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执念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离了力士的院子,冷悠然又去看了瑶岑,见她只是被凰宣的威势震出了一些内伤,并不算是严重,木月白也已经在为她调养了,便关心安抚了一番,辞了出来,这才去到了符馨月的仙府之中,却是没有看到芙灵的身影。

    “不用找了,早在你外公他们离开之后,她就去往了凤凰城,想来符家来抓她的人,已经在路上了。”不用冷悠然开口,符馨月便为她解了惑。

    “外婆她怎么……”冷悠然被符馨月的话着实惊了一下。

    虽然当日她并没有把还没成型的想法说出口,但确实是透露出想要芙灵来吸引符家视线的意思,但那到底也不过是一个想法而已,她怎么也没想到,芙灵没等她回来再好好商量商量便先行离开了,并且还把她那不成型的想法付诸于了行动。

    “你也不用这般吃惊,芙灵离开前已经与我商议过了,她也有她自己的考量,事实上,你需知道你的这一想法虽然有些冒险,但并不是不可行,我到是觉得,这事芙灵既然已经决定去做,倒也不失为对你二人的一种历练。”

    符馨月睁开双目,平静的望向了冷悠然,对她招了招手,待得冷悠然走到她的修炼台边坐下,才接着说道,

    “我知道让芙灵走这一遭你心里怕是不安,也是因此,当日提及此事的时候,你也没有细说,可是悠然丫头,你想过没有,其实这般对她也好,她本就是符家的少主,不管她是因着什么坐上这个位置的,但少主就是少主,一个长期逃家在外的少主,便也失去了她本来应有的意义,此行对于现在的芙灵来说,虽然是会存在一些风险,但好处更多。”

    “我知道,外婆这么总在外面飘着不是个事儿,也知道她是为了帮我,可她怎么就不等我回来商量一下呢!这事不过是我瞬间的一个想法而已,她怎么就……怎么就……”

    冷悠然站起身来,急的直转圈儿,符家那位符尊可不是善茬,她更没有忘记,符家内里的纷争,虽然具体的她并不清楚,但至少当年在苍凉荒漠之时,有人想要乘机对芙灵下死手的事情,却是真真实实存在的。

    符馨月望着冷悠然那完全不见作伪的担忧模样,忽然失笑道:“我怎么觉得,反而你更像芙灵那丫头的外婆?”

    “前辈……您怎么还笑的出来,外婆她毕竟是我的亲人啊!我是怕她出事……”冷悠然望着明显不以为意的符馨月,心下更急了。

    “出事?能出什么事情?她是符家的少主,是被符家一种老祖尽心培养的巫觋笔继承人,她那个爹更是符家的家主,若是这般还不能保住自己的身份地位甚至是性命,那她这些年又是如何在符家立足的?你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吧!别老把这些心思花费在这种小事之上!”

    小事?!那是芙灵的命,那是她的外婆,那是欧海恒埋在心底,才刚刚重聚的爱人啊!若是真有个好歹,那后果她是连想都不敢想的,这怎么能是小事?

    望着面色忽变的冷悠然,符馨月眸色微微显得有些深沉了起来,她原本以为,冷悠然只是心不够硬,但此时却是发现,似乎冷悠然关心芙灵关心的有些过了,便就那么望着冷悠然直到她不再原地徘徊,才开口说道:

    “我知道你是个重情的孩子,可是悠然,你有没有想过,你现在已经不再是一个人,你的身后有了仙府,而且我观,你是有着把仙府壮大的打算的。所以你要学会像一个上位者一般去考虑事情了。

    是,亲情,友情,这些对你很重要,你可以去看重,我并不反对这一点,相反,正是因为你的这一点,我才会愿意教导于你,因为我知道,就算你不喜符家,甚至不喜我对于符家仍旧念旧,但是你至少能理解这中间的因由。

    可你也要明白,这种看重已经成为了你的一种执念,你执着于身边每一个人的安危,这虽不全然是坏事,但也并不是一件好事。

    既然,你决定要成为一个上位者,那么你所要考虑的便再也不是一两个人甚至是三五个人的利益与安危了,而是那些所有托庇于你身后,这仙府之中的仙人修士的安危,更甚至,是你自己的安危!”

    “我是明白,可是……”冷悠然望着严肃的符馨月,抿了抿唇,开口想要辩解些什么,可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符馨月厉声给打断了。

    “你不明白!你想想你这段时间以来的所作所为,凡是关乎到你在乎的人的时候,你都做了些什么?你有没有想过,这已经成为了你心中的魔障?固执的不愿意去取舍,想要把所有亲人的性命甚至是未来,背负于一己之身,这虽是动力,但也是心魔!

    一个人能什么都顾全自然是好的,但世事往往并不是如此,在你顾全不了所有的时候,便要取伤害最小,对自己这一方最有利的行事来做,若你心中真的明白,那又为何还要因为芙灵的离开不安呢?你应该知道这是目前来讲,最为便捷有效,也是伤害最小的办法了不是么?

    可你明明知道这些,明明知道在没有你之前,芙灵便已经在符家生活了几千年,那几千年她也都是应对的还算自如,却偏偏因着她重新走入符家的视线,可能遇到的一些她自身可以化解的危险,而焦躁。

    冷悠然,你有没有问过你自己,你到底是因着担忧芙灵而如此,还是根本就是你已经把芙灵的命运归拢在了自己身上,而她此行算是脱离的你的掌控,才让你如此的不安?”

    说到此处,符馨月便不再多说了,她知道,其实很多事情冷悠然的心里只怕不是不明白,而是缺乏一个人去戳穿,去点明,让她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所在,归根究底,这已经不是芙灵是否能够安好的问题,而是冷悠然对于掌控的欲念越发深重而造成的执念了。

    现下或许还看不出什么,但若是任由冷悠然这般走下去,那么她早晚会因为她把周围的亲人抓的过紧,而慢慢失去他们,若是到了那时候,执念覆灭,到头来冷悠然怕是会陷入魔障之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