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再见天乙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绞杀之意?那你可还记得那龟甲上的纹路?”天乙不禁沉声问道。

    “刚刚属下在回来的路上就一直在回想,可是却只记得那是三种不同的纹路,至于纹路到底如何,属下却是无论如何都回想不起来的,道尊,那位冷仙子她到底是什么意思?会不会是想借此对您不利?”

    “你把她怎么了?”天乙意识到甲巳话中隐含的危险,不由得紧张道。

    “属下看她似乎也是受了不小的惊吓,不敢确定她的用意,便把她送回去了。”甲巳感觉到天乙对冷悠然这明显的紧张,心下多多少少有些泛酸,要知道,他为了自家道尊刚刚也是险些丢了性命的,怎么道尊就不知道关心关心他呢?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一会儿你去问问她是不是还记得那龟甲上的纹路,或者……罢了,我这就过去,在我到之前,你先别让她离开。”天乙话落,便切断了联系,直接伸手就地撕开一道空间裂缝,一步便跨了进去。

    与此同时,盘坐在丹炉前往丹炉中投掷着药材的阳炎,手中微顿,望向了天乙在丹家下榻的地方,不由得轻轻蹙起了眉头来。

    回到客房中的冷悠然用了许久,才安抚了自己那受惊严重的小心脏,惊吓过去之后,她便想起了那些龟壳,可奇怪的是,她明明知道,那龟壳上龟裂出来的图像就在自己的脑海之中,可特意去回想的话,却反而越发的模糊,若是集中了精神去探究的话,脑海之中还会传来刺痛之感,越是努力去回想,那刺痛感就越是强烈。

    “小然然,你别想了,那是天机!”金灿看着面色发白的冷悠然,终于忍不住开了口。

    “天机……”冷悠然眨了眨眼,望向了金灿。

    “是,你没发现么,那雷虽然悄无声息,但光亮灼目,可为何到了现在,这客不来里面住了不少的人,却只有刚刚咱们三个有所察觉,其他人就连探究的都没有?

    凡是落下刚刚那样的天雷,全是触动了天机的,而旁的那些与天机无关之人的感官,也是一并被天道给遮挡了。天机不可窥探,你既然侥幸躲过了一劫,便不要再试图探究了,若是真的让你想起来了,那才是麻烦呢!”金灿有些焦急的言道。

    窥探天机是如何的后果,冷悠然自是明白,只是,让她想不通的是,如何那几片完全没有被处理过的龟甲便能映射出天机了?若是这般,那她上一世生活过的那个世界,岂不是老祖宗们都要被雷劈死了不成?

    还有既然是天机泄露,刚刚那道雷电,是不是有些太敷衍了事了?虽然那雷电给她的感觉着实吓人,就算现在想起来,她还后怕的很,可不知道为何,她就是觉得,不应该就那么简简单单的劈一下就结束。

    思及此,冷悠然不由得沉下了心来,闭上了双目,认真感受起了周围那丝丝缕缕的天道规则,却意外的发现,自己在这一刻对于衍生规则之力的理解竟然莫名其妙的变强了,特别是当她不经意间望向了那摆放在房内的那一株盆景之时,竟是好似能感知到,它即将要开出几朵花来一般。

    这一发现,着实让冷悠然又惊了一下,却是越发弄不懂,刚刚她到底是触发了什么,才引来了那天雷,总归她并不觉得,只是单纯的触碰了天机那么简单。

    却在这时,房间内忽然出现了一道空间裂缝,一个许久不见的身影从那空间裂缝之内迈了出来。

    “你……是甲巳前辈通知你的?”冷悠然看着那一身灰色的人影,眉头就是一簇,不悦的问道。

    “我说你这丫头就不能给我个好脸色?好歹我也是堂堂道尊,你对我一个手下都能称呼前辈,怎么到了我这就剩下了一个你字?”天乙一边抒发着自己的不满,一边来到了冷悠然的面前,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番。

    “你自己干了什么,你不知道么?我干嘛要给你好脸色?”冷悠然眯了眯眼睛问道。

    “我干什么了?”依旧是那浮夸的不像话的演技,天乙道尊歪着头问道。

    “不是你又跑去算卦,让阳炎丹尊跑去的竹海?”冷悠然直接忽略了天乙那让人看得眼疼的演技问道。

    “他要算他丹家的事情,看在老相识一场的份儿上,我自是要帮帮他了。”天乙摊了摊手,转身坐在了冷悠然面前的椅子上说道。

    “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刚刚天乙那一转身,光线变化间,冷悠然竟是发现,天乙的印堂之处竟是隐隐有些青黑之色,虽说天乙这老神棍是靠算卦“糊口”的,平时没事吐口血,损耗一些神识实属正常,因此脸色也一向不如这仙界的普通仙人一般红润,可这般印堂出现了青黑之色的情况却是有些不对了。

    要知道印堂属命宫,作为他们仙人来讲,灵宫便是筑于印堂之后,她虽然对于那些卜算之事不甚了解,但最起码的常识还是有的,这命宫青黑,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冷悠然的话一出口,天乙手中倒茶的动作就是一顿,面上却是丝毫没有显露出分毫来,只是言道:“你不是一向对我卜算一事嗤之以鼻的么?怎么现在这是信了?”

    “你不要跟我扯那些没用的,印堂,那是灵宫所在,你是不是最近用你那卦盘用的太过频繁了?”冷悠然眯了眯眼眸,天乙手上的至尊神器,她还是见过的,联想到这些年她接连了解而来的一些事情,特别是之前在重明鸟一族中知道的至尊神器的由来,再看天乙那一脸的不以为然,不由的沉声问道。

    “我说冷悠然,你搞搞清楚好不好?我才是大罗金仙,你只是个小天仙而已,你有点儿自觉成不成?”天乙把手上的茶杯往桌上一丢,瞪向冷悠然。

    冷悠然却是面色丝毫未变的一瞬不瞬的与天乙对视着,咬牙说道:“我是个小天仙,可你别把我拖下水啊!你可别忘了,我可是还没飞升之前,就被你拖入了这趟浑水里了,这会儿你想起我才是个小天仙了,天乙,我告诉你,晚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