,咱们家没有阳炎丹尊这样的鬼才,更无人能做出符家那种卑劣之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