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双簧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我想在我被请过来之前,力士便已经把我与他的过往交集,以及此来的经过都已经和盘托出,而你们连他这个同族都不相信,那我再多说什么又有何意义?重宇前辈不觉得这话问的多余么?”冷悠然扫了一眼那被空间结界封死的门口说道。

    “冷悠然你休得放肆,就算你仗着与尊上有誓约在身,你以为我们就真就不能把你如何了?”芝英忽然起身喝问道。

    冷悠然连看都没看声色俱厉的芝英一眼,却是望向了飘柔,把她与凤凰一族之间的事情知道的这般清楚的,在座的除了力士,那便只有飘柔了。

    既然现在这些重明鸟的族长长老们,是摆明了不相信力士所言,这位五长老更是从一开始便好似防备着她对重明鸟一族有所企图一般,时时把她与凤凰一族的交易挂在嘴边以作警醒,那么便也只可能是飘柔在这中间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可飘柔又是为何要如此呢?

    按道理来说,不管她当初和桃木之早前对于凤凰一族有着怎样的算计在,至少她也算是救了这飘柔的伴侣凤子一命,帮他度过了涅槃之劫的,可现下看来,这飘柔似乎可是一点感激都没有的。

    难道……

    思及此,冷悠然不由得开口试探道:“呵……飘柔前辈,看来晚辈是要向您道歉了,我还真不知道,凤子一事竟然给您带来了这么多苦恼,想来是我当时急于在玄天域立足,掺和进了不该掺和的事情了,如此,还请前辈见谅。”

    她这话说的那是毫无诚意可言,一双眼眸看向飘柔更是是盛满了历芒。

    飘柔对上了冷悠然那带着几分危险的目光,更是被她的话语触碰了心间的隐秘,此时也顾不得其他,生怕冷悠然再说出些什么来似的,猛的站起了身,兽威轰然而出,断喝开口:“冷悠然,你不要胡说!!!”

    金灿确却在这一瞬间钻出了冷悠然的衣襟,跃上了她的肩头,同样逸散出了自己的兽威来。

    被金灿护在了属于他的兽威之中,冷悠然在这一刻勾起了唇角,看来还真让她猜着了,这凤子和飘柔之间只怕还真不如外间所传言的那般恩爱。

    “飘柔,你坐下!”重宇虽然不会因为冷悠然的这一句带着试探成分的挑拨之言,便对飘柔这个维系重明鸟一族和凤凰本族的纽带如何,可到底还是因着飘柔的那番表现蹙了蹙眉头。

    这才望向了冷悠然肩头的金灿,面色在金灿的兽威之下接连几番变换之后,终是站起身来,虽然因着金灿站在冷悠然的肩头,他并没有躬身行礼,却还是拱了拱手恭敬言道:“重明鸟一族现任族长重宇,见过天禄兽使。”

    兽使这个称呼,曾经在青岩狼族的时候,就出现过了,只不过那时候青岩狼族面对的是金麒,而现在这些重明鸟所面对的,却是金灿。

    虽然一时间,冷悠然也没有搞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却并不代表她会在这般情势下暴露出自己的疑惑,毕竟金麒一旦离开碧云空间,便会出现那种失神的情况,不到万不得已,不管是为了金麒,还是为了她自己,她都不会让金麒出来,既然现在金灿也能起到同样的效果,那当然是再好不过了。

    只是金灿到底不如金麒沉稳,冷悠然想了想,为了保险起见,同时传音金麒金灿,准备让他们两个唱一出双簧来。

    “嗯。”果然,有了金麒的指点,金灿淡淡的嗯了一声,化作了本体的貔貅模样落在了冷悠然的身前,还别说,这样的金灿还真挺有那么点儿高冷范儿的,就连冷悠然都是忍了再忍,才没有对这般的金灿露出惊诧侧目之色。

    因着金灿的突兀现身,整个议事大厅内的气氛忽然一下自之前的三堂会审中抽离,变的有些微妙了起来,几只重明鸟看向冷悠然的目光更是在金灿那带着血脉压制的兽威之下接连变换不止。

    最终还是由大长老明升站起了身来,对着金灿和冷悠然以及重宇言道:“此番不知道兽使竟是与冷府主相携而来,我重明鸟一族若是有什么得罪之处,还请兽使大人和冷府主多多见谅。族长,之前我们的想法,怕是有些误会和偏差,不如坐下来好好谈一谈如何?”

    重宇得了大长老的台阶,自是点头应下,他虽然觉得兽使跟在冷悠然这么个天仙身边,有些不可思议,但毕竟兽神的所思所想并不是他们这些远离了兽神庇护万万年的兽族可以理解的。

    在经过自己的一番脑补之后,重宇现在算是明白了,冷悠然刚刚为何只有气愤,却没有在被他们扣押之后,出现惧怕的情绪了,也算是明白为何冷悠然会对力士说出那样的话了。

    而在场唯二不明所以的,便是只有力士和碧瞳了,力士是早就与金灿相处过的,只是以他现在的修为,开启的传承记忆也是有限,兽使是个什么东西,他却是完全不清楚,不过现在见这一屋子的族长长老,对金灿的态度,到底心下有了几许思量。

    而碧瞳则是除了感觉到那源自金灿的兽威带来的不适压抑之外,便只有一头雾水了。

    冷悠然见自金灿出来之后,就连一直看她不顺眼的五长老芝英都萎靡了,想到的却是那时候同样见过金灿的长虹和凰宣,别的她到是不觉得有什么,只是这凤凰和重明鸟都不是普通的兽族,他们均是有着传承记忆的,那为何之前的长虹和凰宣却没有对金灿以兽使相称呢?

    思绪不过是一闪而过,冷悠然也知道,现下这样的场合,并不适合她过分的探究这样不相干的事情,便很快的收敛了心间的疑惑,望向了在座的重明鸟,言道:

    “晚辈只是希望能够心平气和的与各位前辈说说话,不要被有心之人坏了咱们之间的初次见面。之前,若是有什么得罪之处还请各位前辈见谅。金灿。”

    金灿闻言乖巧的缩小了身形,收敛了兽威,到是没有再拟态,一跃落在了冷悠然的膝头之上,趴卧了下来,可那一双眼眸,却是依旧虎视眈眈的望着在座的重明鸟们,好似再说,谁要是再敢蹦跶,他就撕了谁一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