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绞杀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随着龟壳接触到真火,龟壳上本就不多的灵气蒸腾,很快这枚龟壳便炸裂开来,只是与冷悠然所想的不同,即便她已经把真火的火焰热量尽量缩小,但对于这稚嫩单薄的龟壳还是太过炽烈了,龟壳确实是被烧裂了,可却是四分五裂的那种,边缘还有不少地方被烧成了灰。

    冷悠然盯着那四分五裂的龟壳看了一会儿,又四下打量了一眼房间,抬手抓了抓头,最终把目光透过窗棂,定格在了客不来后院的一株灵松之上,眼睛忽然一亮,挥手收起了桌上的龟壳,直接从窗户便跃了下去。

    金灿紧追着冷悠然趴在了窗棂上,探头望去,便见冷悠然四下观察了一番,劈手便从那颗模样不错的灵松上削了下一支手腕粗细的枝干来。

    这还不算完,冷悠然拖着枝干仿若掩耳盗铃一般躲入了一处阴影之中,不一会儿,便把那枝干变成了一堆劈柴,而后便见她手中电光微闪,噼啪落下,点燃了木柴。

    木柴是新鲜的,水分充足,燃烧起来,立刻升腾起了浓烟,甲巳在这浓烟升起的时候,便坐不住了,直接出现在了冷悠然的身侧,有些哭笑不得的看了一眼那株再无半分美感的灵松,开口问道:“不知冷仙子这是在做什么?”

    冷悠然对于甲巳的出现倒不算是意外,揉了揉被烟熏红的眼睛,站起身来,说道:“惊动了前辈实在是晚辈疏忽,那个我在给道尊他老人家准备礼物……咱能不能等我弄完咱们进去再说?这太呛了……”

    准备礼物?还是给自家道尊的?甲巳看着冷悠然话落,便又蹲下身去,把一枚枚巴掌大小的龟壳小心的码放进火堆里,嘴角不由得就是一抽,却是带着几分新奇的跟着冷悠然蹲在了火堆边,也不嫌那浓烟呛鼻,竟是饶有兴致的看了起来。

    趴在窗棂边的金灿看到这一幕,忍不住抬手捂住了眼睛,简直就是不忍直视。

    随着时间的流逝,火堆中龟壳炸裂之声接连响起,冷悠然在这炸裂之声传来之时,眼睛也跟着亮了起来,探手从火堆之中便把那出现了龟裂的龟壳一枚枚的取了出来,除去了上面的柴灰,码放在地面之上。

    而甲巳却是在那一枚枚的龟壳被取出之后,眼眸之中渐渐的出现了几许不一样的情绪,原因无他,只因这些龟壳虽然囊括了几个不一样的品种,可那上面出现的龟裂痕迹,却是只有三种,三种不同的裂痕,同时出现在了几种不一样厚度纹路的龟壳之上,这……

    随着十几枚龟壳全部被取出,看着十几枚龟壳却只出现了三种龟裂痕迹的冷悠然自己也是愣住了,一时间竟是盯着那龟壳不知道要怎么办好。

    本来她只是想着,这仙界常规的卜算方法,多是来自星象,命数辅以卦盘的推演,她便想借着这上一世据说能够卜算吉凶的龟甲来给天乙弄个头脑风暴,让他不要总闲着没事到处搞事情。

    在此之前甚至就连她自己都没觉得这事有什么根据,毕竟这龟甲她连处理都不会,更不要说,那什么需要在龟甲上钻洞的事情了,所以那些玄而又玄的步骤都被她省略了个干净,只是单纯的把龟甲给烧了一烧,烧出一些龟裂来,却不成想……

    望着那十几枚龟甲,冷悠然下意识的便伸出了手去,把那些龟壳挑挑拣拣了一番,一共十三枚龟壳,被她分作了三堆,随着龟壳被区分开来,变换位置,一股玄而又玄的气息,慢慢升腾而起,而随着这股气息的升腾,本来那漫天的星子却是悄然隐去了光辉。

    在这玄妙气息升腾而起的瞬间,甲巳的面色就是一变,挥手卷起还盯着那些龟壳犯傻的冷悠然,便一跃远离了那一处,与此同时,天空之上忽然毫无预兆的落下的一道无声无息的天雷,直接劈在了那一堆龟壳之上。

    灼白的电光转瞬即逝,甲巳却是看着那地面之上消失不见了的龟甲和火堆,以及那一片焦黑,面部肌肉都抖动了起来,他修至金仙,经历过的天雷劫也是不少了,却从来没有哪一道天雷让他产生过刚刚那毛骨悚然的感觉。

    稳了稳心神,甲巳不由得望向了被他放在身侧的冷悠然,沉声问道:“冷仙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冷悠然同样望着那一片焦黑的痕迹,张了张嘴,却是什么也说不出来,唯有一颗心脏在剧烈的跳动着,仿佛要挣脱她的胸膛一般。

    刚刚那一瞬间她是感应到了那天雷的,只是她却是无论如何都挪动不了分毫,甚至在那一瞬间,就连她体内的雷源,都传来了慌乱的情绪,可想而知,那看似纤细又悄无声息的天雷威力如何了。

    “小然然,你没事吧?”目睹了这一切的金灿,此时已经从楼上一跃而下,漂浮在冷悠然面前,望向了眸光颤动的她,紧张的问道。

    “我,没事。”冷悠然深吸了一口气,摇了摇头,便转而望向了甲巳,抱拳一礼,颤声道,“晚辈谢过甲巳前辈相救。”

    “你……刚刚不是没察觉到,而是……”甲巳此时瞬间反应了过来,望向冷悠然时,眸中还没彻底稳定下去的情绪,波动更甚。

    很快便明白过来,若刚刚不是他以为冷悠然不知,带她逃脱了开来,只怕现下冷悠然已经被刚刚的那一道天雷所绞杀了,而这一问题的关键,却是在冷悠然想要送给道尊的龟甲之上。

    他虽然很想质问冷悠然一番,是不是想用这龟甲对天乙道尊不利,可现下看到冷悠然这明显也是惊魂未定的样子,甲巳却到底什么都没说,也什么都没问,只是沉默的将冷悠然送回了她下榻的客房,便回去联系天乙道尊了。

    “你是说,那十几个龟甲只被烧出了三种不同的纹路,而后冷悠然那丫头摆弄了一番,便落下了天雷,而龟甲被天雷毁了个干净?”传讯玉简中传来天乙道尊同样惊诧的话语。

    “是,道尊,而且不止如此,那天雷虽无声无息,落地也只是把地面烧灼了一片焦黑,可是属下却感觉到,那天雷似存了绞杀之意的……”甲巳的年纪也不小了,经历的风风雨雨更是不计其数,可就算如此,现在回想起来刚刚那刹那的感觉,仍旧忍不住冷汗直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